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中共真正害怕的“對話”(圖)
 
華風
 
2010-5-18
 
【人民報消息】新一輪中美人權對話已在華盛頓落幕了,雖然雙方討論了宗教自由、言論自由、法治等議題,美國提出了高智晟律師案,但並無公布是否取得了任何結果,人們也難以將“未來一年可望展開一些人權項目”,看作是這次人權對話的成果,雙方代表都形容會談“坦誠而富有建設性”,但中共會繼續踐踏人權,並以強硬態度面對國際社會的批評,是意料中的了。

中美人權對話20多年來已進行了14輪,中共不僅每次都能“過關”,而且能反過來利用促進中美關係,“增進了解,擴大共識”。顯然,中共並不在乎這樣的對話,如果沒有制裁性措施,沒有強制的手段做保障,“對話”就只能是象徵性的了。今天的西方社會,很多時候更關注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在人權考量上逐漸務實,人權對話成為閉門對話,私下交涉,又如何能對中共形成實質壓力和威脅。

面對國際社會的人權譴責,怎樣對付中共早已駕輕就熟,什麼中西方對人權的理解有異,生存權就是中國人的人權,每當西方國家譴責其人權惡劣時,便反指外國“干涉內政”;一方面利用美國在反恐和經濟上的需要,通過外交和經濟手段,壓制美國推動中國人權的努力,使外界對自己的人權批評禁聲。這次與美人權對話中,同意明年在北京舉行下一輪會談,是一個欺世姿態,讓國際社會誤以為它在變了,實質上,獨裁暴政的本性,如何會變。

儘管中共耍盡手段,每每溜過“人權對話”的尷尬,但有一個“對話”逃不過,一個遠比“國際關注”更大的壓力,即中國民間的維權呼聲。在中共治下,中國社會危機四伏,問題百出,尤其最近,接連發生的殺害兒童血案,令國人震驚,人們想知道,為什麼無辜幼小的兒童,在中國社會屢屢成為襲擊的目標?血案頻發究竟誰之過?政府為何禁止媒體獨自採訪報導?家長,老師,網民乃至社會,都在思索發問。

社會不公、貧富不均造成的人心思變,民眾對天賦人權的追求,對中共暴政的反抗,都表明推動中國人權進步的力量,其實來自中國民間,來自國人的覺醒。中國人如果在被拆遷,被截訪,被迫害,被剝奪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時,都起來發聲吶喊,要求“對話”,要求真相,起來向中共要公民權,生存權,自由權和生命的尊嚴,哪怕是手無寸鐵,也是中共害怕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