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的脑瘤有一年观察期(多图)
 
鲍光
 
2010-4-15
 

赵本山以坑害乡亲谋取暴利!
【人民报消息】羊城晚报4月13日报道说,据《北京日报》报道,前天,电视剧《乡村爱情故事》研讨会一开场,赵本山不但挨个儿与到场的专家、学者、记者握手致谢,还姿态谦虚地向各位求教:「在公司,周围的人天天都说好话,我今天就想听『坏话』和真话。我永远感谢让我经受磨难的人和给我批评的人。」。

结果,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教授一感动,抛开了「受邀请就得唱赞歌」的潜规则,直接为赵本山开起了三剂「苦口良药」。

第一剂苦药是「收视误导」:本山先生被收视率带来的鲜花、掌声给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没有原则的吹捧给误导了。

第二剂苦药是「缺乏真实」:《乡村爱情故事》展现了农民生活的很多场景、片断,但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其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扁平化、不够典型,没有时代背景下共同群体的特征。

第二剂苦药是「低级趣味」:真正的喜剧应当以现实社会中的矛盾为基础生发出来,而非像《乡村爱情故事》等剧所展现的那样,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如结巴)。这样博得的笑声缺少爱和悲悯的情怀。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怀。艺术家应当以追求高雅、崇高为目标和境界。


赵本山假求教,遭批后勃然大怒!
北京日报4月12日报道说,在4月11日召开的电视剧《乡村爱情故事》研讨会上,声称要听「坏话」和真话的赵本山,不成想,当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真说出「坏话」时,他竟「冲冠一怒」,回应说:「我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而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全场气氛异常尴尬。

那天研讨会上,赵本山主要说了以下精彩言论:

1、我从来都不是高雅的人,也从来没装过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有文化的、实际在误人子弟的一批所谓教授。高雅是从民俗进化来的,没有大俗就不会有大雅。

2、我不是拒绝高雅。我们都想高雅,但我在高雅这块地上没有活过,我的生活圈子(就是这样)。我也想高雅,直接就进入宫廷,但它不是我的生活。这位教授提到的农村生活,我想知道,您熟不熟悉农村生活?农村到底什么样?您去没去过?您体验过吗?如果没有发言权的话,那考虑好再说。

3、我来是想找一服对我有好处的药,别给我开一服吃了就死的。我想找一个好医生,不是假医生。我想吃良药,不希望吃毒药。

4、我敢说,农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们的老师,就不要唠农村了,如果唠城里的事,我赶紧缴枪不杀。

5、不强调收视率的存在,就是污蔑存在的价值,电视为谁做的?为高雅做的吗?是为大众、为百姓做的。不如您自己写个剧本,自己拍一个,如果您拍的那个收视率比这个高, 我当时就给您跪下。

6、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能把全国那么多观众弄乐了,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

当时与会者,在曾庆瑞教授和赵本山的发言后,都无法说话了,每个人的脑子里依然还在琢磨本山的开场白:「在公司,周围的人天天都说好话,我今天就想听『坏话』和真话。我永远感谢让我经受磨难的人和给我批评的人」。

第二天,4月12日,本山传媒与博纳国际影业集团联合出品的喜剧片《大笑江湖》举行开机发布会,在会上当记者问及11日发生的话题时,经过一天时间的沉淀,赵本山不但没有反思自己的虚伪和霸道,而且居然表示:「质疑(乡村爱情故事)很正常,没有质疑就怪了,我们都要理解,因为有一批人专门批评别人,如果不批评就没饭吃了。」

一个曾经在田间地头给辛苦劳作的乡亲们逗个乐子、解解无聊和疲劳的泥腿子赵本山,怎么一上了CCTV的春晚,就变成娱乐圈的恶霸?

中国有句非常富于哲理的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过去,你能把张艺谋和赵本山搁在一起吗?你能想像被粉丝抢烂裤子的「飞人」刘翔主动跑去给宋祖英献花吗?现在都出现了,而且愈演愈厉。

赵本山因小品《卖拐》在殃视站住脚,并得了奖,是因为江的摄政曾庆红曾亲自授意,要他出小品影射法轮功。演出后,江泽民曾庆红对演出效果都很满意,因此不但该小品在2001年春节联欢晚会获得一等奖,而且赵本山从此成了春晚的「小品王」。

凑巧的是,赵本山的靠山曾庆红,与给赵「苦口良药」的教授曾庆瑞,名字里只差一个字。应该在曾氏家族中是同一辈的。但赵本山把曾庆红当成爷爷,把曾庆瑞当众骂到狗血喷头。

历史的车轮在静悄悄的向前转动,我们发现不光是文艺圈子、不光是中国,整个世界都在无声的整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新京报4月13日报道说,谈及身体状况,赵本山表示:「其实我的身体状况最近不是太好,医生说我这个病至少也得观察一年以上。」


2009年9月赵本山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
2009年9月29日,赵本山在上海某豆腐厂演出时,突然昏倒紧急送医。赵本山后来说:我以为这下完了呢。结果一查,是脑血管瘤破裂,还是先天性、胎里带的。

按照研究前世今生、轮回转世的医生们的说法,赵本山的先天性脑血管瘤是前世的因缘关系造成的。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解怨、「化干戈为玉帛」,而不是让脑瘤速长而导致血管「爆炸」。

赵本山假惺惺的主动要求听批评,结果听到批评却又与书生气十足的教授结怨,和与会者结怨,把数亿网友推到他自己的对立面去。赵本山的旧「病」没去,又添新「病」。

赵本山不是说:「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能把全国那么多观众弄乐了,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吗?

赵本山再这样黑社会嘴脸下去,说不定等不到「观察一年以上」先天性脑血管瘤就得爆炸。到那时,消息传出,全国观众都会乐了,说这家伙终于鞠躬下台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