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戈患癌!宋祖英將與盲人流行歌手亮相世博會(多圖)
 
華鎮江
 
2010-4-10
 


多明戈前年8月、去年6月和9月與宋祖英聯手歌頌中共,結果今年2月得了結腸癌。

【人民報消息】為中共放聲高歌的國際知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今年得了結腸癌。宋祖英不能沒有名人 壓陣腳,於是世博會將與盲人意大利國際流行歌手波切利攜手。

多明戈開餐館去了


08年8月宋祖英和多明戈在鳥巢。
據北京晚報4月7日透露,69歲的多明戈因為「前年的北京奧運會閉幕式、去年的鳥巢音樂會與宋祖英都有過『完美的合作』」,所以「今年2月在日本期間感到身體不適,下腹疼痛,隨後飛往紐約。在紐約西奈山醫療中心,醫生診斷出多明戈結腸上的息肉已開始癌變。3月2日,多明戈在該醫療中心接受了息肉切除手術。」

據報導,因患結腸癌在一個月前接受手術治療的西班牙裔歌劇演唱家多明戈,4月5日為自己在紐約的餐館舉行開業典禮。典禮上,多明戈說,很幸運能夠及時查明病情並得到治療。多明戈還笑著告訴大家說,他目前要抬起左腿還不容易。

多明戈特別提到了來自一名聽過他所有主要歌劇的歌迷的問候:「好好休息,為了你最重要的角色──你自己。」

這位歌迷的話簡直就是一句警言,不止對多明戈而言。

多明戈從中共那裏賺到不少錢,首先是2006年底在紐約曼哈頓的大都會歌劇院推出的大型歌劇《秦始皇》裏扮演秦始皇。該歌劇由張藝謀導演、譚頓作曲。張藝謀用年事已高的多明戈演中國歷史上的暴君,不過是借其名聲來提高自己在國際舞臺上的地位。媒體報導說,該劇投資三百萬美元。事先做了大手筆宣傳,但事後惡評如潮

《費城探詢報》樂評家斯特恩斯說,《秦始皇》這出歌劇虛張聲勢,沒有內涵;事先宣傳成一個大象,而實際上只生出一隻老鼠。

多明戈則沾沾自喜說:「我的收山之作是演中國的第一個皇帝,也算圓了我的一個東方文化之夢。」結果得了癌症,真要收山了。

前年8月北京奧運會閉幕式、去年6月30日鳥巢音樂會,多明戈都被中共請來當作末日晚餐中的主菜,想借其把在南韓世足賽開幕式零報酬演唱的宋祖英提提價碼,但題目卻總是宋祖英的名字在前面,然後「攜」世界名家登上舞臺。

網易娛樂2009年9月26日報導,25日,「多明戈特邀嘉賓宋祖英 『愛的火焰』上海音樂會」在上海大舞臺舉行。宋祖英和多明戈聯手演繹了去年北京奧運會閉幕式歌曲《愛的火焰》,還以中文對唱了《康定情歌》」,但題目卻用的是《宋祖英攜手多明戈高歌 《康定情歌》最受歡迎》。這是標準的黨文化模式。

多明戈也發賤,去年中新網7月2日報導說,6月30日晚,「宋祖英一邊演唱一邊踏著歡快的節奏從舞臺中央走出來,甩頭、扭胯、聳肩、揮臂,這一串流暢火辣的動作掀起了全場的第一個高潮,現場尖叫聲不斷。更迷倒了來自西班牙的68歲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使其激動得五次向宋祖英獻吻。」。9月25日與宋祖英唱完《康定情歌》,又是一陣獻吻。

宋祖英的身體能隨便接觸嗎?穿著衣服也不行,副作用太大。與她演歌劇的男主角就很聰明,正式演出時,手都不放在她(穿著演出服)的後背上,而央視主持人李咏給她發獎後,禮節式擁抱時都頭腦清醒,雙手相當懸空,與她身體保持誇張性距離。多明戈竟然把嘴直接貼在宋祖英手背的皮膚上,哎,捧著被江澤民揉搓爛了的手,親吻不止一回兩回。

結果,慘了,才過了幾個月,今年2月,多明戈在日本期間感到身體不適,下腹疼痛,隨後飛往紐約,診斷是得了結腸癌,良性息肉變成了癌瘤。3月2日挨了幾刀,現在開餐館去了。至於手術後會不會復發,那決定權都在他自己。

意大利盲人國際流行歌手波切利上陣


4月6日,宋祖英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
今年1月8日「宋祖英粉絲網論壇」以《宋祖英春晚曲目確定 攜手波切利為世博會高歌》為題,透露宋祖英在虎年春晚將與意大利盲人國際流行歌手波切利演唱上海世博會的開幕式歌曲,但春晚波切利沒有現身。現在確定5月1日宋祖英將與波切利在上海世博會演唱。

西洋傳統唱法的多明戈被卸磨後,著名流行歌手波切利又被套上了嚼子。波切利是誰?

讓我們來看看波切利的簡介:

安德烈•波切利 (ANDREA BOCELLI),1958年9月22日生於意大利拉亞蒂科,雙目自幼失明,卻擁有一副無人能比的好嗓子。波切利從小就對音樂非常敏感。7歲時開始學鋼琴,隨後又學長笛、薩克斯。小小年紀就對歌劇特別感興趣。

波切利自出生就患有嚴重的青光眼,12歲時,在一次踢足球的意外後他徹底失明,但他不自暴自棄,堅持學唱。這是因為失明後父親湊在他的耳邊說:「小傢伙,別氣餒!這個世界屬於每一個人。雖然,你看不見你眼前的世界,但是,你至少可以做一件事,那就是,讓這個世界看見你!」

這個報導要放在中國就麻煩了,因為牽扯一個先感謝誰後感謝誰、成功後功勞歸於誰的問題。但在意大利,政府對這個不感興趣,感興趣的就是討好選民,希望下屆再投自己一票。在中國,不存在這個問題,因為十幾億人都被「代表」了,而且無論有多少願望都包括在「三個代表」裏。

波切利畢業於比薩大學,取得法律博士學位,做了一年的法律工作,30歲才開始學聲樂。他的第一位聲樂老師是貝塔裏尼,三年後又隨柯萊裏學唱。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意大利著名搖滾歌手佐凱洛聽到波切利的演唱,大為欣賞,立即聯同他唱讚美神的歌曲《求主憐憫》,即獲得1993年聖雷莫音樂節最佳新人獎。

1994年,他首張個人專輯《寧靜的夜海》再獲得聖雷莫音樂節大獎,打進了意大利流行榜十大之一,他與莎拉•布萊曼灌唱的《告別的時刻》一曲,更是盛興一時,成為歐洲流行榜冠軍歌,奠定了他的國際流行歌手的地位。

1994年,他應邀參與在摩德納舉行的帕瓦羅蒂與流行群星音樂會的演出,大大提高了他的知名度。其後,他在荷蘭、比利時、瑞典、法國、奧地利、德國、意大利流行榜上占一席之位。

共產黨借宋祖英噁心咱中國

北京日報報導說,目前已經確定波切利和宋祖英用中文合作《康定情歌》,兩人還將用英文演唱曾經由波切利和莎拉•布萊曼演繹的《告別時刻》。波切利對這次合作非常看重,將專程派15人的工作團隊來華進行現場調試和排練工作。考慮到波切利的身體情況,音樂會主辦方還對舞臺、休息室進行特別設計,方便波切利行動。

報導說,宋祖英最近熱衷於寫作業、學英文、背單詞,因為她正在攻讀金鐵霖的博士學位。金鐵霖在江小姘跟前像個三孫子似的,跑前跑後,宋祖英「攻讀金鐵霖的博士學位」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同是湘妹子、有著17年交情的芙英導演問,「讀博士對你還有什麼用?」宋祖英的回答是,「我學沒上夠」,這讓芙英特別感動……

這段報導倒讓人疑惑了:中國有太多學上的足夠的音樂系本科生、唱的又得到聲樂界認可,甚至在國際上拿大獎的,怎麼沒有一個代表「魅力中國」的?為什麼要讓《小背簍》《辣妹子》邊開演唱會、邊學英文、邊讀博士來「魅力中國」呢?

中國聲樂的最高水平就是《小背簍》《辣妹子》,這不是噁心咱中國麼?話又說回來了,為什麼宋祖英能噁心得了全體國民呢?這背後的原因連北京大街上沒牙老太太都能說上幾個完整的段子。

多明戈替中共演了一個歌劇,和三場演出,就得了結腸癌。有方便的,請一定要告訴著名流行歌手波切利:雙眼已經全盲了,可別再為自己添其它的麻煩。△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