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級間諜“余則成”為誰所誤?(圖)
 
林輝
 
2011-9-1
 

吳石被押赴刑場。
【人民報消息】國民黨在國共內戰失敗後敗走臺灣,而中共亦在前往臺灣的人士中埋伏了不少中共間諜,以便在將來裏應外合,攻占臺灣。這其中不乏隱藏在國民黨軍政部門中的要員,本文要說的是國防部中將參謀次長吳石。有人說,他就是大陸電視劇《潛伏》中余則成的原型。

吳石,1894年生於福建省閩侯縣的“累世寒儒”家庭。1911年報名參加福州北伐學生軍,同年底進入武昌軍校就讀,因成績優異,於1914年8月被保送至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學習,畢業後曾參與孫中山的“護法運動”。1929年,前往日本陸軍大學深造,1935年回國,在南京國民政府軍中任參謀兼陸軍大學教官。抗戰期間,任軍事委員會大本營第二廳副廳長兼第一處副處長、第四戰區參謀長等職,後被提拔為第十六集團軍中將副司令,頗有戰功;去臺灣後任中華民國國防部中將參謀次長。

早在1947年4月,吳石就開始與中共接觸,並在上海會見了中共上海局書記等。此後雙方約定在上海某寓所作為交換情報的地點。據說吳石“親共”是因為不滿國民黨內部的腐敗。1948年底,吳石調任福建綏靖公署副主任,繼續源源不斷地將有價值的情報送給中共,其中有一張國軍的長江江防兵力部署圖,對中共渡江幫助甚大。

1949年6月,吳石被調任國防部參謀次長,前往臺灣。中共為其起了個代號:“密使一號”。而就在去臺灣前,他不僅將298箱國民黨軍事絕密檔案讓親信獻給了中共,而且還刻意將一對兒女留在了中國大陸。在臺灣期間,他則利用職務之便,繼續搜集軍事情報,並派舊部前往香港轉交中共。


1950年6月10日,朱諶之被槍決。
此時,占領大陸絕大部份地區的中共在1949年10月建政後,即發起了攻打金門和舟山群島的戰役,但均告失利。於是,中共決定派間諜朱諶之(朱楓)赴臺與吳石聯繫,因為朱的女兒、女婿定居在臺北,可以依托其從事地下活動。

朱諶之和吳石在臺灣取得聯繫之後,吳石將一些重要軍事資料交給了她。隨即,朱諶之在吳石的安排下,乘坐中華民國空軍的飛機前往當時仍在國軍控制下的浙江定海,計劃從那裏乘船前往已經被共產黨軍隊占領的上海。

此時,中華民國政府為了鞏固在臺灣的政權,在島內加大了對共產黨諜報和特工人員的偵察搜捕。1949年10月,國民黨保密局在一連串的案件中發現了共產黨臺灣工委委員陳澤民,隨即將其逮捕。在審訊中,陳澤民供出了共產黨臺灣工委書記蔡孝幹。蔡孝幹是直接受命於中共高層而負責臺灣工作的臺灣籍中共老黨員。很快,蔡孝幹供出了他所掌握的所有在臺灣的中共黨員名單,其中就包括吳石和朱諶之。

1950年3月,國民政府根據名單,逮捕了吳石等400多名中共黨員,同時通知定海方面逮捕剛剛抵達的朱諶之,將其押送回臺灣。

不過,根據1950年4月在香港的國民黨刊物《新聞天地》中的一篇文章稱,吳石被捕後自承是在1949年2月與中共接近的,因為當時蔣介石下臺,代總統李宗仁正與中共和談,時局並不明朗。他辯解說:“這種事情在當時是很普遍的。我相信有大批的政府軍政官吏,都和我一樣的走上這條路去,政府的政策既是求和,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和共黨聯繫呢?”(問題是,聯繫可以,但賣主求榮自古都是為人不恥的啊!)

而中共後來公布的資料顯示,吳石此辯解不過是托辭,吳石在此前早已為中共秘密提供情報幾年。他如此說不過是一方面為自己盡力減輕責任,一方面“保護”其他中共地下間諜。

該案最後以中華民國法庭在1950年5月30日宣判吳石、朱諶之等4名涉案人員死刑告終。另外兩人是:吳石的副官聶曦、聯勤總部中將第四兵站總監陳寶倉,此四人於6月10日被執行槍決。

據監獄官員口述,吳石在受刑前曾對蔣介石像行三鞠躬禮,並喃喃自語:“我對不起蔣委員長。”當時不少人認為,吳石其實是想茍活,也有人認為這是叛徒臨終前的真誠的懺悔。

也就是從這年6月開始,一批批中共間諜被臺灣國民政府槍決,這就是臺灣歷史上的“白色恐怖”時期的發端。只是這些為了中共虛幻的主義獻身的吳石們,是否真的了解中共的邪惡呢?可嘆他們為偽裝的中共騙的好慘!而身受國家俸祿、青睞國學的吳石,又緣何忘了忠恕之道呢?一誤終成千古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