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著名雜誌:御用鋼琴家郎朗與迫害者為伍
 
2011-1-26
 
【人民報消息】美國著名的保守主義政論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資深編輯諾丁格爾(Jay Nordlinger)1月24日在該雜誌的網站上發表文章《污穢之歌》(A Song and an Obscenity)評論道:中共的御用鋼琴家郎朗在美國總統奧巴馬招待胡錦濤的國宴上演奏宣揚獨裁中共的反美歌曲--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我的祖國》是不光彩的行為,是選擇與獨裁者、迫害者為伍。文章指出,每一個獨裁政府都有這樣的藝術家,納粹有,前蘇聯也有,郎朗也是。

古拉格主人的御用鋼琴家

其實在郎朗表演之前的1月19日,諾丁格爾就寫了一個極其簡單的評論說,郎朗為奧巴馬和胡錦濤演奏,他喜歡那樣。他曾在北京奧運會上演奏,在奧巴馬的諾貝爾頒獎典禮上演奏。他為前甲殼蟲(The Beatles)樂隊成員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在白宮的活動演奏,麥卡尼當時在白宮發表愚蠢的反布什言論,郎朗和其他人像鬣狗一樣笑。他說,如果郎朗想成為一名宮廷鋼琴家,他應該能找到更好的宮廷。如果他敢說一個反對中共的字,他會擁有一個美好的世界。然而他寧願取悅於古拉格的主人,而不是批評他們。

污穢之歌

在《污穢之歌》一文中,諾丁格爾說,郎朗在國宴上演奏了什麼?最匪夷所思的是,他演奏了一首宣揚獨裁中共的反美歌曲--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1997年流亡到美國的中國民運領袖魏京生說,這部電影在中國家喻戶曉。魏京生在寫給國會和克林頓國務卿的信中說:“我聽到那音樂非常震驚,《我的祖國》取自於中共洗腦宣傳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歌曲,該電影描繪的是中共軍隊如何在朝鮮戰爭‘擊敗’美國軍隊。”這部叫做《上甘嶺》的電影在中國家喻戶曉,就像《飄》在美國一樣。

這首歌將美國人比作“狼”或“豺狼”,並說中國將使用武器來對付他們。魏京生寫道:“在美國總統主持的國宴上演奏這樣的音樂,難道不是對美國的侮辱嗎?”

大紀元時報的一篇文章報導說,郎朗接受一家總部位於香港的電視臺採訪時表示,是他自己選擇演奏這首歌。朗朗說:“我想演奏《我的祖國》,因為我覺得在白宮宴會上演奏這首曲子表達我們的感情,能讓我們中國人感到十分自豪。”在白宮演奏這首歌曲的行為對絕大多數美國人來說,會覺得難以理解。

大紀元時報引述費城中國心理醫生楊景端(Yang Jingduan)的話說:“在所有華人的眼中,這隻會被看作是對美國的一個很大的羞辱,就好像刷了你一個大耳光,你還不知道,確實是羞辱”魏京生在信中說,所謂的愛國華人--獨裁中共的支持者,已經欣喜若狂。有一個這樣的“愛國華人”驚呼,“合適的地點,合適的時間,合適的歌!”(這是一個中共的宣傳用語。)

與迫害者為伍

文章最後說,好自為之,郎朗。每一個獨裁政權裏面或者旁邊,都有御用藝術家。納粹有,蘇聯也有,所有最壞的(政權)都有。郎朗選擇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個。當然,美國曾經幫助他。他來到美國完成他的音樂教育。他曾就讀於美國費城柯蒂斯音樂學院,師從加裏格拉夫曼。他享受過在一個自由社會生活和工作的無數好處。這與他的好多被無端關在監獄裏勞改的同胞,是多麼強烈的對比。

朗朗是一個與迫害者為伍的鋼琴家。他與迫害者站在一起,而不是被迫害者如魏京生,高智晟 ,魏京生和高智晟這些人才是中國的脊梁,民族的驕傲。而郎朗和胡錦濤是不同的。

奧巴馬招待胡錦濤,多少是為獨裁者慶賀,(這場國宴)從幾乎每一個角度來看都是一場災難。布什並沒有給予胡錦濤國事訪問待遇。布什給了他一個禮貌的午餐,然後就送他走路了。奧巴馬卻為中共宣傳創造了機會。中共獨裁者高興了,但中國的囚犯、持不同政見者、民主派人士的感受卻不同。

幹得不錯,奧巴馬。真的不錯。2012年到來了嗎?

(大紀元記者李曉宇編譯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