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歷史紀實文學連載:大唐聖主李世民(8之四)(圖)
 
周若水
 
2011-9-11
 

李世民縛竇取東都。(繪圖: 曹醉夢 / 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接上)

李世民取東都,力戰王世充

武德三年七月(西元620年),李世民東征凱旋後,稍作休整,取東都的這場硬仗又落到了他的頭上。儘管李元吉不成器,做父親的李淵也不願讓他自甘墮落,這次取東都,李淵就派他同世民一同前往,叮囑元吉:「此去東都,悉以世民令是從,不可妄自造次。學學世民的文韜武略、胸襟坦蕩、寬厚仁愛,多長些見識和本領,別盡幹些損我皇家尊嚴的勾當!」元吉鼠眼低垂,心裡不服,表面卻唯唯稱諾。

李世民親帥數萬唐軍,帶著羅世信、尉遲敬德、秦叔寶、程知節、屈突通、殷開山、李世績等忠勇驍將,浩浩蕩蕩開赴東都。

王世充於武德二年廢了皇泰主楊侗,(後逼楊侗飲毒酒自盡未死,又將其縊殺。)自立為帝,國號鄭。

王世充是胡人之後,「豺聲卷發」,體魄魁偉,熟讀兵書,能征貫戰,口蜜腹劍,曾是隋煬帝的心腹寵臣。見多識廣,城府尤深,根基甚厚,又據守東都多年,很多小的割據勢力不斷歸附於他,他的實力絕非薛舉父子與劉武周、宋金剛能比。加之東都城防堅固,武器精良充足,將多卒眾,易守難攻。王世充聞報唐兵來討,立即征調各州鎮驍勇善戰的兵士雲集洛陽,設立四鎮將軍,分守四城。

李世民令羅世信為前鋒,攻打慈澗,王世充親率三萬大軍前來救援。恰巧李世民帶著幾個騎兵探勘王世充的軍營,卻與王世充的大軍不期而遇,被世充大軍重重圍困。李世民天生的神膽,無所畏懼,又有天神護佑,故總能化險為夷。李世民不慌不忙,張弓搭箭,左右馳射,矢無虛發,世充士卒應聲而斃,並活捉了王世充的大將燕琪,世充大軍畏縮而退。回到營中的李世民滿面的塵垢,守營的兵士硬是沒認出是秦王,想把世民拒在營外,世民摘下頭盔,兵士這才認出是秦王。跟隨這樣膽略過人、舍生忘死的長勝主帥出征,士卒們都信心倍增。第二天,李世民率五萬大軍進軍慈澗,王世充連忙帶領慈澗的守軍退回洛陽。李世民將唐軍駐紮在北邙,成連營之勢緊逼洛陽,又派王君廓從洛口斷了王世充運送糧餉的通道。

八月,王世充在青城宮列陣,秦王世民也列陣相迎,兩軍隔水相對。王世充問世民:「隋室傾覆,唐帝居關中,鄭帝駐河南,世充不曾西侵犯唐,秦王忽然舉兵東來,所為何故啊?」世民令宇文士及回應王世充: 「大唐已立,四海之內鹹仰皇風,唯公獨阻聲教,特為此而來!」世充又說:「唐鄭休兵講和,豈不更好!」世民又令宇文士及回應:「秦王奉詔取東都,沒有講和的餘地!唯有公舉城來降。」 王世充大怒:「一個娃娃,好大的口氣,也敢令我降唐,癡心妄想!」傍晚,秦王與王世充各自引兵回營。

九月,兩軍對峙期間,王世充的州縣守將紛紛舉城降唐;這時,唐營劉武周的舊將尋相等也多有叛逃。諸將擔心尉遲敬德也將叛逃,就把他綁起來關在營中,屈突通,殷開山勸世民殺了他,以防後患。李世民不聽,世民一向襟懷雅量,用人不疑。李世民吩咐給尉遲敬德松綁,把他請到自己的臥帳,請他坐下,拿出一包黃金:「大丈夫應以義為重,不要計較小的嫌怨,我永遠也不會信讒言殺忠良;如果你一定要走,我雖不捨,也不強求,這點黃金權做你的盤資路費,略表你我共事之情分。」尉遲敬德「撲通」跪在秦王面前,聲淚俱下:「我得遇明主,自是萬死不辭,何曾動過叛逃之念?敬德不才,願以此生報效大王的知遇之恩。」此後,李世民對尉遲敬德恩寵日隆。

不久,李世民率五百精騎覘敵,剛登上魏宣武陵,王世充就率萬余步騎兵突然趕到,將世民所部圍在裡面。單雄信一馬當先,持槊刺向世民,尉遲敬德飛馬擋住單雄信,高聲斷喝:「膽大狂徒,休傷我主!」說著,奪過單雄信的槊,將其刺傷墜馬,護著世民沖出重圍。世民帶著敬德和五百騎兵反覆沖殺王世充的大軍,毫無阻礙。這時,屈突通引大軍來援,王世充大敗而歸,一萬多人,死的死,俘的俘,所剩無幾。

秦王在營中選出了一千多精銳,人人皂衣玄甲(穿黑衣,披黑甲),分為左右隊,由秦叔寶、程知節、尉遲敬德、翟長孫分別將領。每次出戰,李世民必親披玄甲統帥玄甲軍做前鋒,乘機擊敵,所向披靡。敵人一見玄甲軍,無不望風而逃。這支玄甲軍是李世民取東都的唐軍中戰斗力最強的一支騎兵。

武德四年二月(西元621年),王世充所轄的州鎮紛紛降唐,東都洛陽已是「一片孤城萬仞山」了,世民下令圍攻洛陽城。

城中守禦森嚴,五十斤重的大炮飛石,可投二百步之遠,從城中滾滾而下;箭頭大如巨斧的強矢,可射五百步之遙,密如雨點,唐軍無法近前。儘管唐軍四面攻城,日夜不息,一連攻了十幾天,還是毫無進展,洛陽城牆巋然不動。

從武德三年七月至此時,七個月過去了,唐軍士卒皆疲弊思歸,總管劉弘基等唐將也都請求世民班師。世民說:「我軍今大舉而來,當取下東都,一勞永逸。東方諸州已望風款服,僅剩洛陽一座孤城,其勢難久,功在垂成,為什麼要半途而廢,棄之而去呢!」於是下令:「洛陽不破,師必不還,敢言班師者,斬!」

世民下書給王世充,曉諭其禍福利害,謹以城中百姓為計,勸世充早日降唐,可保其榮華富貴,一家平安。王世充不予理會。王世充早已向河北的竇建德求援,竇建德正率十萬大軍,水陸並進,滿載糧食向東都而來。儘管王世充與世民多次交鋒,且屢戰屢敗,他還是把世民看作難成大事的娃娃,輕蔑地稱世民為「童子」(娃娃)。一個娃娃又何足為懼?

世民令唐軍在洛陽城周圍挖深溝,築高墻,作為防守。此時洛陽已糧盡,城中百姓十戶僅存一戶,余者都饑餓而死,遍地死屍,相枕於道……

(未完待續,版權作者所有)

(參考史料——《資治通鑒》、《隋唐嘉話》、《舊唐書》、《新唐書》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