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限娱令”的用意何在?
 
夏小强
 
2011-10-28
 
【人民报消息】据媒体报导,10月25日,中国大陆广电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提出从2012年1月1日起,34个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要提高新闻类节目播出量,同时对部份类型节目播出实施调控,而央视不在限制之列。虽然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称这不是“限娱令”,但各地电视台的黄金时段娱乐节目的“黄金时代”宣告终结。

作为应对措施,网络传出消息,各省市电视台纷纷采取措施:湖南台保“大本营”、“天天”,弃所有娱乐节目和选秀;江苏台保“非诚”,停“老公”;浙江台保“梦想秀”、“记歌词”,其它改造后移到十点后;东方台保“达人秀”、“百里挑一”;深圳台保“年代秀”;山东台保本周新开播的“歌声传奇”;贵州台保本周新开播的“非常完美”等。

娱乐是人类追求快乐、缓解生存压力的一种天性和方式。在美国,文化产业对经济的作用可与军事工业相比,约占美国总出口额的13%。同时,对娱乐的强调被认为是对“美好生活”追求的体现。在中国大陆一向以“讲政治”为优先,当局现在为何对似乎无关其政权稳定的娱乐节目动手,下达“限娱令”,其用意何在?

首先,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就此提问时的一些内容,从一个角度上回答了这个问题:“……同种类型节目尤其是娱乐性较强的节目过多影响了广大观众的收视选择空间。”这句话和《新唐人》评论员赵培的观点不谋而合:“中共颁发‘限娱令’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各个卫视台在拼收视率的带动下,引进港台娱乐、综艺节目的做法,拓广了国人的兴趣。没人搭理中共的‘主旋律’,让某些党内大佬很妒嫉。在广电总局的‘限娱令’里不光是娱乐节目,曝光社会阴暗面的也在其中。”

其次,中共视宣传灌输为自己的生命线,几十年来发展出系统的理论、繁复的制度、精致的技术和大量的“人才”,再辅以周期性的政治运动强化。其中利用电影、电视、戏剧、歌舞、曲艺等多种文艺形式,是其多种宣传灌输手段中的一种。

电视作为一种传播方式,形象、直观、承载的信息量大、具有强烈的现场感,对观众的影响极为深刻。1979年以后,中国电视业开始快速发展。中共紧紧抓住这一媒体,灌输党文化的技术随着电视技术的进步而一路水涨船高。

大部份广播电视节目都以不同方式承载着党文化的内容。以电视为例,1978年1月1日开播的《新闻联播》是中共造假宣传的最重要阵地。半小时长的节目几十年如一日的遵循如下模式:前二十五分钟的节目无例外地是隆重召开、亲切会见、深刻领会、贯彻实施、光辉历程、伟大成就;有人说只有后五分钟的国际新闻可看,其实这五分钟也是经过剪裁、歪曲,有意误导观众的。

第三,中共通过中宣部掌控全中国的舆论导向,贯彻传达“党”的意志,通过国家宣传机器,对民众进行反覆洗脑宣传,把全民思想统一到中共中央的意图上来。中国的两千多家报纸、近万种期刊、上千家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几十万个网站,均由中宣部和各级宣传部负责管理。

“限娱令”只是近期当局一系列控制舆论加强言论管制的动作之一。近日,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了“文化改革”;另据官方媒体称:中央提出改进网络文化建设,加强网上舆论引导等,这也是释放出要严控网络言论的信号。

以上种种,表明了广电总局下达“限娱令”的真实用意:中共政权越来越不稳定,只有通过加强言论控制和加强给民众洗脑来维持统治。

有人常常把晚清灭亡前的景象和现时的中共相比,其实,晚清的整个报业环境相当宽松,如《申报》曾对光绪的病情跟踪报导近半年,未受干涉。秋瑾被害后,上海几乎所有报纸都表示哀悼,《申报》有关秋瑾的报导达三万多字。有资料记载,“光绪末叶,出报既不报知官厅,其言论之自由,可谓有闻必录。对于政治之得失,内外大员之善恶,皆可尽情指责。”

这样看来,现时中国的言论环境比晚清灭亡前严酷何止百倍,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个专制政权的覆灭还会远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