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借中共招魂
 
陳破空
 
2011-3-2
 
【人民報消息】“茉莉花革命”,由突尼斯而埃及而利比亞,一浪高過一浪。利比亞民眾抗爭,最為波瀾壯闊。迄今,已經歷三部曲:民眾和平請願;卡扎菲當局武力鎮壓;民眾轉為武裝起義。

與突尼斯和埃及的統治者相反,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不僅拒絕聽取民眾聲音,而且悍然派出坦克、軍機,屠殺利比亞民眾超過千人。卡扎菲為自己的屠殺行徑辯護,聲稱他是效法中共“六四”屠殺,“為了國家的統一”而消滅示威者。

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屠殺民眾,絕非為了“統一”。那時(1989年)的中國,根本不存在什麼統一問題。中國民眾的民主呼聲,明確針對專制積弊。卡扎菲自辯詞的意義,乃是再次將中共推上國際道德法庭的審判臺,證明中共是世界統治者中極度敗壞的樣板:一旦有獨裁者屠殺民眾,都可聲稱是效法中共。

值得玩味的是,聯合國安理會隨後通過決議,制裁卡扎菲及其家族。中共罕見地對此決議投了贊成票。中南海的心理,無外乎三種:如果不投贊成票,將陷入明顯被孤立與被審判(道德審判)的境地;反正卡扎菲也快倒臺了,中共也救不了他,不如來個落井下石,加入“墻倒眾人推”的行列;又正好撇清與卡扎菲的關係,不讓卡扎菲與北京扯上。

然而,中共與卡扎菲非同尋常的歷史關係,卻是無法撇清的,不僅有卡扎菲的自辯詞,更有大量歷史事實為證。

2007年4月,中共借武漢大學,舉辦了一場“卡扎菲思想學術研討會”,該校(中共)黨委副書記在致辭中,盛讚卡扎菲的“世界第三理論”,稱讚他是“著名的思想家”。研討會要題,包括:“卡扎菲的革命哲學與伊斯蘭社會主義”、“卡扎菲思想中關於集體主義時代的論述”、“卡扎菲的綠皮書及其世界第三理論”。

“社會主義”,“集體主義”,這些讓中國民眾耳熟能詳的名詞,恰恰就是卡扎菲政權與中共當局心意相通、惺惺相惜的要害。卡扎菲推行具有利比亞特色的“社會主義”,由“人民委員會”管理全國,自己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自稱“總書記”。這與中共的一黨專制在形式上也極其相似。

面對舉國反叛,卡扎菲自言自語:“日子過得好好的,為什麼造反?”他舉例說,在利比亞,人們可以低息貸款,住房也很便宜。感嘆:“實在不明白老百姓為什麼要造反。”彷彿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指稱老百姓“吃錯藥了”。由此可見,卡扎菲也像中共領導人一樣,迷信物質,迷信“金錢萬能”,以為只有“發展才是硬道理”。從未意識到,人,並非只是經濟動物。

事實上,“茉莉花革命”席卷之處,都並非窮國,舉凡突尼斯、埃及、利比亞,都堪稱北非富國。尤其利比亞,因其石油資源豐富,國家收入豐厚。該國人均生產總值高達13400美元。從1981年開始,人均收入就高達1.1萬美元。就國民生活而言,利比亞是非洲最富裕的國度。而不論其人均產值還是人均收入,都遠遠高於中國。

2003年,美國攻打伊拉克,推翻薩達姆獨裁政權。此舉,竟極大地震懾了比鄰的利比亞。卡扎菲突然宣布,主動放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不再研發核武器。

此後,美國及西方各國取消之前針對利比亞的經濟制裁。一時間,利比亞出現了與中國相似的場景:越來越多的外資湧入利比亞。一方面,利比亞經濟因此進一步蓬勃發展;另一方面,該國經濟命脈、尤其石油出口被權貴階層所壟斷,普通民眾受益有限,形成貧富分化、貧富懸殊。民眾日趨不滿,只是,畏於卡扎菲鐵腕統治,民眾敢怒不敢言。

直到這一回,“茉莉花革命”橫掃北非與中東,利比亞民眾才勇氣倍增,揭竿而起。事態發展到後期,卡扎菲也才表態願意修改憲法,做出政治改革與讓步,但為時已晚。由抗議民眾與倒戈軍人組成的革命武裝,已經解放大半個利比亞,正向首都進逼,要跟獨裁者“討說法”、“算總帳”。

曾受中共盛讚的“突尼斯模式”、“利比亞模式”,先後破產,等於中共“經濟決定論”的破產。中南海對世界形勢的誤判率,達到百分之百。與其說是“眼力差”,不如說是觀念舊。以其陳腐的、反動的意識形態,對抗一日千里的世界潮流,到底能夠撐多久?

席卷伊斯蘭國家的民主潮,再次證明:民主與自由,是跨越種族、宗教與文化的普世價值,生而為人者,都將執著追求,不會例外。專制與獨裁,只會維持表面的、有時限的穩定,而無法帶來內在的、持久的穩定。內亂與崩潰,只是時間問題,中國也不會例外。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