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工”小调!汪洋给薄三儿一榔头(多图)
 
鲍光
 
2011-11-24
 

薄熙来这咬烂模特乳头的嘴,说出的话能是啥味儿?!


薄熙来在接受采访时,是不会唱「临时工」小调儿的!

【人民报消息】11月23日(09:46:32)新华网转载南方日报署名洪丹的文章,开门见山的讥讽薄三儿《原来惹事的不光是「临时工」》。为了让各位读者看的明白,文章下面还把中新网前一天的新闻《重庆3名城管办公室聚众吸毒被处理:两临时工被辞》给「延展阅读」了。咱们先看看这个「延展阅读」。

中新网报道是这么写的:记者21日从重庆秀山县市政园林管理局和当地警方证实,该县3名城管在办公室内聚众吸毒被抓,目前1名正式工被处分,其余2名临时工被辞退。该聚众吸毒事件发生于11月18日晚,之后被网友在重庆某论坛上曝出。重庆秀山县警方称,民警18日晚接到举报后,就将4名聚众吸毒人员抓获,其中3人是该县城管人员,1人是社会人员。重庆秀山县市政园林管理局21日向记者证实,目前该局已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相关规定,对参与此事的正式职工张某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按相关程序报批;其余2名临时聘用人员被辞退。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是这样。汪洋治下的南方日报根据此新闻对「唱红」唱到吐血的薄熙来进行了诚恳的评论。

文章说:网友「马马哥」日前在重庆当地论坛发帖爆料,因知情者告发,警察「奇袭」秀山城管大队,抓获四名吸毒人员。事后,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市政园林局及秀山警方分别证实确有此事,参与吸毒的三名城管人员,目前一名正式职工被处分,两名临时聘用人员被辞退。

文章还说:这可能是近年来公共事件中首次见到「正式职工」的身影,因为惹事的总是「临时工」,自然受罚的也是「临时工」。久而久之,「临时工」成为了高危职业,人们说,在中国,「临时工」是一个神奇的职业,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它。四川达州「文明检查团」在娱乐会所消遣时不满三陪小姐服务,砸烂包房茶几的是「临时工」,「给俺擦鞋」照片中那只从警车伸出的脚的主人是「临时工」,云南民族大学「卡诱」女生陪酒的当事男子也是「临时工」,放言「收费1万不是大事」的湖南省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还是「临时工」。再往前数数,江西修水发飙打人的女民警是「临时工」,温州红十字会善款遗失是「临时工」出纳干的,连「中华脊梁」评选活动的文件都是「临时工」伪造并发出的。让人感叹,这真是功能强大的临时工啊!临时工就这样怀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逆来顺受,默默地扛起了各种质疑与指责。

说了一车话,最后归结到一句上,您听听这句话的味儿:此次重庆终于承认一同犯错的还有「正式工」,才让人恍然大悟,原来惹事的不光是「临时工」。

薄熙来历来是不承担风险,自他当政以来,重庆各种天灾人祸不断,把这四年的重庆新闻找出来查一查,重庆本地报导灾害的有几条?忠实报导的一条都没有。给薄熙来屁股蛋儿上涂脂抹粉的有多少条?数不胜数。再查查天灾人祸时,薄熙来亲赴现场有几次?四年中一次没有。那么再查查本人不露面情况下,薄书记躺在温柔乡里下过几次救灾指示?躺在温柔乡里哪儿还有精力管屁民们房倒屋塌噢!

文章批评说:现在一些政府部门或事业单位只要出事就声称是临时工干的,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共识,辞退临时工成了模式化的危机公关手段。责任之所以要由「小鱼小虾」来承担,显然是「弃卒保车」。出了事,总要给公众一个交代,但结果是,好像一旦出差错的是临时工,那么自己的责任就会烟消云散,好像一旦与临时工划清界限,就啥事儿都没发生过一般。有权必有责,权责一致,这是现代行政的基本特征。但「临时工」忙于出席各种「错」,不仅助长了相关单位的懒惰作风和侥幸心理,更让很多真正的责任人免于责任追究和法律制裁。

重庆负责一切治安的不是人称「二魔头」的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吗?2008年6月王立军就被薄熙来连升三级,调来重庆往死里整自己玩儿不转的地方干部。现在三年半过去了,呵,王立军「打黑」的辉煌战果是执法大队的「先进份子」中共党员在办公室聚众吸毒。

文章接着说:于高高在上的权力而言,把责任推给一个临时工,辞退一个临时工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问题是,「一辞了之」就能淡化相关部门的责任和问题?重庆在这种「临时工」涌现的大环境下,承认正式工也犯错自然是不容易的。

这是表扬吧?但文章话锋一转说:但是,假设不论是谁惹了祸,出了问题,不但要严肃地处理直接责任者,令其付出沉重的代价或成本。而且这个单位的直接领导,尤其是一把手,一律承担领导责任,连带处理。这个时候再看看,「临时工」是否还依旧是个高危职业?

11月18日晚10点多,重庆秀山城管执法大队的「先进份子」中共党员张洪波(化名)召集其他两位城管和一个外面的哥们儿在「执法大队办公室」里聚众吸毒,被知情人告发,竟然只给了党内警告处分。也就是说,执法大队没有给张某任何行政处分!

难道这几个人比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和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等人还牛吗?

薄熙来到重庆后计划把他的几个前任,尤其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和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绳之以法」。因为贺国强手里有薄熙来从政以来各个方面的罪证,而对汪洋,薄熙来纯粹是红眼病所致。

这几位前任再揪,也是「历史问题」,而薄熙来是「现行」。薄书记治理重庆四年之久,漂亮话说出几大车,到拼十八大当总书记时,反倒有优秀共产党员在城管执法大队的办公室里聚众吸毒,被揭发后,居然没给行政处分。而且只有一位吸毒者用了假名,另外的两位不敢给出名字,以「临时工」代之,那位请来一起吸毒的「社会闲散人员」竟然啥事没有,提都不再提。他是谁啊,薄熙来他姘头的老爹?那人不是在薄书记管辖区内吸毒吗?! 这让人不能不对薄熙来四年来的「打黑」真实内幕产生置疑。


二魔王王立军正准备把公安局副局长
彭长健(左)弄进去。
薄熙来上任后,把不尿他的公安局副局长文强给处死了,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最可笑的是王立军给文强一个罪名:包庇弟妹包养奸夫(听清楚了,不是妹妹,是亲弟弟的老婆)。并向全国公告她包养了16个奸夫。全国媒体哗然,问「文强和他弟弟有血海深仇啊?!」要那个奸夫名单,最后薄熙来下不了台,只好让蠢蛋王立军把文强弟弟头上的16顶绿帽子,摘下15顶,留下的那最后一顶也不知是真还是用来下台阶。

汪洋治下的南方日报在文章最后,给了薄三儿一榔头,也给读者留下了十八大前的想像空间,这段结尾说:想起一个经典的笑话,领导和秘书同乘一电梯,领导不小心放了个屁,为掩饰尴尬,领导将过错丢给了秘书,秘书却矢口否认。不久秘书被辞退,理由很简单──屁大点事都不能扛。「临时工」这个神奇的职位当然也能扛些屁大的事,如果国家治理也算屁事的话。

(人民报首发)


11月23日南方日报挖苦薄熙来的文章网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