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玩笑,國徽在女子戒毒所莊嚴著(圖)
 
吳萊
 
2011-6-16
 
【人民報消息】中共剛建政時,沒有女子戒毒所,連妓院也取締了。

據《今日名流》2000年第7期報導說,大將羅瑞卿是中共政權第一任公安部長兼北平公安局長。羅瑞卿擔任的公安部長是中共建政以來「歷史上權力最大的一任公安部長」,公安部「直屬中央軍委領導,是軍隊編製,而不是現在的國務院系統。1949年7月6日,中央軍委正式發文,明確公安部設置在軍委,統轄全國各地公安機關。」

報導說,1949年11月22日羅瑞卿一夜掃除北平全部妓女1268名。將全市224家妓院全部封閉,將全北京的妓院老板269人、領家185人「一網打盡」。

江澤民時代,在姘頭黃麗滿的領導下,深圳首當其沖,深圳市桑那浴室已突破2000家,有15萬名暗娼小姐。令1949年只有224家妓院、1268名妓女的舊北京「無地自容」。

那時,光深圳一地,每天顧客60萬至80萬人。每間桑那浴室要生存,就得向主管派出所送上三至十萬元慰勞金。一般按有多少按摩小姐計算,一名小姐妓院老板每月得向派出所進貢1000元。江澤民時代,GDP不低,光色情業消費每年就高達八千億元,全國城市性病發病率,那當然,以年增百分之一百往上遞增。

2000年8月11日來自國辦《簡報》的消息,據中國社科院一份報告稱:「越禁越黑、越黃。現在起碼色情業可以使二千萬人就業,年營業額約六千億至八千億,所以色情娛樂業不能禁,也禁不了。」咋1949年11月一夜就能禁了呢?

江澤民當政期間,中國的販毒案案發率,在世界各國中排名第三。美國政府2001年11月初公布了製造及販運毒品前往美國的主要國家名單,中國繼續榜上有名。聯合國國際毒品控制署的緬甸代表說,中國已經成為安非他明毒品的生產大國。

據BBC2001年3月28日消息,菲律賓國家安全顧問戈萊日說,菲律賓每年非法毒品交易額達53.1億美元,其中大約有95%來自中國,這些毒品主要是高純度的「冰毒」。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麻黃素產地。麻黃素是「冰毒」的主要成分。

戈萊日說,在中國東部五個省內有些非法毒品製造廠由身兼二職的中國軍隊人員經營,他們每年向菲律賓提供價值約12億美元的「冰毒」。戈萊日希望中國政府能夠制止毒品運送到菲律賓。他說,若中國毒品走私減少50%,菲律賓的毒品問題就可以解決一半。2000年菲律賓政府再一次派代表去北京重申了這個問題,抗議江澤民領導下的軍隊依然在走私毒品。

如今,中共不但繼續販毒,還成立男子戒毒所、女子戒毒所呢,山東省那地方還有什麼「第一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第二女子……吸毒成了當今中國社會最時髦的玩意兒。

6月16日大眾網刊登了一篇有關女子戒毒所的文章,被新華網轉載。文字還沒看到,劈頭就是一張大照片,身著一水兒橙色學員服的年輕女子們正在「山東省第一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跳舞。


國徽證明是誰教唆她們道德墮落的。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這些吸毒犯!

嚴格的說,她們那造型不叫跳舞,有的象文革時期紅衛兵揮舞著拳頭,有的像做廣播操,有的伸出手不知想幹什麼,還有的半蹲式搔手弄姿。唯一一刀切的是每個人的臉上都打著馬賽克,不知這是黨在女子戒毒所尊重「人權」的具體體現,還是那些表情會使黨的教育成果大打折扣。

最讓人忍俊不已的是,圖片上年紀輕輕吸毒女子們背後的牆上是一個國徽,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國徽!我們知道中共駐外使館的門口掛著一個國徽,證明著這個駐外使館的歸屬。這圖片也明確無誤的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這些年輕吸毒犯!

這所有權和教唆權,絕對沒人跟中共爭,你爭也爭不過,中共在延安時期就以種鴉片、賣鴉片著稱,中國大陸人所共知的歌曲「花籃的花兒香」(南泥灣),那就是罌粟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