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成臭皮膏药 李长春臭谁贴谁(多图)
 
门礼瞰
 
2011-10-20
 

江为啥出这个?恐慌!

【人民报消息】官场都知道,现在,谁都怕沾着「江泽民」这几个字,谁和它连上,谁就臭。所以「江泽民」现在成了李长春他们整人的臭膏药,要臭谁就往谁身上贴。最近,连被江塞进政治局常委会的中纪委书记贺国强都被贴上一剂。

贺国强认为是常委会那几个人太孤立了造成的。他透露自己并没有得罪谁,只不过走的不近罢了。他说自己没公事不往来。尽量低调,尽量保持中立态度,也尽量不去得罪他们,「得罪不起啊,花钱造两条消息,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前几天李长春故意让媒体散布说江泽民替贺国强说话,让他进十八大。1943年10月出生的贺国强虽然只做了一届政治局常委,但连任的年龄超过了,他说,「十八大我肯定退休啦,还这么整我干什么?!」

为何要秘密逮捕吕加平

2010年,吕加平被江系人马秘密逮捕,直到现在还是被秘密监禁。为何要秘密?

既然江泽民在今年10月9日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大会上还夹在胡锦涛与吴邦国中间,成为中共国的特二号人物,为何逮捕公开发表文章揭露江泽民「二奸二假」的吕加平却要黑箱作业?因为吕加平说的都是事实。

江泽民的「二奸二假」是什么?

吕加平在公开信中写道:第一奸,是江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是,他还是一个效力于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和向俄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的苏俄奸细。第一假,他是一个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他又是一个冒充中共所谓「烈士」江上青养子的假「烈士」子弟。

吕加平在公开信中写道,江是一个「特大政治骗子、可怕内奸」,具有「极其高超狡滑的政治诈骗术和阴险弄权术」,「这是一桩跨世纪的特大奸假政治诈骗案,甚至可以说这是古今中外各个国家从未有过的政治权力超级诈骗案:一对投降异族敌国的父子汉奸、民族败类,其子竟然能够冒充诈骗打入敌对者内部高层,甚至爬到了最高权位……并且直到现在仍还在恬不知耻地以第二号人物身份频频出场……」

高层以及社会各界是怎么反应的?

吕加平透露,深知江底细的老将军张爱萍生前「对江的欺骗愚弄极为气愤,也对自己上当受骗而不慎失言助江假冒伪装深感后悔,虽然这时他要想对自己的失误加以纠正已无能为力、为时已晚,但据说这位名震中外的老将军以后在看电视时凡是电视屏幕上出现江的镜头时他就觉得非常恶心而转台另看,或关掉电视干脆不看,并骂江是不要脸的无耻骗子、卑鄙小人。」


现在北京大街上已出现横幅标语:
打倒江泽民!
「一揭露出来,很多人拍手称快。北京大学在传,很多大学都在呼应,传播一个多月来,我不仅没被报复打击,而且大家都在支持我,包括当权者,还有体制内的官员,国安等,都支持我,因为我说出了人民长期要说出来的心里话,我是在尽一个中国公民应尽的义务。」「2009年12月,有个朋友从北京回来说,在北京的街头看到大横幅标语,上面写着『打倒江泽民』,全国老百姓对它都是恨的咬牙切齿的。」

吕加平还表示,「我说的都是真话,分析得也透彻,人们一看就知道,江泽民假的一塌糊涂,体制内外的人都知道。所以人们都支持我的公开信,都在传,这说明江已经民心丧尽,人们都在骂它,都要看到它受到应有的惩罚。」「能够为百姓做点事情,让人们知道真相,我就没有遗憾了。我公开揭露,他们不敢动手,现在国内形势大不同了,大家都敢说敢做,中国百姓100%的痛骂江泽民。随着真相被揭示出来,人们的胆气越来越壮了,大家都支持我。」

吕加平说,「几年前我就开始研究江的历史,因为那时就发现他行为非常反常,一看就是很有问题。我陆续了看了一些资料后,开始整理。仅仅如此,就被当局监控了,因此更激发了我对这个问题的兴趣。后来获得一些更加详细、全面的资料,尤其是江泽慧不打自招地暴露了很多东西。」

他说,「中国老百姓都希望知道真相,不想当愚民。这个事情应该让老百姓知道。这个人完全把民众玩弄于股掌之中,弄了一系列骗术,中国为啥那么多坏人坏事,假骗赌黄那么厉害,都跟江泽民有关,它不是人,是个魔鬼,是中国社会的毒源,毒根。」

吕加平说的很重要一点是:「只要人们都知道江的面目,把它的画皮撕开,戳穿它的骗局,大家都开始调查它,把它的奸假贪腐黑盖子揭开,它就彻底完蛋了,它的体系整个就崩溃了。」

现在江的体系已经整个崩溃了。所以李长春拿江当人肉炸弹,要想在舆论上杀死谁,就把江往谁身上贴。

江「二奸二假」早有人证物证


吕加平坐家里,就有人送江罪证!

吕加平写出「二奸二假」后,有上海老干部胡锁明主动联系他,指出他写的证据不足,并说手中有证据,让吕加平尽快同他取得联系。

吕加平欣喜的说:「现在关于江的假中共地下党员问题又有知情而正义的老同志揭露出了更加确凿详实、更有说服力的新证据。」

当年最知道内情真相的三位老人,中共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上海地下党市委成员、上海交大地下党负责人,看完吕加平写的「二奸二假」后,聚头核实江的假中共地下党员问题。这些人得多大年岁了!居然一个不少,都在。

吕加平收到胡锁明的信后,即于当晚给他打了电话,胡老在电话中比较详细的介绍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江是假中共地下党员的一些情况。

胡老说,江是在1946年随南京伪中央大学合并到上海交大时转学来沪的,在上海交大中共地下党员组织活动时他从来没有见过江参加的身影。要想进一步核实,有三个人特别重要,一个是在抗战时期和抗战胜利后担任是中共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的陈修良(女);一个是从陈修良手中接收转移到上海的南京地下党员的上海地下党市委的贺崇寅,而贺又是胡在中学入党的介绍人;第三位是上海交大地下党负责人吴增亮,也就是胡在上海交大时的直接上级。

胡与这三位同志在中共建政前就认识,尤其与贺和吴的关系更是熟悉和密切,只是因为 中共建政后胡调到解放军总参三部工作,因情报工作性质的原因,所以在这三十多年间他与他们很少联系,直到胡离休回到上海后才又与他们重新来往。

江的假地下党员身份当上总书记后曝光

陈修良说,江在南京上伪中央大学时并没有加入中共南京地下党,她负责的党组织中没有江这个地下党员;贺崇寅说,他接收的南京来沪地下党员中,没有江这个中共南京地下党员;吴增亮也否认他的上海交大地下党组织中有江这个地下党员。

对于这个历史背景情况,胡老在电话向吕加平作了进一步的具体介绍,他说,抗战胜利,南京光复后,在国民党追查下,一些在日伪部门、学校工作和学习的中共南京地下党党员处境困难,又因为南京伪中央大学要迁到上海与上海交大合并,因此他们纷纷转移到上海或躲避,或迁移。于是时任中共南京地下党市委委书记的陈修良和市委领导们与上海地下党市委联系协商,并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决定将这些人的党组织关系正式从南京转到上海地下党市委,由中共上海市市委接管领导,这里面就包括曾在原南京伪中央大学工作和学习而来沪的中共地下党员们,但这次南京一些地下党由宁移沪工作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及时办理,一直拖到1947年时陈修良才将他们的党员组织关系转交到中共上海市委手中,上海市委负责接收的就是胡老当年的入党介绍人贺崇寅。

而在这些被移交给上海地下党的人员名单中,陈修良回忆说,江在南京伪中央大学时不是地下党员,所以在向上海市委的移交名单中没有江的名字,她也不可能把一个不是地下党员的人移交给中共上海市委。

贺崇寅回忆说,他在1947年接手这些从南京转来的中共党员中没有江这个人,所以他也不可能将江作为南京地下党员交给上海交大地下党负责人吴增亮。

而吴增亮更是表示,他的上海交大地下党组织中没有江这个党员,而江也从未向他要求过入党,因此吴没有在交大吸收过江入党,也无从谈起「从贺崇寅手中接收过江的组织关系」。

因为江泽民是不是中共地下党员这件事与他们都有着直接的关系且又事关重大,于是后来吴、贺、陈三个当年的当事人,为这个问题专门聚到一起碰面核对,并得出了共同的结论:1946年,江不论在南京伪中央大学还是在上海交大,都不是中共地下党员,而且一直到上海被中共占领时,江都没有加入过中共地下党,他们把这个结果告诉了胡,这才使胡最终确认江的确不是中共地下党员。

江谎称当年的非党员介绍自己入党

江为了证明他是一个真的中共地下党员,就到处宣传说他是1946年从南京转学上海交大后在交大入的党,其入党介绍人是也在南京伪中央大学读书的中共地下党员王嘉猷,和当年上海地下党市委的贺崇寅。

对此,胡老又揭露说,其实王嘉猷在南京伪中央大学时他自己的入党手续并没有办好,还不能算是正式的中共党员。随南京伪中央大学和上海交大合并时,王也转学来到上海交大,但由于他此时还不是一个中共正式党员,所以陈修良并没有把他的不健全的党组织关系转交给贺崇寅。因此王嘉猷没有资格也没有可能给江当入党介绍人。

胡老说,当时上海市委和交大地下党把王和与王相似情况的人称为「袋袋户口」,意思是指把手续不全的党组织关系放在口袋里而没有得到上海市委和交大地下党认可的「半户口户」。而江,则是「没有户口」的非中共党员。

江在当上总书记后,为了证明自已确是1946年就已加入了中共地下党,不仅把当时还不是中共正式党员的王嘉猷说成他在上海交大的入党介绍人,而且还无中生有的捏造贺崇寅也是他在上海交大的入党介绍人(需二人介绍方可入党)。

三证人避迫害与江断交

贺崇寅得知后,对江的这种无耻做法大感吃惊和气愤,并力加驳斥。但因为这时江已是党政军三权在握,贺担心江为掩其假地下党员的事实真相而对他们这些知情者报复、谋害、杀人灭口,所以不敢从正面加以批驳辟谣,只好写文章委婉表示他没有介绍过江入党。而且虽然他和陈、吴三人都认识江,在江上台前还与其有一定的来往,但从这时起他们三人为了躲避迫害,就不再与江往来了。

胡老对吕加平说,因为吴增亮是当时上海交大地下党的负责人,对江是不是从南京转来的地下党员或者江有没有在上海交大通过他的同意入的党,他最清楚,也最有发言权。胡老说,现在吴好象还健在,不过已经有许久没有和他联系了,于是胡老就把吴的地址、电话告诉了吕加平,要他去联系询问,但打了多次却始终无人接听。

周永康封不住口

自1989年六四屠杀最大的受益者江泽民上台以后,胡锁明老人从贺、吴、陈三人处得知江不是中共地下党员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非党员、冒充的假党员后,感到极度的震惊和担忧。于是义不容辞、挥之不去的责任感,让胡老一直想揭露江这个假中共地下党员的历史和骗术,但由于条件所限,并考虑因此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反而会带来适得其反的结果,而迟迟没有行动。

当胡老读到吕加平公布揭江「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的材料,而且安然无恙时,感到揭发江泽民造假的时机成熟了,于是马上要与吕加平取得联系,想尽快告诉他江的假地下党员的具体事实。希望能够立刻把这些他所知道的事实真相向胡总书记和有关部门报告,并公布于众,让人人都知道这个事实真相,以引起中央和有关部门以及全国民众更大的重视并立即着手对江进行调查。必要时他愿意出面作证。

吕加平受到很大鼓舞,为方便更多的知情人提供江泽民的罪行材料,吕加平还留下家庭通讯地址,电话和电子邮箱。

这让江和亲信非常恐慌,怕再调查下去,就不是一个假党员的问题,若把江当苏联克格勃远东间谍和当汉奸的事情都翻出来,那问题就大了。他们的仕途也全玩完。

于是,周永康派人把吕加平夫妇秘密拘捕起来,直到如今也没有任何消息。

江系恐慌


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年7月6日江挂了之后,从全国的鞭炮齐鸣来看,江死和江还有口气儿都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在人们心目中江早就该死。10月9日江露面还站在胡锦涛后面,随后李长春控制的南韩「朝鲜日报」发消息说,「十八届政治局常委将由下届最高领导人、副主席习近平主持组建。习近平首先将与胡锦涛协商后提出方案,然后听取前主席江泽民的意见。」

这种臭皮膏药太业余,翻翻中共历史,除了毛泽东之外,什么时候是这么组建政治局常委会的?让「朝鲜日报」拉稀都不知道告诉它先脱裤子。△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