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地雷” 引爆南京(多圖)
 
梁珍
 
2010-8-22
 



南京“7.28”丙烯管道爆炸,火光濃煙沖天。

【人民報消息】7月28日彷彿是個災難日。34年前,舉世震驚的“7·28”唐山大地震,奪走了至少24萬人的生命,一個美麗的城市頃刻成為廢墟;34年後,轟天的一聲巨響,震撼整個南京,如同小型原子彈般的爆炸威力,沖天的火光和碎片,讓很多南京人猶如經歷了一場地震──南京“7·28”丙烯管道爆炸,死傷者擠滿了大小醫院,熬幹了親屬的淚水……

無論是地震還是危險化學氣體引爆,其實在之前都有預警,無奈的是,這些災難前兆都被當局壓了下去,事後又再次隱瞞死亡真相……

惡臭中爆炸 晃動如地震

“啊,地震啦!”爆炸發生於7月28日上午10時11分,南京市民突然感覺地面劇烈搖晃,同時傳來巨大轟鳴聲。南京城的秩序被打亂了。方圓數公里每一個人的面孔寫滿了驚慌。

爆炸點位於棲霞區萬壽村15號,這裏是南京塑膠四廠的舊址。拆卸工人挖斷了埋藏地下多年的丙烯管道,導致易燃易爆的丙烯外泄,附近一輛汽車恰好啟動,火花引燃丙烯,波及旁邊的乙炔氫管道。

沖天火光和濃煙在十幾公里外都可見到,有市民稱最少見到三處火頭,也有市民形容“前方不遠處升起一個蘑菇雲”,剎那間時光停頓,“整條玄武大道灰塵彌漫,沿街所有車輛也在同一時間停了下來,左右兩條路邊商鋪玻璃碎了一半。”

爆炸點周邊的居民哭喊著奪窗而逃,很多人因踩到地上的玻璃碎片或因天花板墜落受傷。在燕華社區,幾乎每個樓道口都可以看到斑斑血跡。




現場濃煙四起,驚懼布滿民眾臉龐。




抬著渾身是血的傷者,驚懼布滿民眾臉龐。

“我們沒人知道這裏還有這麼多危險品。”劫後餘生的鄭先生那時就在爆炸現場。“當時我們正在趕回公司的路上,突然聞到一股煤氣般的惡臭,我就喊,‘不跑就爆炸了!’結果,我們剛掉頭,背後就爆炸著火了,車尾的玻璃震得粉碎。”倖免於難的他至今仍心有餘悸。

任職家電售後服務商的孫先生就沒這麼走運了。當天,他恰好從爆炸點南側的邁化路經過,忽然狂風大作,漫天的玻璃碎片和磚石瞬間將其擊倒在地。“一摸,才發現從頭到胳膊已全是鮮血。”他爬上附近一家企業趕來救援的班車,躺在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縫了四十多針。

丙烯爆炸時引起的衝擊和烈焰使方圓兩公里內的房屋門窗幾乎無一完好。爆炸點附近的土石均被燒至炭黑,現場連續三天彌漫著燒焦的氣味。在爆炸點上方,有一棵兩人環抱的大樹,連同樹根附近的土石被一同炸起,躺倒在地,形同一塊巨型黑炭。環顧四周,觸目所及盡是遍地碎磚,房屋無一幸免。

死亡人數未知 官方被批瞞報

事故發生後,截至到8月4日,官方只承認有13人在事故中喪生,120多人住院治療,包括14名重傷者。但這數字引起外界的強烈質疑,被批評瞞報。

據媒體報導,爆炸發生在堵車時間,人潮繁忙。一名事發後第一時間進入現場的市民表示,他親眼看見一間房屋倒塌後,一家六口僅有一人生還;此外一家名為“中華飯店”16名員工僅有一人生還。也就是說,僅這兩處已有20人喪生,超過官方的13人。

有網民指出死亡數字應該是官方提出的幾十倍。他分析道:“現場是繁華地帶,光是車上的人,就不止這個數,現場逃生者說,是堵車時期發生爆炸的,你想,有多少人?現場施工拆遷的也不少,方圓兩百米內夷平,多少人?”

南京市政府週四下午召開事故後第三場新聞發布會,針對香港有線電視記者提問關於週三發布的死傷人數是否低估時,他們承認統計有誤差。

《中國青年報》指傷者多達四、五百人,但消息未獲官方證實,其後中宣部下令,有關南京大爆炸的新聞需要等待新華社的通稿,當地南京五大報業在面對驚天大爆炸後,集體“失聲”。唯一一家官媒代言人新華社江蘇分社直屬單位《現代快報》,以“突發爆炸、考驗南京”為題,對爆炸的救援工作作了報導。但不僅沒交代案情,關於傷亡人數,傷員情況,氣體外泄程度,建築物損毀的相關新聞點一概沒有,就又開始大唱“黨送溫暖”的讚歌了。

網民對官方隱瞞死亡人數憤怒了,部分民眾不滿事發後一日當局對他們不聞不問,發起堵路抗議行動。

香港《蘋果日報》專欄作家孔捷生評論道:“極權政體最害怕真相和突發事件。以謊言治國的統治者害怕真相並不奇怪,突發事件哪個國家都有,為何偏是專制國家的麻穴?因為它要壟斷對世間事物的解釋權,突發事件也者,就是猝不及防,它需要時間差來編織自己的話語,不容一切有礙於黨國權威的流言和聯想。”

野蠻拆遷背後的黑幕

雖然南京市安監局副局長劉照華宣布,今次事故源於拆遷單位漠視安全,並聲稱抓捕了四名肇事者,分別為揚州鴻運基礎設備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紹建軍,紹的親戚董來榮,董某妻弟方強鋒以及原塑料四廠安全工程負責人蔣山尊。

內地媒體指,近年全國掀起拆遷熱,對於化工廠等特殊建設,卻極少雇用專業人員,常因盲目清拆釀禍。但同時也質疑,沒有施工資質、甚至仍在緩刑期的邵殿軍是如何得標獲得這個拆遷項目的?施工環節承包乃至後來的野蠻施工,為何又逃脫了相關部門的監控?其中層層官商勾結的黑幕都是當局千方百計想掩蓋的。

挖穿管道非首次
在野蠻拆遷之下,這已經不是丙烯管道第一次被挖穿,就在此次事故前兩個月,5月27日,同樣在南京市棲霞區的邁臯橋合班村,金陵塑膠化有限公司周邊一建築工地上,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擅自施工,挖斷了這兩根丙烯管道中的一根,導致大量丙烯外泄。

險情危及整個邁臯橋地區,當時南京城有專家表示,如果處置不當,整個邁臯橋地區都將難保。當時,多方面緊急排險長達六個小時,周邊四、五十家大小企業以及數千居民被疏散,最後沒有釀成災難。

當地市民對媒體表示,顯然上一次的丙烯泄漏事故沒有起到警示作用。有市民認為:“安監部門如果真正重視,對化工原料運輸管道摸底排查,此次事故或許可避免。”也有居民表示,今次出事的塑膠廠,拆遷前曾發生幾次火災。民眾過去也不只一次抗議新建加油站、加氣站,直指是計時炸彈,擔心遲早會出事,但當地政府不理會。

化工企業密布成定時炸彈

據悉,發生爆炸的棲霞區邁臯橋街道的管轄範圍內,除有十多個屋苑,還設有幼兒園、超市等,但區內同時有塑膠廠、液化氣廠及加油站等,地下化工管道密集。輿論普遍質疑,民居周邊不應設有塑膠廠等化工企業,當局的城市規劃顯然有問題。

據大陸媒體報導稱,很多城市都面臨化工企業與居民區過於接近的問題。城市快速發展,城區快速擴張,居民區與早年建設的化工企業越來越近,對居民的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脅。

以南京為例,重化工一直是南京工業經濟中的重頭,江北、大廠、雨花和梅化等都有類似管線,這種大化工原料運輸管線是歷史造成的。南京市地下、地上物流運輸管線大約有6,000公里長,其中仍有5%在地下,按照國家相關規定,丙烯這類危險物料的運輸管線理應在地面。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楊宏山認為,規劃管理部門要及時針對城市發展的最新態勢來及時調整用地和建設規劃,及時調整地下管網的安排,從而使得危險的管網能夠避開居民區。“如果不避開,管理中難免會出現一些隱患,這些隱患跟居民區密集的人口疊加起來,導致的就是一個災難性事件。”




試問人民還能忍受多久?




《哪個讓你直播的?》的視頻紅透網絡。

官方“滿口荒唐言”,百姓“一把心酸淚”,南京大爆炸的真相再次被官方隱瞞。然而電視直播官員干涉、醫院血庫告急、首善陳光標的見證“被道歉”、爆料大學生遭捕,種種怪象兀自訴說事情真偽。

每次大災難面前,中共官方在隱瞞事實真相中,總是怪招頻出,這次南京大爆炸,官方也不例外。

“哪個讓你直播的?”

南京爆炸後,一個《哪個讓你直播的?》的視頻紅透網絡,被網民們戲稱為2010年最牛官員用語。

7月28日南京爆炸當天,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坐鎮指揮現場,當地電視臺正在直播,有官員在鏡頭中質問記者:

(幾位官員圍上來,一名官員上前一步堵住了鏡頭)

鏡頭前官員:這個是哪裏的?你這是哪裏的?

記者:對不起,我們在直播,不好意思。

鏡頭前官員:你是哪裏的?

記者:我們是省臺的。

鏡頭前官員:你是江蘇衛視的?

記者:對,對。

鏡頭前官員:
江蘇衛視的,XXXX做好給我,哪個讓你直播的?

記者:
我們在連線採訪……

鏡頭前官員:哪個讓你直播的?

隨即,這位記者無奈的中斷了直播信號。其後,播出直播訊號的南京電視臺生活頻道以及江蘇衛視城市頻道受到了上級的批評。

在經過了中國網民強大的人肉搜索之後得知,鏡頭中阻攔記者的官員是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的秘書、省委辦公廳主任徐光輝。有網民在觀看視頻後憤怒的寫道:“看你們這些試圖一手遮天的共產黨官員還能躲到哪裏?”

120人用光全市血液?

南京塑膠廠發生猛烈爆炸後,方圓兩百米的房屋被夷為平地,現場如同廢墟,大批民眾受傷送院,但南京市政府在爆炸發生後第二天,29日晚上堅稱只有10死、14重傷、120人住院。

但事故發生後該市各家醫院都宣稱血庫告急,包括上海衛視、北京《中國青年報》的記者29日在當地多間醫院採訪時,聲稱每間醫院都是人滿為患,估計單一醫院已有四、五百名傷者。因此引發各界質疑:“120人住院能擠滿全市醫院?用光全市血液?”

中國首善陳光標“被道歉”

據各大媒體報導,距事故現場僅三百米的中國著名慈善家、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光標,在南京爆炸後第一時間撥打了119報警。當晚,上海電視臺《新聞夜線》欄目在直播過程中,電話連線了他時,他爆料:“具體死亡情況我不清楚,反正現場抬出一百多具屍體來。”

但次日,這位被認為是中國首善,曾經在四川汶川地震廢墟中抬出兩百多個孩子的抗震英雄,卻公開在《新聞夜線》發表聲明,稱“一百多具屍體”是口誤,是“一百多具擔架擡了出來。”但此外,陳光標至今沒有就道歉一事接受過任何外媒的採訪。

網友們覺得他冤,有網民更直指他“被道歉”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爆料死亡人數和官方13人有明顯的落差。

事後,有關陳光標的當天連線報導,在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上,原文被改為“有兩、三個在現場抬出來,往醫院送了”,連文字內容都更改掉,可謂一絕。

重傷患者要“死撐三天”

據大陸媒體報導稱,南京官方曾給各家媒體派紅包,要他們把死亡控制在“10人以內”。

更絕的是,南京市長曾給醫院下達指令,所有重傷患者一定要撐過三天,三天以後死亡就是因傷死亡。

換句話而言,在中國大陸,老百姓何時死亡不是天定的,而是由中共來決定的。

當局抓捕爆料大學生

在南京大爆炸後,當局封鎖消息,據知事發地點的每家住戶都要由武警檢查家裡的手機、電腦、相機等,一旦發現有爆炸現場的照片、視頻等,立即收繳,同時嫌疑人要帶回盤問。

在爆炸第一時間,南京同濟大學生、網民黃軼愚(@huangyiyu)在網上發布一篇〈來自保密單位消息:南京化工廠爆炸死亡259人!〉,消息迅速在網路上傳播,黃本人亦被網友稱為“真相皇帝”。

在留言最後他寫上:“另外要是我有什麼不測,我一定會爭取盡快發布人身安全消息。”很快他的擔心不幸而言中。

7月29日21時16分24秒,“被捕”,這位年輕人在自己推特上寫了這個消息後消息全無,很快,南京公安部對所有媒體發出一條通稿:“因散布7.28爆炸事故謠言,南京一男子受到警方治安處罰。”據知黃軼愚被拘留在南京市鼓樓區華僑路派出所。

黃軼愚被捕之事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關注,網路上也炸開了鍋。著名維權律師江天勇表示強烈譴責,也有網友質疑,黃軼愚散布的如果是虛假資訊,那麼真實資訊是什麼?

數日後,黃軼愚被釋放。

試問人民還能忍受多久?

南京大爆炸震驚海內外,第一時間登上了海外各大媒體的頭條。但中央電視臺新聞當晚19時央視《新聞聯播》的頭條是卻是“西部開發十年成績輝煌”的專題,而南京大爆炸被放在國內新聞的最末一條,當天《新聞聯播》的重點是中央領導人致電慰問“巴基斯坦客機墜毀152人遇難”。

許多人會憤怒地對著電視畫面質問:為何只慰問外國事故受難者,卻不及時安慰本國的“南京大爆炸”受難者?

新唐人電視臺時事評論員李天笑博士對此評論道,其實很簡單:中共關心的不是中國人的命,而是自己的面子。“於是在吹捧歌頌中共領導人救災的造假片未剪好之前,寧可不報或只報外國人。因此在中國,LV不是奢侈品,真相才是奢侈品。”

每次大災難,都見證了中共的騙術,每次大災難,都可以記錄下中共體制下的各式怪象,從文革政治笑話,到南京大爆炸怪象頻發,試問人民還能忍受多久?

摘自《新紀元周刊》 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