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窩脖兒!薄三兒率千人紅歌隊闖京要官(多圖)
 
蕭良量
 
2011-6-13
 

重慶「唱讀講傳」演出團在京演出和重慶查獲「毒」海帶均在新華網焦點
新聞裏。有點成心噁心薄三兒。

【人民報消息】6月11日上午9點45分,蹲冤獄的李莊在妻兒的陪同下返回北京家中。當晚,由重慶十多個單位組成的「千人紅歌團」也緊跟著到了北京,為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進軍十八大衝鋒。

「這不是強迫中央表態嗎?」「這是掐我們老頭子的脖子啊!」中南海的黃臉婆們都看不下去了。

薄熙來再毒再狠再黑,他生不逢時。現在是網絡時代,網民坐在家裏就知道了他幹的一切醜事臭事淫事爛事。薄熙來把家眷送到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去享受,連兒子薄瓜瓜嫖娼的照片都刊登出來了,被薄熙來咬爛乳頭的大連模特的名字和照片都被擺在網上,他再說那些假大空的漂亮話,等於是「蠢蛋」(薄熙來語)自搧嘴巴,說的越漂亮,扇的越狠。

另外,薄在中央開會時的惡毒眼光被外媒捕捉到並且出售圖片,傳播的到處都是。「眼睛是心靈的窗戶」 ,這圖片一擺出來,勝過千言萬語。 更加深了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對他的評價。

薄一波徹底了解兒子是文革初期,那年薄三兒還不到17歲。1983年薄一波向好友痛苦回憶道:「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可惜,薄熙來當政治局委員時,毛已經死了,共產黨正在倒氣兒。

想從英王子安德魯訪華中撈根稻草──未遂

英國女王次子、英國國際貿易和投資特別代表、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於2011年5月12日至19日訪問北京、重慶和成都。為什麼除了北京外,只訪問重慶和成都呢?這似乎是個人人可以解開的迷。想從英國安德魯王子訪華中撈根十八大稻草,薄熙來不但未遂,而且非常尷尬。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5月17日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安德魯王子。安德魯王子是應「中國人民外交學會」邀請訪華的,外交學會會長楊文昌會見時在座。

新華網出了兩張李克強與安德魯王子會見以及會談的大照片。外交學會網站還刊登了會長楊文昌會見安德魯王子的圖片。單單5月19日薄熙來會見來渝訪問的英國王子安德魯只有文字沒有圖片。薄熙來會見英國王子安德魯當然要拍照,但上面下令:「消息可以出,圖片就免了」。新華網接到重慶日報的圖文後,只刊登文字而扔掉圖片。


5月17日,李克強會見安德魯王子。



李克強與安德魯王子會談。



外交學會會長楊文昌會見安德魯王子。



薄熙來會見英國王子安德魯,沒刊登照片!

此次安排與安德魯王子分別見面會談的官員中,因為重慶市是直轄市,市委書記是政治局委員,所以薄熙來被排在所有會見人名單的第一位。新華網按照黨內等級報導如下:「重慶市市委書記薄熙來、外交學會會長楊文昌、外交部副部長傅瑩、商務部副部長鐘山、國資委副主任黃丹華、成都市市長葛紅林,以及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中海油董事長王宜林、民生銀行董事長董文彪等部委及企業負責人分別會見,雙方就加強中英貿易及投資合作交換了看法。」

所有「分別會見」安德魯王子的官員,只有一個人沒有政府職務,那就是薄熙來。

當年曾慶紅當江的攝政時就遇到此等尷尬,後來拼命鬧,鬧到了一個政府職稱「國家副主席」。薄熙來知道這一點,所以參加會見時壓著市長黃奇帆不讓他出面,只帶著市委常委秘書長徐鳴和副市長吳剛兩個人出席。

市長不出來,反倒是個只有中國共產黨黨務職稱的人來了,英國方面非常驚異,認為重慶不懂國際禮儀,在胡鬧。會見在尷尬的氣氛中進行和結束。「薄熙來臊木搭眼的。」

薄熙來進京逼宮前的準備

為了十八大能夠進政治局常委會,薄熙來使出渾身解數。和曾慶紅十七大前一樣,越折騰越把中央的人都得罪光了。為保證這次進京「唱紅」成功,薄熙來先派人到二炮、政協、中央黨校、清華大學等單位去下大功夫大財力「攻關」,還把腦筋動到退休老幹部那裏去,凡參加者均送紅包大禮。

薄想拉攏住退休老幹部,讓他們十八大前上書逼宮。薄熙來甚至數次親自拜訪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再三送貴重禮品,並許願自己若成功掌握權力,要聘請李嵐清當顧問,云云。

為了這4天七場逼宮演出,薄熙來親自審定活動方案和每場節目,並為此動用了重慶市老百姓數億人民幣。不巧的是,最近重慶出了一件全世界都知道的大事。

農婦無錢動手術揮菜刀自剖腹部積水離世


重慶農婦吳遠碧無錢動手術揮菜刀
自剖腹部積水離世。
據《重慶晨報》報導,重慶農婦吳遠碧因為患上怪病腹部嚴重腫脹,她花光積蓄求醫仍未能根治,在醫院檢查診斷後證實患上「布查氏綜合症」。平日裏,她挺著大肚子,連行走都有問題。病情越來越嚴重,她向人借錢做手術,抽出50多斤腹水。

想不到今年初病又復發了,但因家貧無力動手術再抽出腹水治療。肚子越漲越大,都快爆裂了,5月8日,她終於忍受不了痛苦,在沒有家人在場、也沒有任何消毒措施的情況下,吳遠碧決定「剖腹自醫」。她想「這一刀下去,病好了,就不再拖累家人了;要是沒了命,也就不用再拖累家人了。」她拿起家裡的菜刀朝自己肚皮連砍3刀,自己剖腹放水。但因刀落太深,連腸子都流出來了。

等家人發現時,她已經暈倒在床。腹部流出的黃水把3床被子都弄濕了,血流了很多。家人趕緊把她送去搶救,在醫院裏把肚皮縫上了。為了省錢,3天後她就出院了。回家後,家裏潮濕悶熱的天氣使她傷口感染,癟下去的肚皮又鼓起來。

她的事被媒體曝光後,當地有關部門才給予她救治。此事在民間激起很大回響。有評論說,再英勇的人也很難無麻藥下自己給自己切腹治病,可面對高昂的醫藥費,窮人只能聽天由命了。

吳遠碧的病情時好時壞,6月2日晚上近10時,經過26天的治療後,52歲的吳遠碧離開人世。

前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在一篇《停唱紅歌 救救母親》的博文中說道:「如果薄熙來把唱紅歌的錢省下來,給這位不幸的母親看病,該有多好啊!對於貧困農民來說,急需的不是花架子,而是馬上消滅貧窮和疾病。」

姜維平還說:「其實,據我所知,像吳遠碧這樣的貧困戶,在全國各地都很多,可能重慶尤甚,因為政府官員為了升遷,只想眼前利益和形象工程,會投巨資,建最大的毛澤東像,會建最高的雙子塔,會搞五十萬個監控鏡頭,等等,但絕不會花錢搞醫保,顧及老百姓的生命。在薄熙來的眼裏,他自家人的命重於泰山,別人的性命是‘屁民’的小命,輕於鴻毛,試問:上述家庭有兩個孩子輟學,薄熙來卻有兩個兒子都在美國讀書,他們動動小指頭,就能給吳遠碧雪中送炭,但薄熙來的心冷如冰霜啊!」

吳遠碧去世三天後,6月5日,新華網新華聚焦有一篇新聞《薄熙來:百姓若真心喊「共產黨萬歲」,說明我們盡責了。》

重慶「唱紅」首次亮相很寒酸

薄熙來雖然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但還不如江澤民的小姘頭宋祖英牛氣,中國和外國最豪華的劇院劇場都讓宋祖英玩遍了,演出服都是最豪華的,一件就上百萬元。前幾年宋祖英的海軍歌舞劇發布會就已經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了。但薄熙來親自率領重慶千把人到中央來唱紅,要讓黨的江山「紅萬代」,結果只能在二炮禮堂,北京朝陽劇場、清華大學禮堂、全國政協禮堂、中央黨校禮堂等處演出,這不但太掉架兒了,而且中央覺得這樣對他都太遷就。


6月11日晚,和文聯主席孫家正(右)觀看重慶紅歌,
薄熙來面帶憂色。
6月11日晚的首場演出在民族宮劇場,是作為中國文聯舉辦的開幕式演出,文聯主席孫家正不能不來著個面兒,他頂到天兒是個全國政協副主席,而中南海內外的那幾個正職領導人全部缺席,所以薄熙來無法掩蓋他的內心憂慮。

以「唱紅打黑」的身價進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竟然冷清、孤單的被晾在大劇院裏,身邊見不到一位高級別的中央或北京官員陪同。

花數億元自導自演自看,薄熙來的創作堪稱一絕。

第二場更叫絕──觀眾看節目需要揮舞小紅旗

6月12日上午,薄熙來在北京民族文化宮為離退休幹部作專場演出。

除了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外,每個人的職稱前都加一個「原」字,官兒大點兒的,例如,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司法部原部長鄒瑜、財政部原部長劉仲黎、國土資源部原部長孫文盛、農業部原部長陳耀邦、中紀委監察部原副部長兼秘書長左連璧等。這些「原」們原來職務還可以,所以不需要揮舞小紅旗。

其餘那些小不丁點兒官的離退休幹部不是白來的,白拿禮品的,還要替薄熙來打工呢,他們人手一面小紅旗,臺上高唱,臺下揮舞!這是看演出嗎?這是演出啊,臺上臺下一起演,臺上看臺下,臺下看臺上,又都是觀眾!這等下三濫的事只有薄熙來能夠導演的出來。

奇怪的是,重慶市的市領導何事忠、陳存根、徐鳴也奔赴北京前沿陣地觀看了演出。而重慶市長黃奇帆自從英國王子安德魯訪問重慶時被封殺,直到現在還被「失蹤」。

除了觀眾看節目需要揮舞小紅旗外,重慶日報6月13日寫的報導讓人噴飯:「當劇場響起《國際歌》的背景音樂,四川外語學院的學子們走上舞臺,高聲朗誦:『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此時,離退休幹部們表情肅穆,腰桿筆挺。」


怕各位不相信如此荒謬,才給網照下來。

幽靈是可怕的東西,共產幽靈更是要人命的!共產幽靈產生於歐洲,在歐洲遊蕩,跑我們中國來晃蕩什麼呢?!誰聽說幽靈來不跑?重慶日報居然說離退休幹部們聽到就表情肅穆、腰桿筆挺,簡直是瞎掰哧。

演出更荒謬的地方是:大、中學生們把孔子、孟子、包拯、梁啟超、孫中山、毛澤東、雷鋒的話語一鍋燴,說是紅色詩歌。也沒問問孔子、孟子、包拯、梁啟超、孫中山他們幹不幹!

薄熙來這次到北京跑官,下的功夫不小呢,幫忙捧場的還有:「中紀委監察部、中組部、中宣部、中直紀工委、全國總工會、全國婦聯、國家發改委、人力社保部、教育部、科技部、國家民委、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財政部、國土資源部、環保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交通運輸部、水利部、農業部、商務部、衛生部、國家工商總局、體育總局、國家旅遊局、原地質礦產部、原三峽移民局開發局等部門的」老幹部、老同志。

看清楚了,湊熱鬧的是這些部門的退休在家「老幹部、老同志」,沒退休的都沒來。薄熙來挺慘的。

阻止薄熙來進入中共最高決策層

6月5日,新華網「新華聚焦」欄目薄熙來說:百姓若真心喊「共產黨萬歲」,說明我們盡責了。

同一天,有報紙刊登出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預測名單,說預測明年中共十八大產生的九人或七人政治局常委中,將從下列11人中產生:國家副主席習近平(58歲)、副總理李克強(56歲)、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62歲)、廣東省委書記汪洋(56歲)、副總理張德江(65歲)、副總理王岐山(63歲)、中央組織部長李源潮(61 歲)、國務委員戴秉國(70歲)和劉延東(66歲,女)、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剛(69歲)、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66歲)

這份名單中,戴秉國目前並非政治局委員,而且今年已經70歲了,已經過了提拔的年限,該退休了。而現任政治局委員、65歲的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和64歲的中宣部長劉雲山則榜上無名。

這份名單是誰透露給英國《金融時報》,再由明報轉內銷呢?胡辦和溫辦都出面澄清絕不是出自於他們那裏,上面名單中的人也紛紛表明「自己不需要這麼做」」。那麼誰最氣虛呢?就是薄熙來。而且他有前科。

薄熙來到底有沒有可能進入十八大呢?這要看大家做的好不好,當年曾慶紅在十七大時突然下臺,他本人都感到非常突然,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就是因為大家揭露的好,一個體無完膚、臭不可聞的人,中共留著他幹什麼,也就讓他一邊歇著去了。

現在看來,只要大家齊心努力,薄熙來就沒有機會進入中共最高決策層,就沒有辦法運用更大的權力去殘害更多的人。

「揭露」是薄熙來最怵的武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