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歷史紀實文學連載:大唐聖主李世民(5)(圖)
 
周若水
 
2011-9-1
 

李世民勸父起兵救民:「父親大人,兒有大事要與父親商量。如今主上昏庸無道,
百姓窮困,盜賊四起,大隋的氣數已盡,我們何不承天時、順民意,興義師以號令
天下,拯救黎民出水火!」

【人民報消息】(接上)

第五章 憐蒼生世民承天命 棄無道李淵興義師

隋煬帝雁門被圍,經李世民神計退兵,劫後餘生的他,隱隱地有種來日無多之感,也就更覺得生之可貴。而東都洛陽實在是太不安全,北有突厥屢屢進犯,周圍又是盜賊群起,這令他寢食難安。自大業八年以來,楊廣就患上了嚴重的神經衰弱,晚上難以入睡,夜裡常常從噩夢中驚醒,每晚都要幾個宮女在旁不停地輕拍慢撫,楊廣方可入睡。

大業十二年四月(西元616年),楊廣的宮殿西院起火了,這把火,令楊廣對東都洛陽徹底生厭。看著沖天的火光與滾滾的濃煙,楊廣的膽都嚇破了:「盜賊怎麼這麼快就殺進宮來了?還放火燒宮!」楊廣本能地跑到皇宮西花園的草叢裡藏了起來,等到大火熄滅了回宮,才知道原來是虛驚一場。此後,失眠的痛苦比以前更甚了,楊廣想或許只有遠離北方才會安全。

這年七月,楊廣不顧大臣的死諫,帶著妃嬪、皇子,群臣,浩浩蕩蕩乘船順運河南下江都。派已故太子楊昭之子越王侗留守東都洛陽;楊昭的另一個兒子代王侑留守都城長安。

江南的和風細雨如詩、暗柳明花似畫、吳儂軟語如歌、絲竹婉轉似夢。來到江都,楊廣如魚得水,縱情淫樂,再也不想回洛陽了。江南風景好,此生更何求?

大夢依稀江南好
風光如畫人妖嬈
不聞餓殍遍荒野
煬帝日夜醉笙簫

終日享用著地方官吏進獻的奇珍異味,欣賞著著南國美女的輕歌曼舞,感受著江南女兒的似水柔情,楊廣沈醉了,真想就這樣終老於江南,此生足矣。楊廣對官吏的任用與罷黜不看政績,全憑進獻;進獻的多,就擢升官職;進獻的少,就罷官免職。王世充進獻了銅鏡屏風,進獻了江淮民間美女,頗稱聖意,成了楊廣的寵臣。

宮城外的百姓們,外有盜賊搶掠,內有層層苛賦——姣好的女兒被充入宮中,力壯的兒郎不是戰死沙場,就是沒完沒了地服兵役、充勞役,又趕上了災荒之年,還要供養隋煬帝從關中帶來的大大小小官吏將卒們的吃穿用度……無米可食的窮苦百姓們,吃光了樹皮樹葉,吃光了莊家禾草的莖稈搗成的碎末,便煮土充饑。能吃的東西都吃光了,就開始了人吃人……

江南如此,中原的百姓災難尤深。山東、河南洪水成災,官吏不肯開糧倉賑濟災民,致使餓殍遍野,每日餓死者達數萬之眾;東都洛陽的米價奇高,一斗米要三千錢,十之二三的百姓都因饑餓而死。(貞觀年間的一斗米才三、四錢)

盜賊流寇你來我往,燒殺搶掠此伏彼起,黎民百姓慘遭塗炭。

關中擁眾十幾萬的豪強大盜有瓦崗寨的翟讓、李密(後來翟讓被李密所殺)、宋金剛、劉武周、梁師都、薛舉、竇建德、歷山飛……

太原是突厥進犯隋朝的門戶,防守太原因而極其重要。隋煬帝去江都前,將表兄李淵派駐太原做留守,有李淵把守北大門,自己才會在南國高枕無憂地盡情享樂。自從李世民雁門救駕初展奇智後,李淵就更器重這個兒子了。李淵去太原赴任,知道這個差事是個隨時都會命喪突厥、為國捐軀的險差,為國為家的安全為計,李淵就把李世民一同帶到了太原,有李世民在身邊,李淵有一種吉星高照的安全感。

李建成、李元吉、李智雲都留在了老家河東(三子李玄霸早亡),三女兒已出嫁,隨丈夫柴紹住在長安。李建成、李世民、李玄霸、李元吉、與三女兒(柴紹的夫人李氏),都是李淵的正室竇夫人所生。

李淵來到太原不久,高陽大盜主帥魏刀兒,自號歷山飛,派副將甄翟兒率領數萬之眾來襲太原。李淵只帶著幾千人出去擊賊,因寡不敵眾,李淵被歷山飛的賊眾層層圍困在裡面。千鈞一髮之際,李世民率領一對精銳騎兵及時趕到。李世民臂力過人,慣用一張兩米長的天闕神弓,百發百中,所向披靡。李世民率兵殺出一條血路,衝進敵陣,在歷山飛的萬軍之中救起父親李淵。李淵與李世民一起奮力突圍,此時太原的步兵也已趕到,李淵率領的隋軍反敗為勝,將歷山飛的賊軍打得落荒而逃。時年,李世民只有十七歲。

煬帝昏暴,突厥、群賊作亂,黎民百姓無以聊生。這一切令這個心系蒼生的少年憂心如焚。平天下、定江山、救生民的願望在少年的心中越來越強烈。

李世民有了定國安天下的壯志,就背著父親李淵,開始結交有識之士,共商大計。

晉陽令劉文靜知道李世民是濟世之才,二人經常在一起談古論今。劉文靜因與李密聯姻,獲罪入獄,關在太原。李世民去監獄探望劉文靜。二人論及時下的動蕩,劉文靜說:「而今天下大亂,沒有漢高祖劉邦、漢光武劉秀這樣的的雄才,天下難以安定。」李世民笑著說:「不是沒有,只是此人現在還不被世人所知。我來探望你,就是來同你共議大事的。不知你有什麼安天下的方略嗎?」劉文靜說:「當今隋主南巡,李密屢次圍攻東都洛陽,手下有數萬的群盜,其中不乏堪用的人才:魏徵、徐懋功(後更名為李績)、程咬金(後更名為程知節)、秦叔寶、單雄信、羅世信、王伯當等。如果有真主能夠駕馭他們,取天下易如反掌;我做晉陽令多年,知道晉陽的豪傑,收攏起來,也不下十萬人;令尊大人手下還有幾萬隋兵,一聲號令,誰敢不從?這些人馬乘虛入關,進駐長安號令天下,不出半年,帝業必成。」

李世民聽罷,高興地說:「你所言正合我意。我這就去籌辦。」

李世民擔心自己貿然去跟父親說,父親肯定不同意,必須找個穩妥的、有資歷的人先去做些鋪墊。劉文靜想到了晉陽行宮的副宮監裴寂(李淵為宮監),此人跟李淵過從甚密,他去勸李淵更有力度,劉文靜就把裴寂介紹給李世民認識。李世民知道裴寂好財貪賭,就拿出自己的幾百萬私房錢,讓龍山令高斌廉與裴寂賭博,將幾百萬錢一併暗送給了裴寂,裴寂得了李世民的錢,心花怒放,此後跟李世民來往甚密、不分彼此。李世民把自己起兵安天下的想法告訴了裴寂,請求裴寂去勸說父親,裴寂欣然應允。

裴寂想出了個老辣的主意,這個主意可是一個使李淵如果不起兵就無路可走的絕妙之計。裴寂把李淵請到晉陽行宮,與李淵推杯換盞,直把李淵喝得酩酊大醉,然後偷偷地把一個事先選好了的艷如桃花、千嬌百媚的宮女招來,陪侍李淵。李淵酒醒之後,知道自己酒後亂性,把楊廣的御用宮女享用了,已犯下了滿門抄斬、夷滅九族的大罪,李淵頓時成了驚弓之鳥。再加上突厥進犯馬邑,李淵禦敵不利,知道楊廣必定會向自己問罪。

李世民覺得勸父起兵的時機已到,就來找父親,屏去左右隨從,底氣十足地對父親說:「父親大人,兒有大事要與父親商量。如今主上昏庸無道,百姓窮困,盜賊四起,大隋的氣數已盡,我們何不承天時、順民意,興義師以號令天下,拯救黎民出水火!」

李淵聽後大驚:「你怎麼敢出這種大逆之詞?我要把你送去官府治罪!」李世民不驚不懼,鎮定自若地說:「世民觀天時人事,都已到了起兵的時候了,才敢出此言語。父親大人一定要去告官,我悉聽父親發落,世民絕不畏死!」李淵看世民敢作敢為、大義凜然,心中暗喜:此子可成大器!就低聲說:「你是我的愛子,我怎麼忍心去官府告你,以後萬萬不可出去說這種話了!這可是滅門之罪啊」

李世民興義師以平天下的意志堅如磐石,哪能被父親的一盆冷水就潑了回去。第二天李世民又來勸父親:「父親大人,而今盜賊遍布天下,父親奉命討賊,您能把賊都剿滅嗎?即便能盡剿群賊,您別忘了功高難賞,鳥盡弓藏,以楊廣的度量能容得下您嗎?況且當今世人都在盛傳『李氏當圖』的讖語,所以才有李金才無罪竟遭楊廣滅族的慘劇。(李金才是李淵的前任右驍衛將軍,因楊廣聽說『李氏當圖』,李金才毫無罪錯,只因官高姓李,一家三十多口竟慘遭殺害。)只有昨日與父親所說之言,才是萬全之策,望父親大人別再猶豫了。」李淵長嘆一聲:「唉!你昨天走後,我一夜沒睡,反覆思索你的話,思來想去大有道理。看來,我們除了起兵已無路可走了。我們李家家破人亡,其罪在你;如能打下李氏江山,化家為國,其功也在你。你肩上的擔子可不輕啊!」李世民聽完父親的話,覺得天下蒼生終於有了生路和希望,不由得喜極而泣,淚流滿面。

李淵派人分頭去河東和長安,將此事告知建成、柴紹等家人,並讓他們速來晉陽。

建成、元吉撇下李智雲(李淵庶子、萬氏所生),火速趕往晉陽,生怕走晚了就會被官府抓去斬首。可憐的李智雲,年幼無助,李淵起兵後,就被官吏抓去長安問斬了。

此時劉武周攻占了汾陽行宮,李淵以討賊為名開始大量募兵,伺機待發。太原副留守王威、高君雅見李淵募兵,懷疑李淵心懷異志、別有圖謀,就想對李淵下手,伺機捉拿李淵。李淵早有覺察,便暗地裡做好了準備,先發制人——安排開陽府司馬劉政會告王威、高君雅密通突厥,引突厥來犯太原。真是老天相助,恰好突厥大舉來犯,李淵則名正言順地以王威、高君雅通敵謀反為名,將二人斬首示眾。

大業十三年五月(西元617年),李淵於晉陽以勤王討賊為號正式起兵。

十八歲的李世民胸懷天下、念系蒼生、運籌帷幄;承天意、順民願、勸父起兵。這位大智神勇的少年,掀開了人類歷史嶄新而又輝煌的一頁——

昏主無道害黎民
萬物雕殘山河吟
英才承命抒大志
義旗高舉天地新

(未完待續)

(參考資料——《隋書》、《資治通鑒》、《舊唐書》、《新唐書》)

繪圖: 曹醉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