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的中共,冷眼中的夜总会
 
原新
 
2012-10-5
 
【人民报消息】中共的十八大终于定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召开。换届、新领导人上台、新政治局常委登场,中共十八大在海内外媒体的注目下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似乎延续着中共解体前挣扎求生的希望,也让中共大难前依然风光的演着世界舞台的核心角色。

可惜,让中共寒心的是,中国大陆的近九亿老百姓的中国人主体对中共的十八大,并不感兴趣,冷眼相看。人们忙碌着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操心着飞涨的物价和缩水的荷包,祈祷着无病无灾以免哀苦绝望。人们怀着莫名的怨气和诅咒,在无望的忍受中苦捱着日子和春秋。人们都知道中共的腐败和不公,知道社会的离奇和活着的艰难的根源是中共,所以不能说中共,不能讲中共,因为越讲越气人。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权,从地底下挖出老百姓的石油,不但没分给老百姓一分钱,反而以和美国汽油一样高的价钱,卖给老百姓,而一个美国工人的工资相当于最少十个中国工人的工资。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权,可以把成本为七百到一千的每平方米的城市楼房,通过官商勾结,卖到一万到两万每平方米的价格;在东西方民主国家,一个普通百姓,愿意埋头苦干四、五年,就能攒钱在城市买房,而中共这里,不要说二十年的努力,不要说三十年的血汗钱,一个普通百姓一辈子的辛劳,可能才能换作城市的一套房子。

世界上没有一个政权,可以在二零零九年金融危机前,一包方便面一元二角钱,在全球金融危机后,所有国家的东西都变便宜的情况下,通过银行把白纸印成钞票,让一包方便面成了二零一二年的二元五角,即是说,中共统治下的百姓,现在每月三千元的劳苦收入,反而变成了三四年前的一千五百元,百姓的钱包,几年后不涨,反瘪了一半。

世界上没有一个政权,抢十个中国人中的七个,分给一个人,顺便分给另俩个人,七个人面黄肌瘦,贫苦艰难,那三个人欢歌笑语,高声赞颂;有钱的和当官的越来越有钱,百姓的日子越来越难,虽然他们依然奔波劳碌,每日每夜,如牛似马,而有钱的和当官的,在这片土地上贪污腐败,捞了钱就带着老婆孩子移民到了海外,剩下自己一个党员,兜里揣着美国护照,然后在台上讲着为人民,要廉洁,代表着中国百姓统治着这片土地。

世界上没有一个政权,它的中央级领导人,可以勾结所谓的打黑英雄公安警察局长,可以勾结它的老婆,可以勾结武警、军医院和大医院,活摘和贩卖百姓器官,然后把活摘器官后的百姓尸体,勾结外国人的尸体加工厂,做成尸体塑料标本,以每具七十万人民币的价钱在国际市场展览。

可是,越来越多的中国百姓相信,中国有句老话:人不治天治。越来越多的中国百姓知道,天灾人祸越来越多,是报应。越来越多的中国百姓明白,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的北京大暴雨,官方报导死亡人数三十七到七十七人,是谎言,当地居民说最少死了三千七百人,包括一个老人院,两百人,大暴雨后一个人都没了,包括一辆旅游大巴,一百人,导游下车找停车的地方,一回头,车子被大洪水冲走了,人们相信,中共一直在撒谎。

越来越多的中国老百姓相信,退出中共党、团、队,可以在未来的大劫难对坏人的淘汰中,不受中共的牵连,得平安,度劫难,笑看中共的解体和毁灭,与天地的巨变。

而十八大的中共,早已堕落成了集偷、抢、嫖、赌、淫和暴力与阴谋内斗于一体的世界上最奢华最藏污纳垢的最无耻的夜总会。中共这个夜总会,还把淫荡的排泄物,排放到世界各地,污染着整个世界,泯灭着全世界的道德、良知和羞耻。

在这里,中共放任了一切的无耻,互相以无耻、淫乱和邪恶,互相鼓励,放纵,泯灭着正常人的正常理智和羞耻,把自己从堂堂正正的人堕落成邪恶无耻的流氓和魔兽,在这个暗无天日,见不得光的淫窝和贼窝,享受着末日前最后的疯狂和晚餐。

十八大的中共,其实只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流氓和野兽,在灯光昏暗的夜总会里,最后尽情享受着百姓的血食,不管天亮时的地陷火山地震,和老天这个猎人的罗网。

所以,十八大的中共,只是无边黑暗下灼灼发光的夜总会,当天地从新恢复光明的时候,它自然黯淡无光,死寂无声。

所以,大可不必以为十八大的中共还有多大的奔头。

其实,当接近一半的中国人,看透了中共,并在善与恶之间做出了善的选择时,就是中共这个罪恶的夜总会,天塌地陷,彻底从人间消失的日子。这一天,近了,这一天,快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