十八大的中共,冷眼中的夜總會
 
原新
 
2012-10-5
 
【人民報消息】中共的十八大終於定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召開。換屆、新領導人上臺、新政治局常委登場,中共十八大在海內外媒體的注目下成了一個熱門話題,似乎延續著中共解體前掙扎求生的希望,也讓中共大難前依然風光的演著世界舞臺的核心角色。

可惜,讓中共寒心的是,中國大陸的近九億老百姓的中國人主體對中共的十八大,並不感興趣,冷眼相看。人們忙碌著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操心著飛漲的物價和縮水的荷包,祈禱著無病無災以免哀苦絕望。人們懷著莫名的怨氣和詛咒,在無望的忍受中苦捱著日子和春秋。人們都知道中共的腐敗和不公,知道社會的離奇和活著的艱難的根源是中共,所以不能說中共,不能講中共,因為越講越氣人。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權,從地底下挖出老百姓的石油,不但沒分給老百姓一分錢,反而以和美國汽油一樣高的價錢,賣給老百姓,而一個美國工人的工資相當於最少十個中國工人的工資。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權,可以把成本為七百到一千的每平方米的城市樓房,通過官商勾結,賣到一萬到兩萬每平方米的價格;在東西方民主國家,一個普通百姓,願意埋頭苦幹四、五年,就能攢錢在城市買房,而中共這裏,不要說二十年的努力,不要說三十年的血汗錢,一個普通百姓一輩子的辛勞,可能才能換作城市的一套房子。

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可以在二零零九年金融危機前,一包方便麵一元二角錢,在全球金融危機後,所有國家的東西都變便宜的情況下,通過銀行把白紙印成鈔票,讓一包方便麵成了二零一二年的二元五角,即是說,中共統治下的百姓,現在每月三千元的勞苦收入,反而變成了三四年前的一千五百元,百姓的錢包,幾年後不漲,反癟了一半。

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搶十個中國人中的七個,分給一個人,順便分給另倆個人,七個人面黃肌瘦,貧苦艱難,那三個人歡歌笑語,高聲讚頌;有錢的和當官的越來越有錢,百姓的日子越來越難,雖然他們依然奔波勞碌,每日每夜,如牛似馬,而有錢的和當官的,在這片土地上貪污腐敗,撈了錢就帶著老婆孩子移民到了海外,剩下自己一個黨員,兜裏揣著美國護照,然後在臺上講著為人民,要廉潔,代表著中國百姓統治著這片土地。

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它的中央級領導人,可以勾結所謂的打黑英雄公安警察局長,可以勾結它的老婆,可以勾結武警、軍醫院和大醫院,活摘和販賣百姓器官,然後把活摘器官後的百姓屍體,勾結外國人的屍體加工廠,做成屍體塑料標本,以每具七十萬人民幣的價錢在國際市場展覽。

可是,越來越多的中國百姓相信,中國有句老話:人不治天治。越來越多的中國百姓知道,天災人禍越來越多,是報應。越來越多的中國百姓明白,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的北京大暴雨,官方報導死亡人數三十七到七十七人,是謊言,當地居民說最少死了三千七百人,包括一個老人院,兩百人,大暴雨後一個人都沒了,包括一輛旅遊大巴,一百人,導遊下車找停車的地方,一回頭,車子被大洪水沖走了,人們相信,中共一直在撒謊。

越來越多的中國老百姓相信,退出中共黨、團、隊,可以在未來的大劫難對壞人的淘汰中,不受中共的牽連,得平安,度劫難,笑看中共的解體和毀滅,與天地的巨變。

而十八大的中共,早已墮落成了集偷、搶、嫖、賭、淫和暴力與陰謀內鬥於一體的世界上最奢華最藏汙納垢的最無恥的夜總會。中共這個夜總會,還把淫蕩的排泄物,排放到世界各地,污染著整個世界,泯滅著全世界的道德、良知和羞恥。

在這裏,中共放任了一切的無恥,互相以無恥、淫亂和邪惡,互相鼓勵,放縱,泯滅著正常人的正常理智和羞恥,把自己從堂堂正正的人墮落成邪惡無恥的流氓和魔獸,在這個暗無天日,見不得光的淫窩和賊窩,享受著末日前最後的瘋狂和晚餐。

十八大的中共,其實只是一群披著人皮的流氓和野獸,在燈光昏暗的夜總會裏,最後盡情享受著百姓的血食,不管天亮時的地陷火山地震,和老天這個獵人的羅網。

所以,十八大的中共,只是無邊黑暗下灼灼發光的夜總會,當天地從新恢復光明的時候,它自然黯淡無光,死寂無聲。

所以,大可不必以為十八大的中共還有多大的奔頭。

其實,當接近一半的中國人,看透了中共,並在善與惡之間做出了善的選擇時,就是中共這個罪惡的夜總會,天塌地陷,徹底從人間消失的日子。這一天,近了,這一天,快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