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出獄 薄熙來失憶?(圖)
 
張海山
 
2011-6-12
 
【人民報消息】2009年6月初,薄熙來為了沽名釣譽,在重慶展開了聲勢浩大的 「打黑除惡」整治運動。作風強悍的北京律師李莊因熱血辯護得罪了薄熙來,遂遭到一連串匪夷所思的迫害。如今,公訴方決定撤回起訴,李莊即將獲釋,在中共十八大前夕,會對薄熙來的政治前景帶來什麼衝擊?

2011年6月12日,震驚全國的李莊案主角李莊本人就要刑滿出獄,外界公認有一個人會相當緊張,那就是當初把不知深淺、一腳踏進重慶攪局的京城律師李莊送進監獄的薄熙來。

李莊壞事 得罪薄熙來

為在十八大更上一層樓,薄熙來在重慶搞起「唱紅打黑」的準政治運動。2009年6月初,重慶展開了聲勢浩大的 「打黑除惡」專項整治運動。據悉,先後有200多個專案組、7,000餘人搞出一大堆貪腐和涉黑案件。海內外媒體廣泛報導了許多法律界人士指責重慶打黑「運動化」、「擴大化」,於是表面上要走的法律程序、在法庭上亮相以及律師的辯護都成為外界輿論監督的窗口。

龔剛模因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於2009年6月20日被重慶警方刑拘, 8月12日由檢察院批捕。此後,龔的妻子程琪在北京找到康達律師事務所。律所指派律師李莊具體負責這個案子,成為龔剛模在重慶涉黑案中的辯護人。

龔妻求助李莊也是慕名而來。不到50歲的李莊,是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法易網2007年全國百強律師排行榜第二。李莊從業多年,曾為十余名職務犯罪和暴力犯罪嫌疑人做無罪辯護,並使他們獲得無罪釋放,使近百名刑事案件被告得到從輕和減輕處罰。李莊也是康達律師所合夥人。康達在中國大陸排名前十,實力很強,其主任傅洋是已故中共元老彭真之子。李莊可謂既有後臺,又有實力,故作風強悍。

或許沒搞清當時的狀況,李莊接案後即前往重慶,於09年11月底和12初,在重慶江北區看守所三次會見當事人龔剛模。

據稱第一次見面,李莊就露出鋒芒,重慶方面並不允許律師會見當事人,為此,李莊與江北區看守所以及看守所通知前來的專案組警察發生激烈爭吵,雖然李莊最終見了當事人龔剛模,但見面不拜碼頭,卻據理力吵,李莊實際已和薄熙來結下了梁子。

習慣了見風使舵的龔剛模看到李莊這副來頭,以為見到救星,在會見過程中,便毫無保留的把自己遭到重慶警方令人髮指的刑訊逼供細節,包括吊銬的傷痕、在場警員名字、關押地點以及為其療傷的醫生等統統告訴了李莊。

掌握了證據的李莊以職業常理來看已經成功在望,膽氣更足,也做足了功課,並設法調取龔剛模口供等卷宗仔細核對,最後,以懷疑重慶警方刑訊逼供的挑戰者姿態,與重慶091專案組警員又發生激烈爭吵,包括與江北分局就「刑訊逼供」問題產生了矛盾。殊不知這第二吵在薄熙來眼裡已經是來砸場攪局了。

可以想見一旦「刑訊逼供」被李莊鬧大坐實,就等於葬送了薄熙來「專項打黑」的所有成果,等於徹底廢掉了薄熙來的官場仕途。此時的李莊已不知不覺成了薄大人眼中最大的黑勢力。打掉李莊成了重慶「打黑」還是「被打」的政治斗爭,同時也是警告律師界少管閑事的殺雞儆猴之舉。

李莊卻不知危機四伏,以為真理在握,準備大幹一場。龔剛模「涉黑」案本應於09年12月7日在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但該院開庭前與李莊進行充分「交流」之後,改變計劃延期開庭。摁住李莊,薄熙來取得寶貴的騰轉時間。

接下來,無論外界如何驚訝於種種戲劇性變化,但一切都以「重慶速度」在層層推進,李莊可謂在劫難逃。

當事人反咬律師 各界傻眼

12月10日凌晨5點10分,龔剛模突然檢舉自己的委託律師李莊,稱其「教唆」自己推翻此前所有供述並在法庭上大聲宣稱自己遭到了刑訊逼供。

當日,身在北京的李莊接到重慶一中院的電話,希望李莊能夠回到重慶來「好好談談」,李莊已經意識到這可能是重慶警方對其進行誘捕。李莊即在電話中答覆稱,康達律師事務所已經準備跟龔剛模親屬解除委託關係,不再擔任龔剛模的辯護人。

12月12日下午,李莊前往龔剛模妻子程琪在北京的醫院病房,準備與之解除龔剛模案的委託關係時,遭到早已在此等候的重慶警察異地抓捕。

12月12日晚至12月14日中午,李莊遭到重慶警方多個小時的審訊和長時間的變相虐待。隨後李莊以涉嫌偽造證據罪、妨害作證罪(刑訴法第306條)被重慶檢方提起訴訟。

12月14日,李莊被逮捕兩天後,北京某媒體接重慶公安方面通稿,刊發了長達5,000字的「黑律師」李莊如何「貪婪」、如何善於做「偽證」等文章;重慶某網站則一下湧現出幾十篇對李莊帶有人身攻擊的評論;而中央電視臺新聞1+1欄目邀請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何兵的質疑之聲,迅即淹沒在一片喧囂之中,何兵本人亦在網上遭遇大量文章攻擊。

李莊案第一季 薄熙來使計

12月30日,李莊案開庭。庭審旁聽證一證難求,在重慶江北區法院門口,聚集了近百家來自國內外的媒體,重慶方面安排了大量警力維持現場秩序。庭審持續到31日凌晨1點30分許,一天之內,連續16個小時的公開審理再一次刷新重慶審判歷史記錄。被告人李莊反覆向法庭、檢方重申的一個請求是,請檢察院提交由他本人偽造的「證據物標的」出來,「只要公訴人提交出哪怕是像煙頭大小的一個偽證」他都會立即認罪。法庭宣布李莊案將擇期宣判。

2010年1月8日,江北區法院對李莊案作出一審判決,李莊以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李莊不服,堅持自己無罪。前後不足一個月,李莊案以罕見的高效,走完了從立案到一審宣判的全過程,被律師界稱為「重慶速度」。

2月2日,李莊案二審開庭,正當外界期待一場控辯雙方的精彩而激烈的法庭辯護時,李莊卻在開庭10分鐘後突然認罪,表示「一審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我撤回上訴理由,我先前的上訴理由作廢。」儘管李莊仍堅持上訴,且當天庭審和辯論仍繼續進行了14個小時,但這一驚人逆轉令關注此案的媒體和法律界人士大惑不解。

2月9日,重慶市一中院二審宣判。李莊以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被改判有期徒刑一年半。李莊聽完宣判異常憤怒,搶過話筒大曝二審「自我認罪」是假的,直罵重慶當局違約不講誠信。場面一度失控。至此李莊進監服刑,從抓捕到送監,只用了短短2個月。這一階段被外界稱為李莊第一季。

李莊案後,當局趁熱打鐵,給律師界敲警鐘。2月26日,司法部下發《關於李莊違法違紀案件的通報》(司法通【2010】28號,下稱「通報」)。要求各地律師協會以李莊案為例,在律師隊伍中搞「警示教育」活動,「通報」中第二點甚至提出律師要「協助司法機關準確打擊犯罪」,引發律師界、學界的廣泛爭議。

4月8日,司法部發佈《律師事務所年度檢查考核辦法》以及修訂後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規定了不少對律所及律師的嚴厲管制手段。

4月底,在湖南長沙舉行的七屆全國律協第六次常務理事會上,《律師執業活動年度考核辦法(草案)》審議通過。該辦法對律師執業活動的嚴厲管制與司法部的《律師事務所年度檢查考核辦法》精神如出一轍。李莊案在律師界乃至司法界的消極影響在發酵,眾多業內律師認為,「現在對律師、尤其是刑辯律師的打壓變得越來越公開」。

李莊案第二季 薄熙來敗北

外界本以為故事到此結束,所有人都沒想到,李莊案還出了個第二季,重慶方面自演自導。結果畫蛇添足,搬起石頭狠砸了薄熙來的腳,但薄卻有苦說不出。

李莊案不僅要讓李消聲,還有個關鍵問題是關多久。按薄熙來的盤算,十八大前這種對其懷恨在心的人一定是不能放出來發聲的。重慶一審判決完全根據薄的意思,踩著點判了李莊兩年半。但問題是,李莊若不認罪,在公開場合審理,兩年半刑期很難站住腳。有報導說重慶市某部門的兩人曾先後到看守所找李莊談話,談話內容李莊始終守口如瓶,一再表示是秘密,絕對不能說。這二次談話被認為對李莊形成較大的壓力,導致李莊二審時撇開辯護人的無罪辯護當庭認罪。

李莊或許認為能躲過入監,判個緩期,但要知道薄熙來是絕不會放虎歸山的。形式上李莊已經做出配合,就只好減掉一年回報,改判為一年半。但事實上,薄熙來早已做好把李莊更久的留在監獄裡的下一步計劃。

2010年2月9日,李莊案第一季二審宣判。同一天,龔剛模的堂弟龔雲飛舉報李莊涉嫌合同詐騙,稱李莊利用他們不懂法律,先後以召開專家論證會、案件難度大等為由,於2009年12月3日,在五洲大酒店內與龔雲飛簽訂合同,騙取130萬元。

第二天,即2月10日,重慶市公安局指定江北區公安局管轄,該局即對李莊涉嫌合同詐騙罪立案偵查。同一天,重慶市第二看守所將李莊帶到南川監獄服刑,但李莊僅僅在監獄吃了一頓午飯,當天又被帶回看守所服刑。

2月11日,江北區公安局對李莊涉嫌「上海孟英案」妨害作證罪決定立案偵查。據悉,該案發生於2008年,當年6月李莊在上海為刑事被告人孟英辯護。孟英被控侵吞他人投資款,將其中50萬元劃入個人帳戶用以歸還借款,涉嫌挪用資金罪。這筆總計達100萬元的投資款原屬徐麗軍所有。重慶檢方指控,李莊為幫助孟英開脫罪責,以幫助徐麗軍索回投資款為名,引誘、教唆徐麗軍違背客觀事實,改變證言,將投資款說成徐對孟英的個人借款。

有報導指出,警方還曾把李莊助手馬曉軍作為取證對象。馬拒絕配合,直至李莊案第一季結束馬曉軍才恢復自由。警方的一切動作都在秘密進行。

就在李莊即將刑滿前夕,2011年3月28日,江北區公安局對李莊涉嫌合同詐騙,妨害作證罪,偵查終結,移送江北區檢察院。3月29日晚,重慶市政府新聞辦發佈了李莊被追究「遺漏罪行」的消息,稱李莊案宣判後,重慶司法機關接到多起舉報,要求追究李莊在代理刑事案件中的違法犯罪行為。

4月2日,江北區檢察院又將李莊起訴到江北區人民法院。檢方向法院提交的起訴書中,去掉了警方起訴意見書中指控的合同詐騙一項,只有妨害作證罪一項,且只涉及李莊在上海一案。這被外界稱為李莊案第二季。

4月19日上午江北區法院開庭審理,有部份不明身份人員在法院門口打出各種橫幅,要求「徹底鏟除黑心律師」。李莊的辯護人認為,重慶方面先以李莊在重慶涉嫌合同詐騙立案,然後以重罪吸收輕罪的方法來行使對李莊涉嫌妨害作證案(案發上海)的管轄。另外,違反超過1年的有期徒刑應當送到監獄服刑的規定,在李莊被送監服刑手續未完時即帶回看守所服刑,為警方的偵查提供「依據」和方便。22日庭審即發生戲劇性變化,公訴方稱辯護人當庭舉示的新證據與公訴方舉示的證據存在矛盾,證據存疑,公訴方決定撤回起訴。

薄熙來急撇清

第二季結局顯示薄熙來敗北,把李莊關到十八大以後的計劃未能得逞。薄為撇清關係,安排4月29日會見港澳媒介,首次主動回應李莊案,稱自己從未插手該案,薄重覆「實事求是,依法辦案」八個字,每說一字手敲桌面一下,甚至聲稱自己「記不起」李莊的名字,在他人的提醒下,他才假裝想起。薄堅稱李莊案「任人評論,成不了氣候」。港媒點明:薄在李莊案上遭到「一大打擊」,「人氣逆轉」。

李莊出來後,正值薄熙來仕途進退的關鍵時刻,有人斷言,若李莊能成為第二個姜維平,薄熙來將會受到巨大打擊。

姜維平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還曾在新華社工作過。1999年6月到9月,他用筆名在香港《前哨》雜誌發表揭露中共官員貪污腐敗的文章,指控薄熙來利用職權媚上壓下、貪腐及道德敗壞。後遭薄熙來迫害,2000年4月被逼離開文匯報,數月後被捕,2001年9月被判刑8年,後減為6年。2006年初提前一年出獄。

薄熙來曾在2002年3月9日一個記者會上,首次就海外報導他迫害姜維平一事予以否認,與其對李莊「失憶」如出一轍。但不到10天,姜維平妻李艷玲便受到拘押逼供。大連消息人士透露,薄認為李艷玲不斷為姜維平申訴把事件鬧大,並懷疑她與外國記者接觸,為封口消音,下令拘押李艷玲。直到2009年2月,加拿大簽發了部長特許簽證,姜得以來到加拿大與妻女團聚。之後,姜維平繼續大量撰文揭露薄熙來,薄的真實面目曝光天下。

李莊出來後的事態發展必然引發外界關注,但可以肯定,最寢食難安、時時算計李莊的只會是薄熙來。

(轉自新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