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现状真是用文字都无法形容的惨(图)
 
张目
 
2010-4-26
 

对江泽民出书给自己涂脂抹粉的民意!

【人民报消息】腾讯网是上海世博会唯一互联网高级赞助商。

4月18日腾讯网转载了中新网的一个消息「《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在上海出版」。

中新社上海4月18日电,「真实记录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青年时代在上海的创业实践、成长轨迹、精神风貌和品格修养的丛书《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近日由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的出版座谈会18日在上海举行,座谈会上,上海益民食品一厂、上海制皂集团、中国联合工程公司、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有限公司等江泽民曾经工作过的四家单位代表以及上海交大学生代表、作者代表作了交流发言。」

腾讯网还搞了个:评论:《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在上海出版

新闻出来后,4月18日当天,一共有8条评论,共173人参与,其中在15分钟之内有6个评论,全部8个评论共用了32分钟(2010-04-18 10:22:00到11:56:35)。

腾讯网友发表对此书的评论:

送给我都没有兴趣翻啊(支持64)

打破惯例了?人还在的嘛(支持25)

请记者写点有意义的新闻!(支持7)

要节约纸张~(支持7)

日出江花,厉害!(支持24)

无语(支持5)

好想看月子(支持3)

不感兴趣。(支持10)

2月24日,腾讯转载了一个新闻《《江泽民文选》第一卷外文版出版发行》,我要评论是(0)。

报道说,新华网北京2月24日电,《江泽民文选》第一卷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日文版近日由外文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的《江泽民文选》第一至三卷,2006年8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共中央编译局将该书译成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日文5个文种。《江泽民文选》第一卷外文版出版后,第二、第三卷外文版将陆续出版发行。

2月25日,腾讯转载了另一个新闻《江泽民思想年编(1989-2008)》出版发行,我要评论还是(0)。

报道说:新华社北京2月24日电,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江泽民思想年编(一九八九─二00八)》一书,近日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首条为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召开,江泽民同志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并在全会上讲话;末条为2008年11月8日,江泽民同志会见《新时期我国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学习研讨会代表时的讲话。这本书的内容选自《江泽民文选》、《江泽民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专题摘编)和江泽民同志的各种专题文集以及公开出版的各类党的文献选编和报刊等出版物。

报道还说:《江泽民思想年编(一九八九─二00八)》,集中记录了江泽民同志作为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在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方面的重要论述,系统反映了他对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的探索思考历程以及提出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这本书的出版对进一步深入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更好地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具有重要意义。

3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以投票的方式予以否决,3月14日,中央下达紧急通知:不给「江泽民思想」冠名。


江泽民已经沦落到如此境地了?!
4月4日,亲江的明报发表17秒钟模糊视频,说疑似江泽民的人在夜晚坐在一个小巴上,从打开的窗户里伸出手来,向黑糊糊中的人群招手。车子里除了司机,后面还站着一个人,车厢里空空的,既没有上海政法委书记、姨外甥吴志明随行,也没有市长韩正陪同。记得江当政时去深圳参加个什么活动,是坐着坦克车出现的,周围还出动三千全副武装的武警保卫。过去坐坦克车是怕人看见,现在坐小巴是怕人看不见。江泽民已经沦落到如此境地了?!

4月18日,中新社在上海报道说,《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近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的出版座谈会18日在上海举行。

4月26日,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摘选了《日出江花──青年江泽民在上海》第四分册中的一部分,是由原政治局委员、原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找笔杆子写的文章,吹嘘江泽民如何敏慧好学才华出众。

曾培炎若不写这篇回忆录,还很少人知道他是如何从上海电科所整流器室的一个普通技术员,成为上海帮,而后被江泽民提拔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文章一出,反倒证实了江泽民伪造历史。文中说:1962年,江36岁,「我到所里不久就听同事们议论,新来的副所长与众不同。江泽民同志参加革命很早」。

江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吕加平揭露的「二奸二假」,于是搞迂回战术,想通过别人的嘴来漂白自己,但曾培炎并没有资格做江历史的旁证,因为他是「听同事们议论」的。

看看这些新闻和文章的出处,就会发现江的地盘缩小了,缩小到只能在上海这个曾发迹过的地盘上折腾折腾。并且在上海都不便大大方方的出来,只是在夜间偶然偷偷摸摸溜出来露露头,让人用手机拍摄一下自己,江泽民的现状真是用文字都无法形容的惨。△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