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死人搞綠化 民間順口溜讓溫家寶沉思(圖)
 
天使一號
 
2010-7-23
 
【人民報消息】2010年7月21日報導,雲南省昆明市宜良縣近日被媒體記者發現從縣城往狗街鎮公路兩側山上墳墓墓碑要麼被刷上一層綠油漆,要麼用綠布把墳墓遮擋起來。村民解釋:“10多天前,當地部門在村子裏用高音喇叭通知,要求各家各戶要麼在自家墳墓上刷上一層綠油漆,要麼用綠布把墳墓遮擋起來,不然的話,就炸掉墳墓。”

類似噴油漆假綠化的事情還真很多,如今大陸奇事還真多,請看:

2007年2月13日,“雲南富民縣用油漆塗荒山搞綠化”。原來富民縣有一個廢棄的採石場,縣林業局授意用油漆對裸露的岩石進行了噴塗,起到了暫時美化效果,繼而被相繼推廣到全縣。據了解,被“綠化”的老首山位於森林保護區內,為了將山體噴塗變“綠”,之前進行了長達45天的反覆噴塗,耗資達47萬元。大規模的噴漆對山體、空氣以及周邊居民造成的惡劣影響以及政府辦事的官本位思想對於我們這個社會的危害不言而喻。被稱為“油漆綠化”

今天東莞又發明了綠化“新法”——“綠網復綠”,堪稱“江山代有人才出”。

東莞市橫瀝六甲村委會在200多畝需要“復綠”的荒地上鋪上塊塊綠網,村民懷疑此舉為了蒙騙遙感衛星的監測。而當地村委及鎮國土分局都說是防水土流失,而非蒙騙衛星的監測。(據2008年11月19日《南方都市報》)“退耕返綠本來是好事,可村裏卻想用這種手段來蒙騙過關。”橫瀝六甲村民香先生指責村委會在 200多畝荒地上鋪上塊塊綠網,為的就是蒙騙遙感衛星的監測。

按照村委及國土分局的說法,那麼在樓頂和石頭上也鋪滿綠網又是為何?莫非也是“防水土流失”不成?顯然,這種說法是難以自圓其說的。

村委用集體經濟的錢買綠網“復綠”,既浪費了村民們的錢,損害了村民的利益,加劇了村民與村委的矛盾,又弄虛作假,蒙騙了監管部門,是一種十分錯誤的行為。而且,就當地國土部門事前知情,並在事後替村委打圓場的表現來看,如此高明的騙術決非村委一班人想出來的。

欺上瞞下的造假行為固然荒唐、可惡,不可原諒,但當看完後續新聞之後,又覺得荒唐的的背後確實有一些“無奈”。據記者了解,全國在年底開展衛星檢查,廣東省 12月檢查,東莞11月先查,而地方9月份才得到相關消息。退耕復綠又不是種菜、播秧,短短3個月時間,神仙也辦不到。上級命令不能違抗,綠又復不來,你叫基層咋辦?除了造假,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粵諺雲:有頭髮誰願癩痢。我相信,如果有辦法的話,東莞市橫瀝六甲村委的人也不願意幹花村民的錢被村民罵娘的事。事實上,這麼幹的還不止東莞一地,此前就有媒體報導,佛山某鎮就發生趕在衛星檢查之前加班加點種菠蘿的怪事。
  
“油漆綠化”、“綠網復綠”,荒唐事件的背後,是中共長期以來愚蠢政策和上下互相欺騙機制的具體表現。給電腦安裝綠霸軟件,監控上網者行為被曝光,不得不灰溜溜退場,但騙取的四千萬軟件開發費早已進入個人腰包,而那款所謂“綠霸軟件”,現在不僅在市場見不到身影,而且沒有幾個人聽說過這個軟件。綠霸與綠墳本來是扯不到一起的事情,但都是中共政策下的產物、怪胎。也只有在現在這個荒唐的國度才能出現的事情。下面這句流傳在民間的順口溜,不僅能揭示上述問題的實質,也讓溫家寶無可奈何!

溫家寶出席全國政協會議時,政協委員楊志福遞了條子給溫家寶,希望讓他有機會說說話,結果這個原本不在發言名單上的七旬老人,沒唱“主旋律”,給溫家寶念了一首順口溜,“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國務院發文件,一級一級往下念,念完文件下飯店”。楊志福發言時,溫家寶當時“一邊聽發言一邊沉思”。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