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訴毛澤東!鐵流奇蹟存活的使命(多圖)
 
林立
 
2011-6-9
 

被美化的毛澤東該現出原形了!

【人民報消息】現年76歲的右派作家鐵流力挺茅於軾把毛還原成人,公訴毛澤東,引起軒然大波,於是鐵流更進一步說「公訴毛澤東無懼斷頭」!

其實,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22歲成都日報年輕記者鐵流,含冤勞改長達23年,能活下來,活到2011年,已經是奇蹟了。這個奇蹟就是為了等待公訴毛澤東的這一天。

九死一生

鐵流,本名黃澤榮,筆名曉風。學徒工出身,是五十年代出現的一位自學成材的才華突出的記者和作家。

自由亞洲電臺2007年11月6日的一篇採訪鐵流的報導,題目是《鐵流與四川七君子反黨集團事件》,對於那個不堪回首的年月有比較詳細的報導。

報導說:1957年6月8日,毛澤東一手策劃的反右鬥爭正式登場。民主黨派頭麵人物、大批著名作家紛紛中箭落馬。當時,成都日報22歲的年輕記者鐵流並未意識到自己會在一個月以後也被打成右派,更沒想到會因此付出入獄23年的沉重代價。

當時,鐵流連續發表三篇反映個人內心世界、揭露肅反擴大化的作品。反右開始一個月後,這些小說被指為「射向共產黨的三支毒箭」。另外,詩人流沙河的抒情詩 「草木篇」被人誣指含沙射影反黨,鐵流為之大打抱不平,這也成了他本人反黨的證據。


1957年鼓勵給黨提意見,毛稱之為「引蛇出洞」!

更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半年前與幾位作家朋友在茜子家的一次偶然聚會也遭人檢舉,被定性為「七君子反黨集團」。1957年9月,他與四川報界的其他右派被集中起來批鬥,隨後被送往勞改農場強行改造。在勞改中又被牽連進子虛烏有的中國馬列主義聯盟,罪加一等,被戴上現行反革命帽子。後越獄逃到大西北流浪,不久後又被抓回監獄,勞改長達23年。

鐵流的難友中,或不堪忍受折磨早逝,或勞改時餓死,或妻離子散。鐵流幸存了下來。他八十年代來到北京,成功創辦文化產業。而在七十周歲生日時,鐵流決定利用餘生把自己九死一生的經歷寫成文字。

鐵流認為,反右是導致大躍進、大饑餓、文革、六四等一系列事件的罪惡之源。反右最可怕的,是毀滅了一代精英,摧殘了做人最基本的人格和自由思想。為此,鐵流與其他老右派於2007年3月5日發起組織全國老右聯名向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上書,要求徹底否定所謂「反右是正確的、必要的,缺點是擴大化」這一自欺欺人的結論,以避免歷史悲劇重演。

即使掉腦袋也萬死不辭


鐵流錚錚鐵骨!
2011年,中國學者茅於軾公開提出把前中共黨魁毛澤東還原成人,很多學者表示贊同。中國專家鐵流此前也倡議,全中國受害的五七年右派們起訴毛澤東。於是遭到中共左派以及烏有之鄉網站對他們進行惡意攻擊。茅於軾被公開威脅,威脅者還留下自己的姓名地址,可見有多麼猖狂。鐵流再次發表文章,對自己為什麼要倡議起訴毛澤東進行了闡述,並表示,這是歷史巨任,即使掉腦袋也萬死不辭。

鐵流在文章中說: 「有人說毛澤東都死了三十五年還起訴他幹什麼?有何作用?」

鐵流認為,這個一心想「萬歲」的暴君死去了幾十年,可毛的 「思想」沒有死,「精神」沒有死,毛的頭像至今還掛在天安門樓,毛的孝子賢孫大有人在。不少政治野心家和極其頑固的中共黨內維護者,無時無刻不在利用毛那不散的陰魂反對箝制黨內外的改革派和民主派,企圖扭轉時代前進的車輪。

鐵流說,現在一些政治野心家和毛派分子上下勾結串通一氣,以高舉紅旗為名,借用毛派老巢的「烏有之鄉網站」,在全國發動所謂的「公訴漢奸、賣國賊茅於軾、辛子陵」的違法活動,大有「黑雲壓城城有摧」之勢。他們不是在「公訴」茅於軾一人,是在「公訴」全國五十多萬受毛澤東長達二十多年政治迫害的亡靈和幸存不多的老人。同樣,他們不是在「公訴」辛子陵,是在「公訴」黨內所有的民主派和改革派。

鐵流指出,這些躲藏在高層裡面的個別毛左人物,為了搶班奪權進入十八大領導班子,借用縱用烏有之鄉一幫利令智昏的狂熱分子,製造了這個「公訴」鬧劇,企圖再次把全國人民拖入紅色血腥的爭鬥旋渦。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又是 「人相食」的可怕年代!

不堪回首的毛恐怖時代

鐵流描述,在那個年代全國人均存款不足2.5元人民幣情況下,毛個人卻擁有1.4億元巨額存款,毛是中國第一首富。毛在農民餓死三千七百多萬的恐怖大饑荒時期,居然耗費巨資在全國各地為自己修建豪華行宮,僅韶山滴水洞就耗資一億多。如果把用於毛建造豪華行宮的錢用於購買糧食,三千七百多萬餓殍就可以活下來。

另外,鐵流還爆出,毛澤東的豪華行宮在全國有61座!毛澤東剝奪了全國作家創作的稿費,自己一人卻獨占巨額稿酬,文革期間全國印刷機構差不多在為他一人服務,瘋狂印刷毛選毛著、紅寶書、毛畫像、毛像章,然後用行政手段要求全民必須購買。

鐵流還談到,好大喜功的毛澤東為了謀求第三世界的「老大」地位,不惜慷國民之慨,超出國力援助亞、非、拉那些與本國人民為敵的無賴政權。即使是在餓死幾千萬農民的大饑荒時期,中國對外援助的力度也有增無減,本來應該用於中國人救命的大批糧食源源不斷地輸送到流氓國家。據外交部解密檔案記載:1960年除了運往幾內亞的1萬噸大米,還有15000噸小麥運往阿爾巴尼亞。從1950年~1964年底,中國對外援助金額達人民幣108億元。這些援助金額中,又以1960 年~1964年中國最困難的時候用得最多。

鐵流說,如果把大饑荒時期的外援用於購買糧食,三千七百萬餓死的農民一樣能夠活下來。阿爾巴尼亞是「躺在中國人身上過日子」的國家。1954年以來中國給阿爾巴尼亞的經濟、軍事援助近90億元人民幣。阿爾巴尼亞總人口才200萬,平均每人達4000多元。當時中國人均年收入還不到100元,也就是平均40個中國人養活一個阿爾巴尼亞人。與此同時,受援國對中國援助的物資卻肆意揮霍。中國援助的水泥、鋼筋到處用來修建烈士紀念碑,阿爾巴尼亞2.8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修建了1萬多個,平均每兩公里就有一個。

是誰給了毛澤東窮奢極欲瞎折騰的權利?鐵流指出,是毛澤東創制的特權專制體制!

紅太陽是如此閃耀著「光輝」


毛時代的中國慘劇!

鐵流還舉例說,一位歷經毛澤東災難年代的網友,以自身經歷告訴80後的年輕人,那是個什麼樣的時代。

這位網友寫道: 別以為毛時代只有三年大饑荒時期才會餓死人,人民才會餓肚子。三年大饑荒時期是大批量餓死人,整個毛中國時期餓死人的現象一直沒有間斷過。多數人尤其是農民長年吃不飽肚子,依靠今天連豬狗都不吃的野菜雜糧充饑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普遍景觀。本人成長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童年時期的主食是稀粥和「雜碎代糧飯」,稻米不到十分之一,十分之九是摻雜的紅苕、芝麻葉、蘿蔔、藍瓜、黃荊樹葉,且只能吃個半飽;米飯和面粉是過大年和來貴客時才能偶爾享受的奢侈品;有兩年居然靠上山挖野葛、蕨根和吃今天只能做肥料的帶殼花生炸油後留下的渣餅為生。那時的多數小孩因為吃了大量沒營養的「代糧飯」,一個個瘦削的小腿上挺著個大肚皮。本人生長於長江中遊風調雨順的魚米之鄉,生活水準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說自然條件惡劣水旱頻仍的貧困地區了。

後來作了副總理的萬里在七十年代嚴寒的冬天去安徽一戶農家走訪,發現此家的兩位十七八歲的大姑娘居然蹲在地上不起來迎接中央領導。陪同的地方官感覺這太沒禮貌了,就催促兩女子站起來,這時才異常吃驚的發現大姑娘下面沒穿褲子……那時的安徽農村大姑娘沒褲子穿的遠不止這一家。萬里看到的另一戶農家孩子,竟然是父親從竈上取下鐵鍋,下面露出的是兩個赤身裸體的兒童煨在竈膛的火灰裏取暖。

2009年,萬里說了這樣一段話:「我一直就不同意『輝煌五十年』、『輝煌六十年』的提法。這不符合事實。大躍進困難時期那三四年,文革動亂那十年,總不能說是輝煌的吧。宣傳用的詞,也要講究精準,要符合基本事實。你不把那幾年扣除,老百姓在心裏會扣掉的,歷史學家也會扣除的,普通黨員也會那麼做的。在九十年代的那幾年,我說過不止一次,政治宣傳離事實太遠,那叫什麼?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蠻的宣傳。」

毛時代,個人行動自由完全被剝奪。農村青年只能在自己村的土地上沒日沒夜按村官的指令超負荷勞作,外出或進城要村官出具「介紹信」,否則寸步難行。 沒有「介紹信」任何城鎮旅店都不敢留你住宿。村官不批准你也領不到「糧票」,沒「糧票」你在外面有錢也不可能買到吃的東西。

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更是毛中國政治生活的主旋律。無休止的政治運動和階級鬥爭害得人人自危互為仇寇。毛中國的政治迫害摧毀了一切溫情脈脈的親情友情,為了表忠或自保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夫妻為敵,多數人惶惶不可終日,不是擔心被人陷害揭發;就是以攻為守去迫害誣陷他人。結果人與人之間的關懷信任蕩然無存,昨天的朋友親人今天就有可能站出來置你於死地而後快。

毛中國的「基層組織」尤其熱衷於跟在有「戀愛嫌疑」的男女身後「捉奸」,一旦被「捉奸」不是自殺就是批鬥、坐牢。

這位網友說:童年時期有一位在炎夏時節每天來我村挨家挨戶出診送藥的陳醫生深受村民愛戴,可有一天突然不見他來出診送藥了,過幾天也沒來,焦急的村民以為他在路上被狼吃了,就去上面反映。沒想到未婚年輕醫生犯了「作風錯誤」,被人「捉奸」了,放下聽診器戴上手銬進了監獄。

而毛的淫亂駭人聽聞,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寫的內幕中說,一次看到江青在中南海湖邊獨自流淚:「那是在北京的時候,一天傍晚,她一個人在一組後門的中南海木椅上坐著流淚。我正經過那裏,吃了一驚。江見到是我,叫我過去,拭幹眼淚說:『大夫,不要同別人講。主席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誰也搞不過他,連斯大林也沒有辦法對付他。在男女關係的個人私生活上,也是誰也搞不過他。』」

在中南海的游泳池邊,毛命令建造了一個活動房,在眾目睽睽之下,毛竟拉著一些,不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進去同時淫亂。但是國人卻在沒完沒了的造神儀式和無聊冗長的大會小會裏膜拜著共產黨製造的「紅太陽」。

毛並不相信「與天鬥其樂無窮」

毛澤東並不是真的崇尚「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那不過是統治人民、折騰百姓的一句口號。

1975年12月26日,是82歲的毛生前過的最後一個生日,這一天,請專門廚師田師傅做的長壽面全部碎在鍋裏,沒有一根完整的。田師傅嚇的流了淚,說:「不得了了,從來沒有這樣的事,這輩子從來沒做過這樣的麵條!」所有在場的人都沉默不語,心裏都有不能說出的話。這是毛有生以來第一次發生的不祥怪事,也是最後一次。毛並不知道,他死前的最後一個生日吃的是外面買來的幹掛面。為什麼不敢告訴毛呢?因為毛相信這些徵兆。

毛最不安的是,1976年3月8日下午,吉林發生的隕石雨。隕石在空中爆炸,分裂為3000多塊碎石散落地面,其中三塊最大的隕石每塊重量都超過了100公斤,最重的一塊竟達1770公斤。這次隕石雨無論是數量、重量和散落的範圍,都是世界罕見的。

毛聽到這個消息,非常不安,數度走到窗前,久久凝視著天空。毛對護士說,古人認為大人物將死,都會有異象。他非常相信。果真,1976年這一年中,1月8日總理周恩來、7月6日人大委員長朱德、9月9日黨主席毛澤東,中共三巨頭接踵而亡。

毛是漢奸、賣國賊


決不讓這恐怖捲土重來!
儘管毛已死去35年,但毛的陰魂不散,因為毛的頭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毛的腐屍還躺在人民廣場,如果不把它清除,中國就不可能實現民主社會。

鐵流說,近年來以「鳥有之鄉」網站為首的一批利令智昏者,諸如馬賓、張宏良、孔尚東、司馬南之流,企圖扭轉前進的歷史車輪,在全國各地發起攻勢,搞了28個所謂的「人民公訴團」,要「公訴」茅於軾、辛子陵的 「漢奸、賣國賊」罪。到底誰是漢奸賣國賊呢?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必須搞清楚。要說賣國,他們「偉大領袖」毛澤東才是貨真價實的漢奸賣國賊。如若不信,請看事實。

鐵流揭露,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陜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說:「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鐵流還指出,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中國,因此,不要日本賠償!1972年,中日建交的時候,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就向毛澤東道歉:「啊,對不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毛澤東說:「不是對不起啊,是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他感謝田中角榮:「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翻譯摘自《田中角榮傳》日語原版)到底誰是漢奸、賣國賊?

鐵流最後再次聲明自己的決心:為此批毛揭毛是自負的歷史使命,縱掉頭斷腦在所不辭!

中國茉莉花革命的誘因

2011年,不是天安門四君子往毛像扔墨汁雞蛋的那個形勢了,中東北非發生了茉莉花革命,到了6月,中共不得不對利比亞反對派示好,不得不無奈拋棄獨裁暴君卡扎菲。

茉莉花革命總得有誘因,這個時候,馬賓、張宏良、孔向東、司馬南等人要公訴反對漢奸賣國賊毛澤東的正義之士。確實從客觀上給中國茉莉花革命向前推動了一把。

想公訴嗎?那就公訴吧,時辰到了,連翻牆都不需要,國內百姓就能知道真相,真是可遇不可求。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