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死狼悲的末日丑态
 
云山
 
2012-1-7
 
【人民报消息】当全世界在高兴北韩金流氓猝死的时候,唯独中共伤心悲痛。这个常常突然间给全人类带来恐怖不安的金氏,死去了对人类来说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但是对大流氓的中共来说,那是当头的一棒。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每当中共出大麻烦时,正是依靠着金流氓在自己门口耍些手段,来转移视线给中共度过危难的,以延长它的生命。所以金流氓的死对中共真是一声霹雳。等于是断了一只手臂,中共能不伤心吗?

百年来,共产病毒对人类来说,真是一场巨大灾难,凡是经历过共产国家生活的人,无不知道它的厉害,无不感到它的可怕,闻者心惊,听者颤抖。可惜这种病毒如今还在世间留存着,可惜它还在继续不断祸害着人类。特别是中华民族和北韩民族还在受到这种病毒的折磨,真是可悲呀!

金氏的猝死,再次让人们恢复记忆,再次让我们回忆老毛死的恐怖年代,但是这种恐怖的气氛至今在中国并没有消失,还在继续的变本加利的祸害着中国人,那是因为共产病毒将要消灭了。但在消灭之前,它要作最后的发狂,俗语说:“临死踢破三领草席”,这就是中共目前的情形,因为党徒们中毒太深了,恶业太大,很难回头醒悟,它们以为只要拚命维护这个邪恶政权就能平安无事,那是太无知,也太天真。殊不知大自然中有一个理,就是凡干坏事的人一定要得到恶报,无可例外,也不能走后门。

共产党把人类的道德文化毁掉,再建立邪恶党文化,崇拜马克思的斗争论,宣传达尔文人类起源论,把自己视为动物。宣传弱肉强食来支撑这个邪恶政权的斗争理论,把自己说成是一群像恶狼般的强人,强迫老百姓认命吧,告诉老百姓顺从党者生存,逆党者灭亡。由一群既邪恶,又无人性好似动物般来掌握政权,对国民的危害性和破坏力有多大啊?有多恐怖啊?一个政权来带头干坏事作恶,带领整个国家走向悬崖峭壁,你说有多危险啊?

金流氓之死,北韩人民真的为它伤心而哭泣吗?没有经历过共产国家生活的人是很难理解的,不能以正常人的心理状态来理解北韩人民的心理状态。当我们在电视机前看到北韩人民个个伤心透顶,泪流满脸时,就以为是真的,那就大错特错了。简单来说:你不哭泣,它就不给你饭吃。你不哭泣,它就不让你上车。你不哭泣,它就找你麻烦。你不哭泣,你还会有生命危险。你还得假戏真做的去为金家哭泣。因为共产国家是铁桶统治,滴水不漏,利用特务监视着每个国民,又要互相揭发,互相检举。所以在哭泣的人群中,有看不见的眼睛都在注视着每个人。可以说十个人中,就有一个暗藏的特务,这就是共党国民所恐怖之处。能不惊吗?

所以在共产国家生活的人都是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今天的中国人,虽能出外旅游,当公安在发给你旅游证时,就警告你!不能在外国观看民主国家的任何报纸,杂志,特别是国外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等。中共就在每部旅游车按插特务监视着每个出外旅游的人,有很多导游正是共党暗藏的特务呢。能看到大陆游客们有点怪现象,当你拿一份什么报纸送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十分害怕,眼都不看一下,就以示谢绝。但是他们真的是这样吗?不是的,当无人看见时,他们很快把资料放进自己的袋子里。这就说明他们很想知道外面的讯息,但就是怕。共党不但控制着国民的身体,同时也控制着国民的心灵。这就是共产病毒的厉害之处。

中共对金氏之死,为它所发出唁电电文是:“中国党、政府和中国人民对金正日同志的逝世深感悲痛,中国人民将永远怀念他。”狐死狼悲,物伤其类,中共与那些臭气相投的同类对金氏之死,伤心得呼天抢地,捶胸顿足,痛哭流涕,如丧考妣,都不会有人去干预。然而中共发出这份唁电,却把中国人民绑架在一起,硬说“中国人民对金正日同志的逝世深感悲痛”。这就是中共的无耻之处。其实中共不是中国,中共只能代表少数中华败类,狐狼在生离死别时,互相哭泣伤心,这是共党的自家事。与中国人何干,硬把中国人抬出来去为这个金流氓如此肉麻的媚态,实是对中华人民神圣感情的极大亵渎,也是对中国人人格的极大污辱。

中共在过去的一年里,一下子面对着众多难兄难弟的悲惨下场。眼看着世界的独裁政权纷纷垮台,这对日幕途穷的中共来说,真是惊恐万分。金氏突然摔死,更使中共雪上加霜。因此,中共以高规格来礼遇金流氓的死,真是狼哭狐死的一场悲伤表现,留下中共这个孤家寡人正面临着末日的恐怖。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