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不配諾獎──為中共續命就是破壞世界和平
 
王藏
 
2010-10-10
 
【人民報消息】自由詩人王藏日前在自由聖火網發表文章《我對劉曉波從沒有好感──這就是我對劉曉波的看法》,談及對劉曉波人品的看法,並對支持劉曉波獲諾獎者的六大提問給予精彩回答。

文章全文如下:

近日我發表聲明對被簽名支持劉曉波獲諾獎一事予以澄清,撤回簽名,並表述了我對劉的看法。後來看到一些同仁也紛紛發文揭露了這“支持騙局”,也要求撤回簽名,以保對良心的負責。

如不是簽名信中意外有我的姓名,我不會勞神聲明,目前我根本沒心思和時間也不願提起讓我反感的人和事;如不是此聲明發出後引起一些“同仁”的刻意刁難,我也暫時不會寫此短文再次重申我的立場和看法。

我對劉曉波從沒有好感,不管哪方面。舉個例:六四問題上,污衊六四掩飾中共罪惡讚揚鄧政權,且又以“四君子之一”和 “代言人”自居;維權問題上,沒有參與任何實際實地的維權光停留在書齋和文字上,且又以“維權領袖”自居自傲;對待同仁問題上,竭力黨同伐異排斥知行合一的可能危及自己“地位”的好男兒比如高智晟;文化問題上,模仿魯迅和李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地貶損中華文化,狠批所謂民族性和劣根性;對中共問題上,他 “沒有敵人”,“監獄人性化”,其實他一直是中共的“體制外傳聲筒”和如王若望先生講的“中共的續命特技氣功師”;對待法輪功問題上,一直有意繞開中共迫害法輪功問題,其團夥甚至還大肆攻擊《九評》,“揭露”說“退黨數字沒那麼多”;文章行文上,沒有真誠感和文學性卻偏又故意表現真誠感和文學性,讀起來的感覺很別扭;關于謙卑和寬容問題上,一直不謙卑不寬容卻又在文中讚頌謙卑和寬容,其實是要不明真相和眼光低的讀者謙卑寬容匍匐在他們的所謂謙卑之下……等等。

此上一段話錄用自我給一位摯友回信,我把對劉大博士劉大影帝的看法簡述如此,以書面形式對一些人作出回應。以後若有興趣我會專文對劉大影帝及其所代表的思潮和嚴重危害進行嚴肅分析,屆時歡迎批閱。

有人對面曰:“如不支持劉曉波和零八憲章,你就不是民運的同路人!”

俺答:“對頭,我根本不是劉曉波的同路人。我是底層受難受害者的同路人,我是一切有高貴人格道德及明亮人性的中國人的同路人。”

有人再問:“民運需要團結,不要窩裏鬥?!”

俺復答:“民運不是一個人或一撮人的名利場,劉曉波根本代表不了中國民運和中國維權,中國民運就被這夥偽精英壟斷和毀滅了20多年。每一個中國人都是民運的參與者,只要他站起來抗爭。最喜歡窩裏鬥的最忌諱別人窩裏鬥最喜歡給他人戴窩裏鬥的高帽子。”

有人三問:“人家還在牢裏面,何必如此刻薄?”

俺三答:“高智晟郭飛雄胡佳嚴正學等等吾師吾友及無數上訪人士無路可走只能走到牢獄中的屁民感受體驗不到監獄人性化,我就算死也不會刻薄他們,而劉大影帝鼓吹中共監獄人性化獄警也不會把他當敵人想必他在裏面悠哉樂哉還窺視著諾獎動態對我等'非主流話語'是嗤之以鼻的,閣下何必如此費心操心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有人四問:“劉獲諾貝爾和平獎對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有益無害!”

俺四答:“非也。歷史上獲諾獎但對本國民主自由化不起鳥用的大有人在,況且在中共及其體制外合夥人的共同陰謀導演下真把諾貝爾和平獎利益交換給劉大影帝,那對中國的民主自由化進程真是一個災難,對廣大若干良知人士和底層苦民真是一種無法抹殺和掩蓋的侮辱。況且,屆時掌握更多話語霸權的劉大影帝不單要沒有敵人,更要和薄熙來比唱紅歌啦,甚至吼出毛主席江主席胡主席溫總理萬歲也不一定,當初他不是在虛偽的懺悔中大肆批判六四學生不理智,削弱了對鄧爺爺政權的信心嗎?”

有人五問:“諾貝爾和平獎重在和平,難道是要挑起對立和爭端嗎?”

俺五答:“重在和平不假,但不是共產黨所註釋的「和平」。所謂和平不是束手就範,而是強調與反人類的邪惡勢力抗爭。就算是非暴力,它強調的也是抗爭,而不是妥協。中共最害怕有人與它對立和爭端,最喜歡強調和諧和穩定。照此理,那所有黨組織都有獲諾貝爾和平獎的資格了,特別是維穩辦、抓訪民機構、監獄、精神病院……,諾貝爾獎委員會的老人們乾脆把和平獎頒發給中國共產黨和中共國政府豈不是最好?對抗專制極權,就是真正的維護世界和平;試圖為中共續命,就是破壞世界和平。”

有人六問:“只要共黨能改,人權的旗幟能飄揚,誰執政不也一樣嗎?”

俺最後答:“永遠跪著的太監和奴隸就是這麼想的,可結果還是只能是太監和奴隸。馬列主義共產主義若是好東西,世界上無數國家為什麼都選擇了「資本主義」和民主憲政,拋棄並抵制馬列主義共產主義?世界人民都傻蛋啊,最後只有中共最後這堵柏林牆在掙扎!共黨能改,你真是污衊地球人的智商了;人權的旗幟能在專制極權的天空下飄揚,你真是污衊中國人的智慧了。算了,話不投機半句多,就此打住。”

自由詩人王藏於2010國殤假期間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