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宴爆“上甘嶺”門 國際嘩然 郎朗慌了
 
2011-1-26
 
【人民報消息】1月19日,在美國總統奧巴馬招待胡錦濤的國宴上,中共御用鋼琴家郎朗彈奏了中共反美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我的祖國》,這件事被稱為“辱美事件”,引起輿論一片嘩然,目前正在繼續發酵,引起各方持續關注。

郎朗在最高等級的宴會上,以一個知名音樂家的身份,選擇彈奏中共的“紅色歌曲”,而且是一首中共掩蓋參加韓戰的真實目的、以及在韓戰中中國軍人慘痛損失的欺騙中國民眾的洗腦歌,引起國際媒體和各界人士的關注,美國主流媒體的報導和互聯網的傳播激起一些美國民眾和越來越多大陸民眾對中共的反感和譴責。

1月24日(週一),郎朗在接受美國國家廣播電臺(NPR)採訪時聲稱自己對這首曲子的背景一無所知,他以前演過很多次此曲,就是覺得很有藝術美,他還稱自己從來不知道《上甘嶺》這個電影。

幾位中國問題專家今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件由中共事先預謀、郎朗執行的事件,引起的國際反響令中共始料未及,目前中共緘默不敢出面,繼續利用郎朗站臺。

專家表示,這件事是中共違反普世價值、損害中國和中國人形象、辱沒中國傳統文明的又一例證,不僅令美國人反感,更令中國人蒙受恥辱。中共當年在韓戰中無端葬送了百萬中國同胞的生命,現在又在國際上企圖用這個血腥的洗腦曲子換一個阿Q式的自慰,這對100萬中國同胞的生命是極度的蔑視,是在真正地侮辱中國人。

專家還指出,事件的結果只會讓中國人、美國人、西方世界的各界人士,更深入的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歪曲歷史事實的卑劣行徑,會有更多的人站在正義的一邊,共同唾棄中共,因此這件事實際上是解體中共進程中的一枚炮彈。中共現在做什麼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它做的一切醜事、惡事,都只會引火燒身,成為促進中共自滅的砝碼。

中共不敢出面 利用郎朗繼續站臺

一年多前從大陸來美的前中共瀋陽市委宣傳部聯絡部長張凱臣表示,從郎朗虛假而虛弱、底氣不足的回應中,可以看出中共的心虛恐懼、不堪一擊。

他說:“現在的國際反響很大,不僅美國人、海外華人反彈,而且連中國的老百姓都開始罵這件事做的很不地道,同時所謂的‘抗美援朝’的真相也不斷被揭示出來,這些都是中共這個邪惡而愚蠢的政權始料未及的。”

張凱臣表示:“這件事根本不可能是郎朗自己能決定的,一定是中共事先策劃、指使,現在出了大事,中共不僅不站出來承擔,而且在繼續利用郎朗站臺,說著可笑、可憐而幼稚的違心話,成為被中共操控而自己受害的又一起悲劇。郎朗如果因此事遭到西方世界的冷待,自毀前程,那也只能自己受害,中共是決不會出面的。從郎朗的回應可以看出他的害怕,畢竟他的主要藝術舞臺是在西方世界,他也應該喜歡西方的自由民主。”

他說:“郎朗得到西方自由社會中生活和工作的種種好處,卻與迫害自己民眾的中共政權站在一起,而且是在美國的白宮,這是非常可恥的行為。”

“現在這件事的後效應就像滾雪球一樣,中共無法收拾,下不了臺,就只能利用郎朗這個棋子收拾殘局,它們從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惜犧牲人民和走卒的生命。在兩國戰爭中,美國等國家都會力保、交換間諜、俘虜,但是中共不會這麼做,它根本無視人民的生命。中共策劃這件事是出於它邪惡的本質,它就是喜歡搞這種陰謀詭計、耍流氓手段。”

胡平:中共事先蓄意而為 事後無法解釋

著名學者、時事評論家胡平指出,郎朗不可能對這首曲子的背景“一無所知”,很顯然這不是真話。郎朗自己也說,曾多次彈奏這個曲子,作為一個世界級的中國藝術家,怎麼會不知道背景?

胡平分析說,郎朗的回應是中共當局的意思,郎朗只是個傳聲筒:“很可能是中共官方直接授意,至少他們之間是互相通過氣的。”

胡平表示,問題的關鍵是,對於外界的質問,郎朗可以裝傻、裝笨、裝愚蠢,聲稱自己不知道背景,但是中共當局尤其是外交部,是無法採用這種裝“天真”的狡辯方式的,中共沒法回答,只能緘默,怎麼說都是露餡,怎麼解釋都站不住腳,怎麼說都要遭到炮轟。

他分析說:“根據外交禮節慣例,中共應當事先知道郎朗所要演奏的曲子,尤其此次胡訪美,雙方關係很微妙,面和心不和,肚皮官司一大堆,形式上都很小心謹慎,程序上精密策劃,這正說明彼此矛盾太多,在這種背景下,雙方事先對各方面細節一定會溝通。”

“另外,在國宴之前,郎朗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就公開說出了彈奏的曲目,因此中共事先不知道郎朗要彈奏這首曲子是不可能的。”

胡平表示,從各方面分析,這件事都是中共當局事先蓄意策劃安排的,而現在中共無法解釋,回應不了。

唐柏橋:自相矛盾 欲蓋彌彰

在接受NPR採訪之前,郎朗也通過幾種不同的方式和渠道對外表示自己的態度。

在國宴之前,郎朗曾接受香港鳳凰衛視採訪時稱:“我想在白宮這樣的國宴上面演奏一曲,能把我們作為中國人非常自豪、驕傲的心情表達出來,這首曲子我覺得特別好。”

當日演奏結束後,郎朗曾在博客中寫道:“我又獨自演奏了中國人心目中‘最美的歌’之一的《我的祖國》……彷彿是在向他們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我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

在一片質疑聲中,郎朗在自己的facebook主頁上用英文做了一個簡短的說明,表示自己是從旋律、情感表達以及國人對曲目的熟悉程度上選擇了這些曲目,和其它因素無關。

之後郎朗的經紀人李寧公開表示:“其實郎朗在白宮演出的兩首曲目都經過仔細挑選,演奏《我的祖國》只為了表達對祖國的濃烈情感。”李寧還稱,還就此事和郎朗有過交流,郎朗在電話中希望網友“別把藝術的選擇泛政治化”。

著名人權活動家、國際問題專家唐柏橋表示,郎朗的所有狡辯,包括昨天說對背景“一無所知”,都是在自取其辱、掩耳盜鈴,更顯示他的極度心虛,欲蓋彌彰。

如果郎朗對這個曲子的背景不知道,那他是如何表達他所謂的‘感情’的?

唐柏橋表示:“從郎朗前後的回應來看,他是自相矛盾的,從他前面的幾種回應:‘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和其它因素無關’、‘對祖國的濃烈情感’、‘別把藝術的選擇泛政治化’,這些話都在隱含著他對這首曲子的背景是完全了解的,而且在宣傳中共的政治洗腦說辭,混淆中國和中共的概念,而且作為一個藝術家,以前多次演奏過這個曲子,這次又是‘經過仔細挑選’,如果還說自己對這首曲子的背景不了解,那不是胡說八道嗎?如果郎朗對這個曲子的背景不知道,那他是如何表達他所謂的‘感情’的?那麼首先我們就要懷疑他是否還具備一個藝術家的基本資格了。”

唐柏橋:這件事令中國人蒙羞 損害中國利益

唐柏橋表示,胡錦濤這次訪美,中共一方表面上反覆聲稱是為“友好”而來,而且用人民的血汗錢送上巨額禮金,但是背地裏卻耍這種陰謀詭計,彈奏這麼殺氣騰騰的、直接侮辱主人的反美曲子,違反了基本的做客之道,違反了公義和普世價值,更有辱中國傳統文明,辱沒了中國人的形象,令中國人蒙羞,令中國人的血汗錢也因此打了水漂。美國政府和人民會把胡錦濤看作中國來的代表,因為這件事,有的美國人會歧視甚至仇視中國和中國人。

“其實中共一直都在做著損害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勾當,它只為自己的小集團的利益和權力,根本不顧老百姓的死活,也不顧中國和中國人的顏面。”

“因此這件‘辱美事件’,美國政府和美國人固然應該生氣,但是中國人更應該生氣,從各方面吃虧的都是中國人。”

唐柏橋表示,中共總是在蓄意混淆中共與中國的概念,我相信除了中共當權者及其五毛黨之外,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希望在美國白宮彈奏這首反美曲子,因為中國五千年文明的賓客之道告訴我們,該如何做客人,哪怕有矛盾,也不能出此下作的陰招,在別人熱情的招待下,給人臉上一巴掌,這不是正常的做人之道。我相信這不是中國人想做的,那麼中共做了,違背人民的意志做了,而且還是在國際社會重大場合“代表中國”做了,那麼這就是對中國和中國人民最大的傷害。

“在國內的老百姓當中,對中共不滿的是絕大多數,中共竊取公權力,強迫民眾‘被代表’,濫用權力,所做的一切都在危害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尊嚴與利益。”

張凱臣也表示,對歷史事件的歪曲,就是對人類正義的挑戰,既侮辱了美國政府和民眾,也侮辱了中國人民,更加深刻的損害了中國人的國際形象。

他說:“中共專制政權從不考慮民族和人民的利益,只是維護專制集團自己的利益,甚至一直在做著傷害中國人民的事情。美國人民和西方世界,會把中共的這些卑劣的手段當作中國人的慣性,中共在國際社會上頻頻出醜耍惡,這無疑是在損害中國人的形象和國際地位。”

中共掀起“紅歌運動” 郎朗反美曲更顯“政治化”

對於郎朗“別把藝術的選擇泛政治化”的說辭,唐柏橋質問道:“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在中南海、天安門唱‘歷史的傷口’(由臺灣四家唱片公司的一百多位歌星,在六四事件中,為了聲援大陸學生運動而錄製的歌曲)?”

他說:“這句‘別把藝術的選擇泛政治化’的話本無可厚非,但是從郎朗和中共的嘴裏吐出來,讓人覺得噁心,就像‘又當婊子又立牌坊’的妓女一樣讓人倒胃口。這麼多年來,中共是最把藝術政治化的,它們搞的所謂藝術從來都是為政治服務的,從來都是中共政權愚弄百姓和迫害良知的工具和打手。”

唐柏橋表示:“郎朗是幫中共站臺的代表人物,用所謂藝術的形式為中共政權服務,這是可恥的,這是在玷汙藝術,試問:有那麼多莫扎特、貝多芬等世界音樂大師的經典曲目,他為什麼不彈?如果說是代表中國,那‘梁祝’等真正代表中國文化的這些經典曲自,他為什麼不彈?‘我的祖國’既不代表中國和中國傳統,本身也不是鋼琴曲,郎朗特意選擇這個曲子,意欲何為,不是再清楚不過了嗎?!”

唐柏橋表示,這一兩年來,中共在國內掀起大規模的“紅歌”運動,薄熙來曾公開聲稱這些歌曲“反映了中國共產黨成立80多年來波瀾壯闊的革命歷程”,還聲稱‘高舉毛澤東旗幟’、‘維護黨’之類的話,他等於毫不諱言的承認了:這些歌曲是為中共邪黨服務、為中共政權塗脂抹粉的,而郎朗彈奏的“我的祖國”是這些“紅歌”中首當其沖的代表。

他說:“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郎朗彈奏這個曲子就更不僅僅是一首反美歌曲,更具有為中共血腥暴政歌功頌德、為中共政權站臺的政治目的,更加‘政治化’。那麼,究竟是誰在把藝術政治化,一目了然。這首所謂的“我的祖國”,完全是在赤裸裸的在為中共的暴政和謊言塗脂抹粉、為中共政權服務的。”

唐柏橋分析,也許郎朗所為抱著僥幸心理,以為幫中共做事還能不影響自身,但是事實上,中共不僅不能保全郎朗,相反還在繼續利用郎朗傳聲,中共卻躲在幕後不敢出面。“郎朗再這麼表演下去,不僅會被人們看作被中共利用的工具,也會被人們看作‘弱智’,這也是為中共服務的下場。”

胡平:促更多人反感中共 認清事實真相

胡平表示,也許郎朗覺得自己有中共這個靠山,也許他並沒想到這件事能引起這麼強烈的軒然大波,從他的幾次回應來看,現在確實著急了,被中共當作棋子的人自身是真正的受害者,這件事肯定會給郎朗在國際舞臺上造成負面的影響。

他說:“中共這種最基本的外交禮儀都不顧的行徑,只會更增加美國人和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反感,更看清中共這種耍小動作、不正派的伎倆。這件事在民間、社會上的發酵作用,只會讓更多人認清歷史事實和真相。”

國際唾棄中共 解體中共的炮彈 促中共自滅的砝碼

唐柏橋表示,這件事絕對是中共的預謀,郎朗是中共利用的工具、藝術打手。中共以為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可以得逞一時,用這種方式更進一步用所謂的愛國熱情愚弄大陸百姓,但實際上是中共引火燒身。

唐柏橋表示,這件事一定會持續的發酵下去,值得大做特做。美國民間已經開始發聲,Youtube上關於這個錄像的跟帖中,有很多美國人對中共表示強烈的不滿,我們了解真相的人都要盡力傳播事實,讓中國人、美國人、西方世界的各界認識,更多的人藉此機會更深入的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歪曲歷史事實的卑劣行徑,會有更多的人站在正義的一邊,共同唾棄中共,因此這件事實際上是解體中共進程中的一枚炮彈。

張凱臣也表示:中共耍無賴,只會自食其果,只會令美國政府和人民、國際社會產生極度的厭惡和反感,會做出相應的表示和反擊,中共因小失大,引火燒身,這件事只會讓美國總統和美國政府更進一步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和耍流氓弄陰謀的卑劣的小丑行徑,對中共放棄幻想。

他說,中共現在做什麼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它做的一切醜事、惡事,都會成為促進中共自滅的砝碼。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真實歷史

唐柏橋表示,這首《我的祖國》,是一部描寫“抗美援朝”戰爭的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電影講述中共軍隊在韓戰最激烈的時候,為了堅守上甘嶺而“奮勇”將“來犯”之美軍殲滅,非常具有煽動性。裏面有一句歌詞“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他的有獵槍”,那豺狼指的就是美軍。這首歌是中國最有名的反美革命歌曲,曾激起億萬中國人的仇美心理,從文革一直唱到現在。我們小時候每次看這部愛國電影,聽這首革命歌曲,就會熱血沸騰,恨不得將“美國鬼子”千刀萬剮,將美國開除球籍。雖然當我來到美國知道那段韓戰的歷史真相後,為我曾有過那段被愚弄的感情而感到羞愧和難過,但是,並非所有的中國人現在都知道真相。最近中共又掀起了唱“紅歌”---即用革命歌曲歌頌中共的運動,令人有回到文革的感覺。他們曾經組織文工團到美國和世界各地唱“紅歌”,遭到了當地人權民主人士的抵制。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如今中共居然將紅歌唱到美國白宮來了。

張凱臣表示:“這個曲子是講‘中國人民’為消滅‘美帝侵略者’這個‘豺狼’而準備‘獵槍’的所謂‘保家衛國’的。在這樣的場合演奏,負有挑釁、羞辱、鞭撻隱意的卑竊之意。”他說:“韓戰至今已過去六十餘年,中共一直在掩蓋真相,因為這個政權從來都不是中國人民的,它的行政宗旨是專制,壓榨,奴役中國人民的,為達此目的,它就自然會掩蓋歷史真象,始終對人民施以暴力和謊言。”

張凱臣表示,韓戰前的國際格局與國際秩序,是在人類經過慘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是經聯合國與各國經過充分協商與相互妥協而安排與布置的,是當時國際社會得以和平發展,相互尊重,各自應需恪守的最佳選擇。從這個意義上說,誰破壞了這個安排與布置,誰就是破壞世界和平,誰就是向國際社會秩序挑戰。誰恪守這個準則,誰就是正義的,是順應人類發展方向的;反之就是非正義的,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

他說:“共產專制陣營的棋子---金日成,在共產專制陣營的頭子斯大林的默許下,在毛澤東與中共的大力支援與配合下,悍然首先發起侵韓戰爭。那麼,這個戰爭的性質就必然是非正義的,反動的,破壞世界和平的。斯大林害怕與以美國為首的人類自由陣營直接對抗,而又想達到試探西方,侵襲西方之目的,他卑劣地架攏中國,要中國人民無謂地付出寶貴的生命與財產與之直接對抗。從現已解密的材料與當時的情勢分析,抵制金日成的一方並無侵占中國之意。而當時出兵韓戰是經過聯合國充分討論與協商而執行聯合國決議的聯合國軍,出師正義,力量強大。由此可以看出,中共所謂的‘保家衛國’是臆造的虛幻的東西。出兵朝鮮也並非是什麼抵抗‘美帝國主義侵略者’,而是公然縱容真正的侵略者,向主持世界和平與秩序的聯合國宣戰。戰爭的結果:大大延緩了國家與民族的發展進程,百萬優秀中華兒女的鮮血與生命無謂東流,無盡的國家資財耗損,使國家與民族成了挑釁與破壞世界和平的反動小丑,保護和幫助了殘酷統治與壓榨朝鮮人民的‘金家王朝’,還欠了逼我們出兵的‘老大哥’的一屁股債。”

張凱臣:警告為中共站臺的所謂名人

張凱臣表示,這麼多年來,中共在國內一直宣傳《上甘嶺》這個電影,可以說家喻戶曉,郎朗說對這個電影“一無所知”,這是無恥的謊言,連傻子都騙不了。恰恰相反,郎朗正是了解這個電影的背景和企圖,才會選擇這個曲子,這是他向中共專制暴政邀功請賞的行徑,這是他和中共事先策劃的陰謀、蓄意的安排。

張凱臣說,多年來,郎朗在中共的各種重要場合事件中,為中共出頭露面的站臺。中國那麼多民眾需要聲援、同情、慰問,哪一次他出現了?他是有選擇的,明知故做,從他身上也反映出中國當代的所謂文化人、藝術人,很大一部份人,都在出賣自己的靈魂,違背道德和良知,“跪著掙錢”,他們沒有“站著掙錢”的氣節。這些為末世專制政權歌功頌德、衝鋒陷陣的文化、文藝小丑,根本沒有人民性和藝術性,只是以藝術為幌子,販賣中共統治集團意識形態殘餘的小丑,這些所謂的“名人”最終一定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和中共集團一起受到人民和歷史的審判。

唐柏橋:美國政府要更重視中共恐怖主義

唐柏橋表示,中共這麼做,也是在抱著僥幸心理測試美國政府的底線,美國政府一定要更加關注中共的這種恐怖主義傾向,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他說,早在911慘案之前,92年就有恐怖組織炸過紐約世貿大樓,當時一千多人受傷,當時美國沒有足夠的重視,在911之後,美國開始逐步重視了,現在連一個人有疑似恐怖行動都會嚴加防範。

“那麼對中共這種最邪惡的恐怖主義組織來說,美國更要嚴加注意和防範,今天是在白宮彈奏一首反美的曲子,在北韓、伊朗等問題上不斷測試美國政府的底線,那繼續得寸進尺下去,將會做什麼?也許直接組織人到美國大街上‘打倒美帝國主義’了。”

張凱臣呼籲美國政府資助破網項目 為正義也為自己

張凱臣表示,這件事,也是再次給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敲一個警鐘,要徹底放棄對中共的任何幻想,徹底認清中共的邪惡本性,要和中國民眾、正義之士攜手,共同推動中共的解體。

他說,中共的媒體及網絡,長時間地,大量地充斥著“抗美援朝”的報導與話題,中美關係越緊張,這個方面就越甚。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特別是“憤青與五毛黨”時常就會熱血沸騰與躍躍欲試。

張凱臣表示,美國是民主國家,看重國民的生命,不到萬不得已時不會派上戰場;中共是專制政權,就是要以犧牲人民的生命來維持專制,一定是毫不含糊蒙騙與命令人民去為他們送死的。中美兩國是價值觀、意識形態根本對立的國家。對立不可解時,戰爭不可避免。若美國早些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揭穿中共的陰謀謊言,那麼中共政權再想慫恿命令中國人民與美國人民開戰就會失靈,無形中就保護了自己國民的生命安全。這就叫作防患於未然、不戰而屈人之兵,就是富有遠見的“反恐戰略”的經濟而有效的根本之舉。

張凱臣呼籲美國政府資助法輪功學員研發的破網軟件項目,資助人力物力資源,幫助擴大向中國民眾講真相的力度、速度和廣度,他說:“這不僅僅是為正義公道而做,也不僅僅是為中國人民做,也是為美國人民做,因為提前保護了美國人民,這就是對美國政府現在出錢出資源的最好的回報。”

中共用洗腦曲及背後百萬中國人的生命換得阿Q式的自慰,是在侮辱中國人

時事評論員任百鳴表示,中共一直在掩蓋和歪曲韓戰的歷史真相,並藉此給中國民眾洗腦,煽動仇美情緒、鼓吹所謂的“愛國情結”,其真實目的是維護自己的政權,茍延殘喘。

他指出,韓戰的真實歷史是,中共公然派兵支持發動韓戰的北韓流氓政權,與聯合國和各國正義之師為敵,白白葬送了上百萬中國人的生命,結果卻被聯合國及各國逼到談判桌上結束戰爭,決不是中共為了欺騙中國百姓所吹噓的“勝利”。

他說:“中共從來就沒有把中國人民的生命當回事。它當年用百萬中國同胞的生命換了一個阿Q式的自慰,現在又在國際上企圖用這個血腥的洗腦曲子再換一個阿Q式的自慰,這對100萬枉死的中國同胞的生命是一種極度的蔑視,這是在真正地侮辱中國人。”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