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少將李雙江的陳芝麻爛谷子(多圖)
 
盧笙
 
2011-9-16
 

李雙江近照
【人民報消息】1939年出生於哈爾濱的李雙江,1959年9月進入中央音樂學院聲樂系讀本科,師從喻宜萱、蔣英、沈湘、郭淑珍等等學習聲樂,1963年以高才生畢業。看看他的這幾位聲名顯赫的聲樂教授,尤其是沈湘這個名字,就知道李雙江註定會成功。沈湘肯收下的學生一定得是成名的料,有一個算一個。

那個年代中央音樂學院有時會舉行音樂會,票價很便宜,一般人民幣1角、2角錢一張,李雙江還沒畢業就已經有了名氣。

一位歌唱家,除了天生要有一副好嗓子外,還得天生有飽滿的感情去展示歌曲的內容,否則就是一碗沒加鹽的雞湯。李雙江是非常幸運的,上天把歌唱家必備的條件都給了他。

百科百度是這樣介紹李雙江的:「演唱熱情奔放,富有樂感,吐字清晰,聲音流暢,高音穩定、透明,輝煌而華麗。美國費城交響樂團指揮尤金-奧曼迪曾讚揚他有『金子一般的高音,烈火一樣的熱情』。」

金子一般的高音是需要的,但烈火一樣的熱情用在臺下就要出事。60年代過來的北京人,凡比較喜歡聽歌的人基本都知道,李雙江臨畢業時,前途看好,是總政歌舞團內定的人選。就在此時,他被發現與一位比他年長的有夫之婦女教師迸發了「烈火一樣的熱情」,這種事在60年代,被認為是大逆不道,遭到輿論的強烈譴責。於是本該進入總政歌舞團的李雙江被發配到新疆軍區文工團演唱隊擔任獨唱。


李雙江與丁英回新疆時在朋友家
留下的罕見合影照。
到了新疆,李雙江依然迸發烈火般的熱情,拆散了文工團舞蹈演員丁英的小家庭,結婚後丁英為他生了個兒子叫李賀。

文革期間,以搞女人聞名的李雙江在新疆挨了不少修理,也停止了演出。1969年冬,西哈努克訪問新疆,李雙江帶罪上臺,這是文革以來他參加的首次演出。西哈努克對他的演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到北京對周恩來提起就誇讚不已。因此李雙江被「解放」了,1970年參加了全軍蘭州軍區地區的調演,1971年李雙江調回總政歌舞團,1972年正式登臺擔任獨唱。

不久,聽總政歌舞團的舞蹈演員說,已經有妻有子的李雙江又出事了,是本團有人向他借音樂錄音帶,李雙江錯把自己錄製的與團裏幾個女演員的現場淫亂錄音實況借了出去。人家拿回家聽完後上交給了領導。於是,李雙江又被停止了演出,在後臺負責搬道具。

當時,總政歌舞團的一位舞蹈演員說,到了這個份兒上,李雙江也沒有極度沮喪,在後臺搬道具還能精力旺盛的調情,撩的女孩子們血管膨脹、意亂情迷。

那個時候,在北京,李雙江出名不是因為唱的好,而是發情發的勤。後來聽說因為李雙江業務過硬,又登臺了。

後來,又聽到李雙江的新聞了,他又換了老婆,從丁英換成了夢鴿(真名劉清娣),隨著這個新聞,夢鴿進入電視鏡頭和雜誌報紙了。很多人都不明白這個老婆有什麼可人疼的地方,比原來的老婆高在什麼地方。後來才知道丁英比李雙江大5歲,而夢鴿比李雙江小27歲。丁英比夢鴿大32歲,做她媽足已。別的不說,就一個年齡差距,丁英就敗下陣來。有人說,李雙江的淫亂也與時俱進,年輕時找比自己年歲大的有夫之婦,邁入老年隊伍時找跟自己兒子年歲差不多的女孩。


夢鴿(真名劉清娣)
也許丁英會後悔,如果當初在新疆,不與原來的丈夫離婚,那她就不會遭遇今日的感情重創。夢鴿還真不是善碴子,李雙江也真敢不顧後果,兩人一觸即合,據說在夢鴿還沒畢業時就已經懷上了孩子。

前幾天突然看到一個轟動消息,說9月6日晚,在海澱某小區門口,一對業主夫妻在開車拐入南門時因減速而遭到了後面兩車年輕車主的凶狠毒打,5歲的孩子在車裏嚇得哇哇大哭。駕駛無照寶馬的是李雙江與夢鴿生的兒子李天一,開奧迪的是他的朋友蘇楠。兩人把業主夫妻打的頭破血流,還狂妄威脅旁觀者:「誰敢打110?」。被毆打的彭姓男子隨後被送到醫院,頭上要縫11針。

當年誰拿李雙江當回事,今日他的兒子行兇時竟敢威脅旁觀者「誰敢打110?」

李天一打人事件過後,多路記者趕到傷者住的309醫院,為兒子道歉的李雙江剛剛離去,記者正欲探訪傷者,醫院派人將記者攔出病房。《京華時報》記者證件被沒收,並被告知到宣傳部登記。找到病房,轉移了,沒人。費盡周折找到被打者的新病房時卻被武警攔下──禁入。《娛樂現場》記者表示,拍攝時遭恐嚇,聲稱「再拍就把機器砸了」……

此時才驚覺,一晃40年過去了。當年動不動就向女演員開炮的緋聞簍子李雙江今天也成了個「人物兒」,已經是「少將」了,72歲了還「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藝術學院音樂系主任!

難怪中共老是威脅西方強國,說「我軍」如何如何厲害,真是一點不假啊,中國人民解放軍有對江主席呼喊「向我開炮!」的少將宋祖英,有對異性頻繁開炮的李雙江少將,怎能不威震全球!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