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更加疯狂 决战在所难免
 
——──利比亚革命给中国的启示
 
唐子
 
2011-3-4
 
【人民报消息】从2月15日到今日(28日),才13天,利比亚因为卡扎菲恋权和疯狂而引发革命军与政府军的激战和决战。独裁者卡扎菲也已众叛亲离,主要靠自己所在的部落和雇佣兵过着“没有明天”的日子。这带给我们中国若干启示。

利比亚革命军搜捕卡扎菲的启示

利比亚革命属于北非革命的一部分,由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成功引发,在卡扎菲独裁42年仍未完成国家建设之际,历史逻辑很显然:无论战火如何纷飞,利比亚反政府的革命军是一定会胜利,而且不会是持久战。据悉:示威者和倒戈将领组成的2千人的志愿军带着轻型武器和火箭弹等重型武器,25日已兵临首都的黎波里。革命军还透过电台进一步招募后备军,训练后将会被派遣远征首都,并且专责搜捕卡扎菲的特别小组已经成立。看大环境和具体战况,革命显然必胜。

卡扎菲的军队受过正规的训练,但由于军队倒戈和国际制裁,已没有足够的枪技,据说有枪的人也每人只发7发子弹。目前的战争是内战,政府方面的穆斯林士兵并不愿意杀害同胞。据英国《每日邮报》也报导,已有11名士兵因不愿枪口对人民而遭枪决。卡扎菲目前只靠其部落为主力的政府军和“伊斯兰泛非洲旅”雇佣兵坚守的黎波里,作困兽之斗。而革命军目前据说已控制了6个空军军事基地,倒戈军队有1万多人,现在军官正与部落酋长和志愿军协调准备决战。

卡扎菲独裁政权不肯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决战在所难免。看中国也如此。中国共产党问世91年,罪及工农商学兵之各阶层,没有新思维,必须决战清除。

中国共产党比卡扎菲更疯狂

1989年北京大学生在天安门集会绝食抗议,邓小平派坦克进入,把学生摧毁、清除。卡扎菲是中共在北非的好学生。2月22日,他曾经发表全国电视讲话,以北京武力镇压天安门学生运为例,说:“中国的统一……比少数示威者更重要。”以此表明他“屠宰”抗议者的行动是有必要的,坚决拒绝下台。卡扎菲以此为他作政治上的辩护,以维护利比亚国家统一的理由表达其恋权的疯话。

卡扎菲26日再度说了更为疯狂的话:如果利比亚人民不停止对他的示威抗议,他将“烧了整个利比亚”。这是在表示他坚持与反对派作战到底的决心。这种恐怖主义的恫吓透露卡扎菲为了权力将不顾一切。卡扎菲政权不是本•拉里和穆巴拉克的威权,是半极权政府,只不过缺少纳粹党、共产党的邪恶理论的指导。

据说为镇压利比亚民主革命卡扎菲下了“见了就杀”的命令。中国共产党1989年曾狂言:“杀20万人,保20年安定。”煽动工农暴乱几十年,背上屠杀学生几千人的政治原罪之后,又迫害法轮功12年致死成千上万的修炼人,如此中共有阶级斗争邪说指导,有全代会、政治局、中常委、中军委、总书记、书记处、中纪委、办公室、中组部、中宣部九头配合、严密操控,还将会说什么疯话:烧掉整个中国?杀光中国人?这是我们能够想到的,还有我们想不到的呢。

走出共工斗争部落酋邦

与中共决战在所难免,却又要不被其疯狂所吓倒,有必要透视利比亚如何走出卡扎菲半极权操控的阿拉伯大部落酋邦的历程。利比亚是一个20几个省的政治联合体,有4大主要部落,其中又细分14大部落,最后还可细分为约500个大大小小不同的部落。利比亚人民主要是部民,效忠各部族的酋长而非中央政府。利比亚文化主要为伊斯兰教文化,卡扎菲本人跟其卡达法部落民众一样是信仰安拉和穆罕默德的穆斯林,无力发动文化大革命,主要是利用军权实行专制统治。

由此可知,利比亚还是一个村社部落传统牢固的酋邦国,所以号称人民社会主义合(民)众国,卡扎菲的军事强权性质的半极权专制是原始部落组成国家的过渡时期。如果卡扎菲不恋权学中华民国台湾,适时转型实行民主,那就是利比亚的蒋经国。可叹卡扎菲不知政治进退之理,执意要跟世界大势对抗,结果招致革命。据悉,目前除了卡扎菲的卡达法部落,全国第一、第二的瓦法拉大部族、图阿雷格大部族都已公开支持反对阵营。东南部的塔布部族、朱维亚部落据说也可能参与反卡扎菲的军事革命行动。而据英国BBC广播公司报导,卡扎菲的统治体制主要是他本人、家人以及卡达法部落的精英政治,此外只有卡萨斯法、米格拉依2个小部族效忠卡扎菲。也就是说推翻卡扎菲政府,利比亚才能真正成为文明国家。

跟利比亚不同,中国部落激战时期在共工被颛琐战败怒撞不周山(天柱)之后就结束了,尧舜禹时代开创了道德文明。西周奠基的礼教国家,经过周公、孔孟、程朱,在周期性的“合与分”的“治乱”中延续三千年到清朝。中华共和国时代,通过历史安排的国共内战,中华民国在台湾孤岛以威权和民主两阶段延续中华礼教文明,并使国家制度与欧美同步;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在大陆以世界首屈一指的极权专制和畸形发展的科技工业,复活了传说中的共工部落酋邦国:“不周山下红旗乱”和“旌旗十万斩阎罗”。现在是走出这个斗争部落酋邦的时候了。

正邪之间激战 “三退”心灵起义

利比亚和中国大陆的最重要的不同是:利比亚是结束卡扎菲的军事强权,所以必须一场武装革命,是完成文明国家的创建。利比亚革命军由东部解放并西征,就是这样一个终结酋邦的历史进程。目前政府军和革命军已在首都爆发激战。

中国大陆显然也需要激战,而这场激战却并非军事战争,更不能局限北京。我说的是:走出共工斗争部落不是中国朝代的更替或国共第三次内战,而是大陆民众全体再次抉择:中共反宇宙、毁人类,通过其少先队(红小兵)、共青团(红卫兵)和共产党等乱党邪教组织魔变人心,强拉人入魔教,毁灭中国人,你要不要知道这个真相?要不要以“三退”声明的形式减弱中共的暗物质能量,为文明中国复活出力?质言之,我们的“三退”决裂声明实际上是跟中共决战和激战,是改邪归正的心灵起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