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的生命已經不屬於自己(多圖)
 
李威
 
2011-6-12
 

6月11日上午飛機降落後,李莊戴上墨鏡活著走出北京機場!



【人民報消息】李莊的生命已經不屬於自己,不管他意識到還是沒意識到,被動的還是主動的,他今後的生命和事業都與爭取人權無法分割。這是薄熙來把他推到的一個特殊位置。

坐冤獄一年半後釋放時,為了安全起見,李莊妻子和兒子李亞童提前到達重慶,準備陪同他一起回京。

釋放前,李莊的生活得到了改善,環境得到了改善,這不是薄熙來行善了,而是一年半前與他私下交易騙局的延續──用另一種形式堵住李莊將會爆料的嘴。

6月11日早上7點半,重慶公安部門用警車送李莊全家三人到機場;

上午9點45分,他們乘坐的南航班機停在北京機場……

在眾多李莊知道名字,和更多他不知道名字的正義人們的呼籲和關注下,他終於活著回到家中。

2009年底,李莊在為重慶所謂的「黑社會老大」龔剛模辯護時,龔剛模被薄熙來的打手王立軍們酷刑吊打,以及「不配合就判死刑」的要挾下,誣陷自己的辯護律師,致使李莊被重慶當局以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起訴,後被判1年半徒刑。2011年4月,眼看李莊快要出獄,薄熙來恐怕自己的罪行被揭露,於是命重慶當局以漏罪為名再次起訴他,中國十位著名大律師氣憤難抑,組成顧問團,拼死要為李莊辯護。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薄熙來心不甘情不願的被迫撤訴。


李莊一家三口在機艙內合影。
據財經新聞網6月11日報導,李莊今晨出獄,於中午回到北京。航班從重慶起飛前,李莊之子李亞童將一家三口在機艙內的合影送上微博,頭戴棒球帽的李莊看起來精神狀態良好。飛機降落後,李莊戴上墨鏡徑直走出機場,心中似有千言萬語卻不置一詞。

李莊律師斯偉江在微博上說,他和李莊取得聯繫,叮囑其注意健康,來日方長。李莊另一位律師高子程沒有在機場迎接,他此前在微博上說,去接李莊是人之常情,不去接是身不由己。

看來,不是高子程不想去接,而是官方不許他去接,以免造成「圍觀」。

有律師同行說:律師李莊重獲自由「這對司法界和律師界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也是一個新的起點,而對野心勃勃的人,則是終點,其政治生涯應當走到了盡頭,如同面臨萬丈懸崖,只需李莊勁手一推,那些枉法追訴,刑訊逼供的真相盡露,便落進了萬眾唾棄的深淵。」因此,李莊釋放前的幾天「到了最關鍵,也是最危險的時候。」

6月11日李莊出獄後表示,不想談什麼,回北京後要休息幾天,然後去河北看望父母。


李莊中招兒後入獄。
同行建議,李莊出獄後的上策是「立即高調講出事實真相,聲音越大越安全」,但同時要根據以往的教訓,「要注意策略。不可一意孤行自以為是」。

有律師網友表示,探望父母、孝順父母的方式很多,真正孝順父母就是要讓天下的父母都能安心的生活。 如果李莊還像以前那樣,僅僅把律師當成一件養家糊口的工作,而且認為財富可以確保平安、尊嚴和幸福,那麼,他就辜負了陳有西的「陪練」,賀衛方的吶喊,楊金柱的「突圍」和張思之、江平的嘆息,還有數不清的網友的支持。

陜西律師張鑒康鼓勵李莊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說出來,讓老百姓都知道重慶真正是如何打黑的。「希望李莊律師能從新振作起來,該申訴的你就申訴,當然要稍事休整一下。我希望李莊律師把重慶對他這個個案是如何造成的,以及圍繞這個案件所出現的打黑的這個黑幕,能夠撕開一道(豁口),讓亮光刺進來,讓世人看到這個所謂的打黑是如何進行的。」

有人提議,李莊在去探望父母之前,把自己的親身經歷用文字和錄音錄像記錄下來,送到網上去,同時寄給中央及有關單位,並複製幾份分別存在可靠的朋友處。

實事求是的說,沒有正義力量的支持,李莊也許早死在獄中,或繼續坐牢,直到被薄熙來、王立軍們折磨死在獄中。「律師們的決戰,不是出於個人恩怨,是關係到中國前途和人民命運的較量。」

所以,從出獄的那一天起,李莊就應該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經屬於人民,活著就是為人民和祖國的未來而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