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最慘敗局!馬拉多納為女總統背黑鍋(多圖)
 
青晴
 
2010-7-6
 

一離開公眾的視野裏,馬拉多納再難自抑,倒在自己的女兒達爾瑪懷裏
失聲痛哭,「這是我生命中難以承受之痛,實在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人民報消息】遭遇世界杯36年最慘敗局,錯不在馬拉多納,錯在阿根廷女總統。

球隊失利以後,阿根廷足協主席格隆多納便第一時間跑去球隊更衣室,並在那裏對無限神傷並正在安撫球員的馬拉多納表示:「別再哭了,你得知道,8月11日你還得在都柏林指揮一場熱身賽。」格隆多納所說的這場熱身賽便是──阿根廷VS愛爾蘭。這等於提前宣布老馬留任。

馬大帥帳下穩居主力的後防老將海因策在接受《奧萊報》採訪時表示,「有些時候你真就需要一些運氣,很多事情往往不會以人的客觀意志為轉移。」

不會以人的客觀意志為轉移,那麼以誰的意志為轉移?「運氣」又是什麼?誰在控制那摸不著看不到、但實實在在存在著的「運氣」,人怎樣會得到好運氣或壞運氣?

兩個大鴨蛋都與共產黨有關

先讓我們來看看此次在南非舉行的世界杯期間所發生的不尋常事情:出現的兩個大鴨蛋,一個是朝鮮隊,一個是阿根廷隊。


朝鮮隊輸的好慘!
共產國家朝鮮隊在金正日的親自指導下,以0:7負於葡萄牙隊,總教練回國後辭職。

關於巴西隊與朝鮮隊的比賽,有報導說:是麥孔的靈光一閃拯救了巴西隊和鄧加,否則巴西隊還不知要在朝鮮隊的鐵桶陣前徘徊多久。那個近乎零度角的進球有些神鬼莫測。

「靈光一閃」和「神鬼莫測」表明麥孔發揮超常,已經超出人本身的能力了。

老天爺似乎存心開金無賴的玩笑,在他認為不可能勝、不直播時,給朝鮮隊一點小甜頭;當金正日胸有成竹、向國內直播時,讓由他隱形指導的朝鮮隊以0:7負於葡萄牙隊。無情粉碎了他在朝鮮塑造的對自己的造神運動。

受女總統基斯奈爾夫人領導的親共政府之累,阿根廷足球隊以0:4的懸殊比分慘敗給德國隊。這是自1974年世界杯以來阿根廷隊在世界杯上蒙受的最慘敗局,重溫馬拉多納時代的輝煌已經遙不可及。

報導說,阿根廷球員伊瓜因的「處子秀」很失意。年輕的伊瓜因在皇馬已經足夠出色,馬拉多納也很願意給「小煙槍」機會來證明自己,首戰尼日利亞隊就讓他首發出場,可惜在俱樂部進球如切瓜砍菜般容易的「小煙槍」卻沒能獲得進球,反而浪費了多個絕佳的得分機會。

「在俱樂部進球如切瓜砍菜般容易」,為什麼伊瓜因效力阿根廷隊比賽時,卻沒進一個球,還浪費得分機會?讓老馬傷心欲絕的是,他不明白為什麼梅西、伊瓜因們表現的「毫無鬥志」,然而比賽一結束時卻泣不成聲。


在阿根廷首都,一名女球迷對比賽結果
吃驚不已。
沒有人比曾經輝煌過的馬拉多納更愛阿根廷隊,看著場上穿著代表阿根廷國旗的藍白軍團慘遭德國足球隊剃光頭時,他比任何人都揪心。然而,馬拉多納並沒有忘記教練的身份,他仍然強迫自己像個堅強父親一樣安慰自己的球員,從海因策到梅西,馬拉多納一一送給他們擁抱,鼓勵這些小伙子們不能氣餒。可是就在所有球員都離開球場後,馬拉多納早已忍不住眼眶中的熱淚,他只能以手遮面,在教練組其他成員的攙扶下才能回到更衣室裏。

據《德新社》報導說,一離開公眾的視野裏,馬拉多納再難自抑,甚至倒在自己的女兒達爾瑪懷裏失聲痛哭。「這是我生命中難以承受之痛,實在是一次沉重的打擊……」情緒稍稍平息的馬拉多納在隨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解釋說。

星期六新聞發布會剛剛結束的時候,阿根廷女總統克里斯蒂娜便給他打去了電話,「但他卻沒能接聽我的電話,因為那時他正在哭泣」。

然而,這個比賽結果卻是早已經註定的,就像朝鮮隊的比賽結果一樣,無論教練和隊員如何努力,比賽結果早已經在賽前就被定了下來。

文人筆下常出現一個詞「天怒」、「老天震怒」,老百姓說「都是因為惹老天爺生氣了,才降災」,可見人禍引來天災,人所得到的實際都是人自己做出來的。

金正日是由中共豢養的共產小兄弟,對待本國人民非常殘忍,而且在世界上大耍流氓和製造恐怖活動。其製造的「天安事件」就炸死很多南韓海軍官兵,並且在證據俱在的情況下,還矢口否認,並威脅南韓。冒死逃到南韓的脫北者已經入了韓國籍,到中國旅遊,還是被中共出賣,送回北韓公開槍斃。這樣的政府能讓它在世界上臉面有光嗎?當然不能,所以上天把世界杯最大的鴨蛋給了朝鮮隊,讓金無賴出醜。

而阿根廷國家隊在7月3日舉行的南非世界杯四分之一決賽中以0:4的懸殊比分慘敗給德國隊,也是註定的。實際上不管阿根廷國家隊碰上了哪個隊它也得輸,只不過偏偏遇到了註定要贏的德國隊,所以吃了世界杯的第二大鴨蛋。

德國隊註定贏


6月6日,德國總理默克爾(中)去德國足球隊
入住的酒店看望球員。
一位朋友對我說:我發現了一個秘密,而且現在越來越明顯,簡直就是立竿見影。什麼秘密呢?

他說:現在好象有一條無形的線把人劃開,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中國人三退後明顯感到轉了好運,而不與中共同流合污的國家也是好事連連。

我就拿德國舉例,德國聯邦檢察院最近正在針對一名中共「610辦公室」頭目及其同夥和一名被征召為線民的54歲的孫姓華人醫生展開調查,該醫生擁有德國國籍。德國警方5月搜查了這位將大量法輪功學員的郵件轉寄到中國境內的醫生的住所。報導中明確指出,發展這位線民的乃是上海市“610辦公室”的主要負責人,級別是中共的副部長級。

世界上,目前像德國這樣如此明確的針對中共在外國專門刺探法輪功信息的間諜進行調查的案例還是很鮮見的。

報導此新聞的德國《明鏡》周刊介紹說:法輪功不是一個政黨,而是「中國傳統靜坐修煉」和經由五套功法達到的「真、善、忍」三個指導原則。功法修煉可以達到身體阻塞部分的通暢和精神的淨化。北京政府視法輪功弟子為「國家的敵人」並在全世界範圍對其實施迫害。

這位朋友說:從德國聯邦檢察院的敢作為,和德國《明鏡》周刊的正面報導,可以感受到德國政府是堅持正義的政府。

對於正義的政府,上天是給予獎賞的,所以「此次德國隊打進4強,過程的表現太過搶眼」。德國總教練路維讚揚自己的球隊,「已表現出冠軍氣勢」。這不是人的本事,而是老天送來的餡餅。

馬拉多納為女總統背黑鍋


阿根廷親共女總統。
有評論說,沒有馬拉多納的世界杯是寂寞的。是的,最後的半決賽和決賽,馬拉多納都不會出現在賽場上,他帶著足球隊和鴨蛋成績流淚回到阿根廷。無力回天,不是馬拉多納的錯、不是他無能,錯在現任女總統基斯奈爾夫人幫助江澤民逃脫應有的懲罰。準確的說,馬拉多納在為阿根廷女總統背黑鍋。

冰島慘劇是前車之鑒,冰島總統按照江澤民的旨意辦事,結果毀掉了國家。阿根廷女總統基斯奈爾也維護江澤民的利益,不但導致國家人禍天災,而且讓阿根廷人最自豪的足球隊也鬼使神差的「毫無鬥志」和技術發揮失常。

2009年12月,行政、司法、執法三權分立的阿根廷發生了一件轟動世界的大事,12月17日,位於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的法官拉馬德里德經過嚴謹的調查之後,下令在阿根廷境內和世界範圍,全面逮捕犯下「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審判。

一週後,12月2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對此項裁決首度作出回應,聲稱這一裁決有「政治動機」,「破壞了」阿根廷與中國雙邊關係,要求阿根廷政府「妥善處理」這一裁決。

親共的夫妻檔、阿根廷前任總統基斯奈爾和現任女總統基斯奈爾夫人,表面不干涉司法公正,但卻指使司法機構用刁難和誣告法官拉馬德里德個人的手法,讓他在元旦前被迫辭職。他辭職時,負責交接的人專門向他索要了「訴江案」的全部資料,為的是讓此案無疾自終。阿根廷女總統在助惡為虐。


阿根廷首都災禍不斷!
2010年剛一開月,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天氣就在抽羊角瘋。1月下旬,阿根廷全國大部分地區連日遭受熱浪襲擊,部分地區1月27日的最高氣溫突破了40攝氏度。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發布高溫「橙色警告」。三個星期後,2月19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再次遭難,由於遭暴雨襲擊,當天許多地區的街道被洪水淹沒,僅僅一天的降雨量積水最深處竟達1.2米!

6月的世界杯,即使馬拉多納累到吐血,也不會有好成績,這不是由他是否盡職盡責和戰略戰術來決定的,是由阿根廷現任女總統基斯奈爾夫人的違背天意的所作所為來決定的。

最好結果:馬拉多納留下,女總統辭職

阿根廷隊曾經是南非世界杯奪冠的大熱門,最終卻在對陣德國隊的四分之一決賽中以0:4的大比分落敗。然而,在球隊黯然歸國之時,馬拉多納和他的球員仍受到了眾多球迷的熱烈歡迎。

阿球迷狂熱迎接馬拉多納:到死都愛你!

球迷們穿著阿根廷國家隊的藍白色間條衫,高舉著寫有「阿根廷」、「叠戈,叠戈」的橫幅標語,表示對主帥馬拉多納的支持。

一名球迷表示,「我趕了1400公里的路,就是為了看看叠戈。我到死都愛他!我們將在2011年的美洲杯上復仇!」

很多球迷都一再表示,他們希望馬拉多納能夠留任阿根廷隊主教練。「叠戈,留下,我們支持你!」

當然,最好的結果是馬拉多納留下,親中共的女總統辭職,否則2011年的美洲杯,阿根廷還得吃鴨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