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歷史紀實文學連載:大唐聖主李世民(8之五)(圖)
 
周若水
 
2011-9-18
 

李世民縛竇取東都。(繪圖: 曹醉夢 / 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接上)

李世民虎牢關巧勝竇建德

竇建德在酸棗屯軍,派人給秦王下書,請秦王退兵,歸還鄭地,重修舊好。世民召集眾將商議,多數都主張退軍,以免王、竇相聯,唐軍腹背受敵。世民說:「我帶精銳先入武牢,(即虎牢,因避李淵祖父李虎名諱,故唐稱武牢。)扼其咽喉要道,阻斷竇建德的夏軍南進,余者繼續圍困東都。世充糧盡、內外離心,眼看就要大軍崩潰了。我軍宜速入武牢,據武牢之險,翦滅竇建德。竇建德一敗,東都食盡無援,不攻自破。」

李世民只帶了3500騎兵進駐武牢。一天,世民帥500精騎覘竇建德軍營,自己只留四人,與尉遲敬德一同前往敵營。余者由李世績、程知節、秦叔寶統領,埋伏在道路兩旁。李世民邊走邊對尉遲敬德說:「我持弓,你用槊,縱使敵軍百萬,又奈我何?」進入竇建德軍營後,秦王大呼:「秦王世民到了!」竇軍沖出五千多騎追趕世民,世民的四個隨從嚇得面無血色,世民讓他們先走,自己與尉遲敬德殿後,不緊不慢地把敵軍引入唐軍埋伏圈。李世績、秦叔寶、程知節一躍而起,奮力沖殺,夏軍大敗。

四月,王世充騎將楊公卿、單雄信領兵出戰,齊王元吉帥唐軍迎戰不利,行軍總管盧君諤戰死。

世民與竇建德相持20多天后,唐軍的一個密探回來稟報:「竇建德只等唐營的軍馬草料磬盡,到河北草地牧馬之時,竇建德就要帥軍襲擊武牢了。」

得到密報後,李世民將計就計。五月,世民把上千匹馬放到河北以誘建德出戰。竇建德以為唐營草料告罄,取武牢進軍洛陽的時機到了。一大早,竇建德親率十萬夏軍,出牛口列陣,北距黃河,西薄汜水,南屬鵲山,綿延二十多裡,士卒們大喊著向武牢開來。據守武牢的唐軍只有3500人,眾將皆懼。李世民登上高丘了望,對諸將說:「竇建德兵起山東,沒見過大敵,今日逼城而列陣,足見其有輕我之心。我軍按甲不動,只等到了中午,竇建德的士卒們疲勞饑渴之時,必撤軍回營,我軍再行追擊,午後,必定克敵。」

到了中午,暑熱難耐,叫喊了一個上午的夏軍疲憊饑渴,紛紛坐下歇息,互相爭水而飲。這時,河北的上千匹馬也帶回唐營,世民帥軍沖殺過去,夏軍大亂。十多萬人馬混戰在一起,人嚷馬嘶,震耳發聵;塵囂四起,遮天蔽日。世民乘機帥程知節、秦叔寶、史大柰、宇文歆等卷旆而入,衝到夏軍陣後,高舉大唐旗幟,竇建德將士回頭一看,以為已被唐軍包圍了,大舉潰退。建德中槊,竄到牛口,被唐軍活捉。世民責問竇建德:「我以干戈問罪,本在王世充,得失存亡,與你無關,你何故越境,犯我兵鋒?」建德哆嗦著回答:「今若不來,恐勞遠取。」李世民把俘獲的五萬多夏軍,當即遣散,放他們回歸故裡。

世民押著竇建德來到洛陽城下,王世充在城上看到竇建德被捆綁著押來,頓覺五雷轟頂,最後的希望徹底破滅了!豆大的汗珠一顆一顆從王世充的頭頂滾落到臉上,王世充癱軟下來……眾將將王世充攙扶回宮,並勸其以城降唐。

王世充走投無路,就穿上素服,領著兒子、群臣2000多人,到唐營向世民請降。李世民以禮待之,並問世充:「閣下一直把我當作娃娃,今天見了娃娃,因何如此恭敬啊?」世充叩頭謝罪,無話可說。

東都珍玩珠寶,琳瑯滿目,無以數計,世民一無所取,令蕭瑀、竇軌等封守府庫;又命記室房玄齡入中書、門下省收取前隋的圖籍制詔,不幸都被王世充所毀,一無所獲。

大將李世績來見秦王:「大王,我與單雄信親如兄弟,誓同生死,且雄信驍健絕倫,是一員猛將,我願用我所有的官爵為他贖罪,請大王免他一死。」世民不允。李世績再三懇求,世民因鄙視雄信有勇無忠,堅決不肯赦免。李世績哭著退了出來。單雄信問斬前,李世績為他送行,淚水灑滿了壯士的臉龐:「今日不與兄同死,不是憐惜餘生,只因我已以身許國,忠義已難兩全;況且我死之後,誰來照顧兄的妻子兒女?」說完,李世績從腿上割下一塊肉,放到單雄信的嘴裡:「讓我的肉陪兄入土,以踐昔日生死與共的誓言。」

王世充的手下有一個吃人惡魔朱粲。此人在江南起兵,擁眾20萬,四處作亂,凶殘無比。一旦軍中無糧,又擄掠不獲,就讓士卒把婦女、嬰兒抓來烹食,並說:「世間的美味莫過於人肉,但使他國有人,何憂我軍饑餒無食!」後來兵敗,以數千殘兵請求投唐。李淵派散騎常侍段確前去菊潭迎接。朱粲設宴款待段確一行,段確貪杯,醉酒之人口無遮攔,席間竟然戲問朱粲:「素聞你喜歡吃人肉,不知人肉是何滋味?」朱粲心想:當著矬子不說短話,我還沒到長安呢,唐使就如此待我;依此情形,我去了長安,也沒我什麼好果子吃!便大怒:「醉酒之人的肉味,就如同用酒糟過的豬肉的味道一樣鮮美!」段確一聽,這分明是在罵自己呢!便破口大罵朱粲:「膽大狂賊,你一旦入朝,只是一介奴仆,還敢再吃人不成?」朱粲說:「不用等入朝,我現在就要嚐嚐酒糟人肉是何味道!」說罷,朱粲吩咐手下把段確及其帶來的幾十個人全部殺光烹了,又與賊眾們美餐了一頓人肉。之後,朱粲率殘眾投了王世充,被王世充封為龍驤大將軍,委以重任。

秦王將王世充黨徒中罪大惡極者朱粲、段達、單雄信、郭善才等十幾人斬於洛水之上。士民們憎恨朱粲慘無人道,紛紛向朱粲投擲石塊,把朱粲的屍首砸成了一堆肉泥。

六月,秦王身披黃金甲,帥甲士三萬人,牽鐵馬一萬騎,前後部鼓吹樂奏,押著王世充、竇建德,滿載著隋氏器物輦輅,凱旋長安。

世民自十八歲起兵以來,親歷幾十場大戰,每次作戰都身先士卒、衝鋒陷陣,因有天神相護,世民卻毫髮無損,從未受過一點矢刃之傷,堪稱奇蹟。然而,來自同胞兄弟的一次次暗害,卻使世民有如遊歷鬼門關……

群雄逐鹿戰中原
血染塵沙蔽雲天
躍馬橫弓破敵陣
英年神武定坤幹


(未完待續,版權作者所有)

(參考史料——《資治通鑒》、《隋唐嘉話》、《舊唐書》、《新唐書》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