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高智晟被迫害前後的圖片(多圖)
 
梁新
 
2010-4-8
 

高智晟律師、妻子耿和,女兒格格和兒子天昱。

【人民報消息】高智晟失蹤一年多,首次與身在紐約的家人通上電話時,兒子天昱已經六歲半了。照片上的天昱大概有三歲多吧。

2010年4月7日,高智晟被中共安排與美聯社獨家「聊天」。

感謝美聯社讓關心高律師的人能看到他現在的照片。這比什麼筆墨都準確的回答了所有人的疑問:高智晟這幾年在共產黨的「陽光雨露下」是如何被滋潤的。

有人驚呼說,如果圖片上不註明這是高智晟律師,簡直不敢認。一位朋友說,過去高律師的牙齒又白又齊,現在被中共打的七零八落,而且剩餘牙齒全部往口腔內傾斜。不知這是什麼刑罰造成的。身體上的創傷尚且不提,原本光滑的額頭刻上了深深的皺紋。

美聯社記者說,高智晟不再是那個「結實、不屈的維權律師」,眼前的他顯得「消瘦而低調」,有時眼眶裏噙著淚水。


2005年自信的高智晟。

2009年失蹤,一年後復出的高律師。

高智晟被安排接受美聯社獨訪時表示,過去的作為讓他與家人付出代價,往後他不會再高調批評政府,希望有朝一日能與家人團聚。

高智晟表示,「你知道我過去的生活不正常,我需要放棄之前的生活,我希望我能成為這個大家庭和平生活的一部分」。

「不會再高調批評政府」、自覺「成為這個(中共統治下的)大家庭『和平生活』的一部分」,最終達到「與家人團圓」的目地。寥寥幾句就把中共殘忍的嘴臉勾畫的維妙維肖:批評政府?就讓你生不如死、骨肉分離。

2007年,高智晟披露被酷刑折磨的那50多天裏,有這麼一段:這位局長一離開,王姓頭目對我破口大罵:「高智晟,你他媽現在還在作夢想進監獄,美死你,今後你再甭想進監獄,只要共產黨還在,你就再也沒有進監獄的機會,什麼時候也別想」。

高律師寫道:對我肉體的折磨至此而止,而精神折磨一直持續。我被告知要開「十七大」了,在這裏等候上面的處理意見。期間一些官員時有來訪,變得溫和了些許,也開始允許我洗臉刷牙了。亦有官員提出能否用我的寫作技術「罵罵法輪功,價錢隨你開口,知道你有這能力」。我明確告訴來者,「這不只是一個純技術問題,這是一個困難的倫理問題。」到後來一看沒有動靜,又來說:「寫法輪功的文章困難的話,也可以表揚表揚政府嘛,多少錢都不成問題。」

花國庫的銀子買讚美,這個政府確實太虛弱了。為什麼虛弱呢?是因為非法建政,自己心裏整天打鼓。

高律師寫道:大約是中秋節夜裏,此前因耿和的以自殺抗爭,當局讓我打了一次勸慰電話。通話內容都是由當局設計好的(我回來後得知,耿和所說的內容也是設計好的)。當局還錄了相(當時我還有一隻眼睛無法睜開,錄相中逼我說是自傷的)。

那麼,高智晟此次被安排與美聯社的「聊天」,所說的內容當然也是設計好的。

BBC中文網4月7日的報導說,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失蹤一年多後首次在北京接受採訪,表示為了家人,他將放棄維權活動。高智晟表示不想談論有關他失蹤的事,也不想提及是否遭受中國當局的折磨虐待。

報導中有一段很短的高智晟接受採訪的錄音,他說:「我不想談以前的事,如果我想告別過去,甚至是徹底地拋棄過去的話。過去已經不重要了。我希望有一個相對地能由我支配的未來。」「我看到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的鞋子,他們的鞋都放在原地未動。應該說我的感情完全失控了,因為這是我最親的三個人,象斷線的風箏一樣,一年來我一點心緒都沒有。」

報導說,高智晟星期二晚上回到北京的家裏,看到物是人非,很是傷感。44歲的高智晟說:「未來與家人團聚,毫無疑問是我本能的目標,我希望和我的家人團聚。」「你知道,選擇放棄,主要就是為了家人的感覺,我希望能與他們團圓,我的孩子需要我在他們身邊,陪著他們長大。」

高律師最後表示,他的這一決定會「讓大家失望」。他說:「當他們看到我的話,他們肯定會感到失望。對他們,我表示道歉,我非常抱歉。」

一位網友說:看到了吧,中共安排的訪問。先安排給了美聯社,呵呵。 高律師,沒有人會對你失望。對你家人和小孩的傷害,對中國人民的傷害,還有對你本人的無恥下流的傷害,我們都知道是誰幹的。每一次我們看到的都是中共各種花樣的表演。問題是它們怎麼就這麼厚著臉皮、自以為是的表演?

這位網友很清醒,一個維權律師由於批評政府,不但遭受驚駭世界的酷刑,而且無法與家人團聚。這難道應該是這位律師和他的家人承受的嗎?絕對不是。所以高律師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

看到高智晟的近照,就再一次看到了中共的殘忍。這是這次獨訪中最成功之處。

關心高智晟,那麼關注的就會是如何讓所有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不再受到他那樣的酷刑。要想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全民努力,拋棄共產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