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詞典裡的“二奶”解釋不全(多圖)
 
黎梓
 
2010-4-3
 
【人民報消息】《中共高幹情婦檔案》一書的作者方延鴻說,當今的中國是紅(權力)、黑(腐敗)、黃(色情)混在一起的 「腐臭的醬色」,一個高官背後就會有數個、數十個二奶。

過去,毛澤東竭盡淫亂,但外界根本不知道,到了江澤民時代,江無所顧忌的包別人的老婆當二奶,他不是拿自己貪腐的錢來養二奶,是把貪腐的錢存在海外銀行,把二奶提拔成高級官員,讓全中國的老百姓來替他養二奶。例如80年代,電子工業部的秘書黃麗滿由於午休時間陪江部長「炕戰不止」,一直升到深圳市委書記、廣東省人大主任。上海市委沒有人不知道市委宣傳部長、有夫之婦的陳至立是市委書記江澤民的枕邊人,後來江成了總書記,陳至立由教育部長,做到國務委員,現在是人大副委員長。央視女主播李瑞英因為陪睡,雖被宋祖英打出中南海,但升任播音部副主任(播音部目前還沒有設置主任之職)。宋祖英發財就更簡單,利用個人身體資源,成了將軍,穿金戴銀,手戴鑽戒,讓世界男名歌唱家同臺演出,提高她的身份,用的都是民脂民膏。

網上流傳說,「貪官將情婦從床上培養到主席臺」,那還錯了嗎?哪個貪官能有「三呆婊」如此大手筆?!

90年代,有人說,如果把中共處級以上黨官全都拉出來槍斃,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個斃一個,一定有漏網的。這個論調現在已經完全過時。現在官場權鬥鬥什麼?打算把哪個送上黨的祭壇,一拉一個準兒,一打一個準兒。民間說「情婦把貪官從臺上培養成階下囚」,這話不實,江澤民搞別人老婆明目張膽,一搞就是幾十年,十數年,到現在江還在黨章裏當「三個代表」。正因為此,在中共官場上搞「性」文化已經「順理成『臟』」,中共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95%以上有情婦,60%以上的領導幹部的腐敗案都與「包二奶」有關。。

曹長青最近在題為《進入《漢語詞典》的二奶》的文章中說,由於中國沒有民主政治,再加上走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的雙軌經濟,即專制體制下的市場經濟與國家壟斷的混合經濟,結果為權力者的貪污腐敗提供了巨大機會。在當今中國,幾乎無官不貪。官員信條是,有權不使,過期作廢。所以以權謀私,已不是哪個官員的個人品質問題,而是一種制度性的腐敗。早說明貪腐的普遍性,嚴重性。以權謀「性」成為腐敗文化中的一個特「色」。

最近中國爆紅的電視連續劇《蝸居》,就是寫有權有勢的中共市委秘書怎樣「包二奶」 的故事,引起全國關注。由於包二奶現象太普遍,人人皆知,連中國的《現代漢語詞典》,也在最新的第五版中,專列了「二奶」詞條,解釋是:「有配偶的男人暗地裏非法包養的女人」。

其實,這個解釋不完全,沒包括如江澤民等人利用權力公開非法包養女人,所以這個詞條的全面性解釋應該是:「有配偶的男人暗地裏或公開非法包養的女人」,或「有配偶的男人非法包養的女人」。

當然,江核心的特「色」是:「有配偶的男人非法包養有配偶的女人」,「特大貪官的床上總有一堆是別人的老婆」。

在三呆婊的指引和身體力行下,北京《檢察日報》透露了一點消息:中共江蘇省建設廳長徐其耀,包養情婦146 人,獲得「數量獎」;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張宗海,包養17名未婚女大學生,獲「素質獎」;海南省紡織局長李慶善,撰寫性愛日記95本、保存性愛物證236 份,獲 「學術獎」;安徽省宣城市委書記楊楓,運用MBA知識管理7名情婦,獲「管理獎」;……

那些形形色色的獎裏,唯一超越江澤民、做出突出貢獻的,是福建省周寧縣委書記林龍飛,他召集22名情婦舉辦群芳宴並選出最美者,獲「團結獎」。而宋祖英和李瑞英卻在中南海裏打到你死我活。

中共官場的包二奶風,在中國大陸,比12級颱風還強勁。目前連民間廣告,都毫不掩飾的宣傳「二奶得錢得物有理」。最近在浙江臺州新建的「萬家華庭城市公寓」的廣告圖上,有一句廣告標語是 「如果你給不了她一個名分,那就送她一套房子」。甚至在大學校園,也出現招聘二奶的廣告。最近中央戲劇學院校園內,就有「誠招二奶」的廣告,開價是:每天 2,000元。去年在江蘇無錫江南影視藝術學院大門對面的公車站,則有 「急聘二奶」的啟事:「試用期一個月,月薪5,000元;轉正後月薪15,000元;滿一年後獎金15萬元。」招聘者是溫州一家資產二千多萬元的大型企業 CEO。

這些價錢固然誘人,但怎麼能和江澤民的二奶們相提並論呢?江二奶們拿的是國庫的銀子,被戴了綠帽兒的丈夫都得錢的得錢、當官的當官。就是今天老江死了,只要她們自己還有口氣,全家人就都跟著得實惠。

看著江澤民的二奶們都當上人大副委員長和將軍了,跑官風能煞的住嗎?二奶隊伍更不能不日益壯大。△

(人民報首發)




三呆婊指引方向,搞的全是別人的老婆!花的都是國庫的銀子!




張貼在江蘇無錫江南影視藝術學院大門對面
的一個公交車站的“急聘二奶”的啟事。




兩名女生在觀看招聘啟事的內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