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动乱!中东争人权吓瘫中共
 
戚思
 
2011-2-10
 
【人民报消息】西亚、北非人民反独裁专制让中共惊恐。这不叫「动乱」也不叫「骚乱」,这叫争取人活着的基本权力。

「动乱」和「骚乱」是独裁、专制者所起出的侮辱被迫害者的名词,是用来吓唬那些西方国家的既得利益者的。一头牛一只鸡被杀时还要本能的挣蹦挣蹦,更何况是人。

有一个网上流传的带泪小笑话非常形象的说明了现今世界的《特色民主》:厨师把鸡鸭鱼牛羊猪召集起来,热情的说:「今天我们充分发扬民主,你们说说喜欢怎样被人吃掉?」众皆不语。只有牛小心翼翼欲言又止。厨师诚恳道:「说吧,不要拘束,发扬民主就是要畅所欲言!」于是,受到鼓励的牛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其实,我们不想被人吃掉!」厨师笑着说:「你看你,一开口就跑题了……」

一个炸药捻子

独裁者本-阿里统治突尼斯已经26年了,怎么会因为一个年轻小贩自焚就慌张到携全家出逃呢?这只能说明本-阿里心知肚明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突尼斯的那个26岁男青年布瓦吉吉,父亲早亡,为了担当起养家的重担,在街头摆起了蔬菜、水果摊。但是由于没有营业执照,他的货物六次被城管部门没收。去年12月17日,为了抗议城管粗暴执法,他点火自焚,后因伤势过重于今年1月4日死亡。这个以死抗争独裁统治的事件,终于让所有被迫害的人民勇敢走上街头,争取人活着应有的基本权力。

其实,被迫自焚的小贩布瓦吉吉的死只不过是一个炸药捻子,独裁者的累累罪恶才是导致黑暗政权崩塌的炸药。

人民诉求明确──独裁者必须下台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争取人权、抗议独裁统治的浪潮席卷了从突尼斯到埃及、阿尔及利亚、也门和约旦等西亚、北非国家,骨牌效应非常巨大。

让中共全面封锁网络的原因是,这些国家的人民诉求非常明确,就是要独裁者下台,不下台决不罢休。埃及就是一个进行中的例子。

埃及独裁者穆巴拉克是中共30年的盟友,面对下台呼声,中共教唆穆巴拉克耍尽各种花招儿,先是镇压;再是打开监狱放出犯人,让他们去社会上打砸枪;同时30年来第一次任命自己人当副总统,但决不给他权力,还是自己说了算;缓兵之计,说要到9月份大选时才体面下台;穆巴拉克戳美国软肋,说是怕「穆斯林兄弟会」会趁机掌权;独裁者签署命令成立宪法委员会,并「负责监督」修宪以及必要的修法工作;提高600万政府雇员的工资,……。总之,在中国使出的伎俩,中共毫无保留的在埃及实践。

中共教唆穆巴拉克用拖延和收买的战术,使埃及解放广场上的埃及人分裂瓦解,人数越来越少,直到不足以威胁埃及现政权。

难道埃及人民还要在穆巴拉克的独裁统治下,按照穆巴拉克的意愿继续生活下去吗?只要独裁的镜子一拳击碎,用什么样的万能胶都无济于事,一切都不会再回到从前。

美国以及西方民主国家希望穆巴拉克心甘情愿的把政权「平稳过渡」给民主政府,说轻了这是天真幼稚,说到底就是放不下切身的利益。历史上哪个独裁者是把政权平稳过渡出去的?没有啊,从有独裁者那天开始,至今尚未诞生一位让位独裁者。

看到穆巴拉克近日的一连串花活,让人不禁困惑: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想的倒美。

一滴泪撼动千万人心

2月7日深夜才获释的Google中东地区行销主管戈宁,在一月27日的开罗参加抗议活动时被捕,遭拘押12天之久。30岁的戈宁在脸书设立了名为「我们都是萨伊德」的专页,以纪念去年6月遭警方由咖啡馆拖走并被活活打死的埃及男子萨伊德。 这个脸书网页对1月25日爆发的要求埃及独裁者立即下台的人权运动至关重要。

戈宁获释后随即接受埃及电视台专访,他为过去2周死于抗争的3百余人潸然泪下,他说:「我们热爱埃及……我们有权力!」「我要告诉痛失爱子的每位父母亲,我很抱歉。这不是我们的错,我发誓,这不是我们的错,错的是掌权不放的人!」这段画面让许许多多的人动容、感动不已。

戈宁的眼泪触动千万人心,也扭转了穆巴拉克支持者的态度,在他受访2小时后,7万人加入脸书(Facebook)网页支持戈宁。

人们说,戈宁从心底流出的眼泪和穆巴拉克的麻木不仁刚好形成强烈的对比。穆巴拉克上周对全国发表演说时,完全不提因为自己的镇压而罹难的民众。

戈宁就像布瓦吉吉一样,成为埃及版的炸药捻子,使要求穆巴拉克立即下台的声势达到前所未有的浩大。

中共刚刚喘口气儿,这一吓,魂儿就已经丢掉了一半。△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