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本山的腦瘤有一年觀察期(多圖)
 
鮑光
 
2010-4-15
 

趙本山以坑害鄉親謀取暴利!
【人民報消息】羊城晚報4月13日報導說,據《北京日報》報導,前天,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一開場,趙本山不但挨個兒與到場的專家、學者、記者握手致謝,還姿態謙虛地向各位求教:「在公司,周圍的人天天都說好話,我今天就想聽『壞話』和真話。我永遠感謝讓我經受磨難的人和給我批評的人。」。

結果,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曾慶瑞教授一感動,拋開了「受邀請就得唱讚歌」的潛規則,直接為趙本山開起了三劑「苦口良藥」。

第一劑苦藥是「收視誤導」:本山先生被收視率帶來的鮮花、掌聲給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負責任的言論、沒有原則的吹捧給誤導了。

第二劑苦藥是「缺乏真實」:《鄉村愛情故事》展現了農民生活的很多場景、片斷,但缺乏歷史進程中本質的真實,其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扁平化、不夠典型,沒有時代背景下共同群體的特徵。

第二劑苦藥是「低級趣味」:真正的喜劇應當以現實社會中的矛盾為基礎生發出來,而非像《鄉村愛情故事》等劇所展現的那樣,放大人物的身體缺陷(如結巴)。這樣博得的笑聲缺少愛和悲憫的情懷。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懷。藝術家應當以追求高雅、崇高為目標和境界。


趙本山假求教,遭批後勃然大怒!
北京日報4月12日報導說,在4月11日召開的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上,聲稱要聽「壞話」和真話的趙本山,不成想,當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曾慶瑞真說出「壞話」時,他竟「沖冠一怒」,回應說:「我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認為自己有文化的,而實際在誤人子弟的一批所謂教授」,「我想找一個好醫生,不是假醫生。我想吃良藥,不希望吃毒藥。」全場氣氛異常尷尬。

那天研討會上,趙本山主要說了以下精彩言論:

1、我從來都不是高雅的人,也從來沒裝過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認為自己有文化的、實際在誤人子弟的一批所謂教授。高雅是從民俗進化來的,沒有大俗就不會有大雅。

2、我不是拒絕高雅。我們都想高雅,但我在高雅這塊地上沒有活過,我的生活圈子(就是這樣)。我也想高雅,直接就進入宮廷,但它不是我的生活。這位教授提到的農村生活,我想知道,您熟不熟悉農村生活?農村到底什麼樣?您去沒去過?您體驗過嗎?如果沒有發言權的話,那考慮好再說。

3、我來是想找一服對我有好處的藥,別給我開一服吃了就死的。我想找一個好醫生,不是假醫生。我想吃良藥,不希望吃毒藥。

4、我敢說,農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沒有比我更了解的,我是你們的老師,就不要嘮農村了,如果嘮城裡的事,我趕緊繳槍不殺。

5、不強調收視率的存在,就是污衊存在的價值,電視為誰做的?為高雅做的嗎?是為大眾、為百姓做的。不如您自己寫個劇本,自己拍一個,如果您拍的那個收視率比這個高, 我當時就給您跪下。

6、我覺得,如果一個人能把全國那麼多觀眾弄樂了,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

當時與會者,在曾慶瑞教授和趙本山的發言後,都無法說話了,每個人的腦子裏依然還在琢磨本山的開場白:「在公司,周圍的人天天都說好話,我今天就想聽『壞話』和真話。我永遠感謝讓我經受磨難的人和給我批評的人」。

第二天,4月12日,本山傳媒與博納國際影業集團聯合出品的喜劇片《大笑江湖》舉行開機發布會,在會上當記者問及11日發生的話題時,經過一天時間的沉澱,趙本山不但沒有反思自己的虛偽和霸道,而且居然表示:「質疑(鄉村愛情故事)很正常,沒有質疑就怪了,我們都要理解,因為有一批人專門批評別人,如果不批評就沒飯吃了。」

一個曾經在田間地頭給辛苦勞作的鄉親們逗個樂子、解解無聊和疲勞的泥腿子趙本山,怎麼一上了CCTV的春晚,就變成娛樂圈的惡霸?

中國有句非常富於哲理的話: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過去,你能把張藝謀和趙本山擱在一起嗎?你能想像被粉絲搶爛褲子的「飛人」劉翔主動跑去給宋祖英獻花嗎?現在都出現了,而且愈演愈厲。

趙本山因小品《賣拐》在殃視站住腳,並得了獎,是因為江的攝政曾慶紅曾親自授意,要他出小品影射法輪功。演出後,江澤民曾慶紅對演出效果都很滿意,因此不但該小品在2001年春節聯歡晚會獲得一等獎,而且趙本山從此成了春晚的「小品王」。

湊巧的是,趙本山的靠山曾慶紅,與給趙「苦口良藥」的教授曾慶瑞,名字裏只差一個字。應該在曾氏家族中是同一輩的。但趙本山把曾慶紅當成爺爺,把曾慶瑞當眾罵到狗血噴頭。

歷史的車輪在靜悄悄的向前轉動,我們發現不光是文藝圈子、不光是中國,整個世界都在無聲的整合──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新京報4月13日報導說,談及身體狀況,趙本山表示:「其實我的身體狀況最近不是太好,醫生說我這個病至少也得觀察一年以上。」


2009年9月趙本山躺在擔架上昏迷不醒。
2009年9月29日,趙本山在上海某豆腐廠演出時,突然昏倒緊急送醫。趙本山後來說:我以為這下完了呢。結果一查,是腦血管瘤破裂,還是先天性、胎裏帶的。

按照研究前世今生、輪回轉世的醫生們的說法,趙本山的先天性腦血管瘤是前世的因緣關係造成的。解決的唯一辦法就是解怨、「化干戈為玉帛」,而不是讓腦瘤速長而導致血管「爆炸」。

趙本山假惺惺的主動要求聽批評,結果聽到批評卻又與書生氣十足的教授結怨,和與會者結怨,把數億網友推到他自己的對立面去。趙本山的舊「病」沒去,又添新「病」。

趙本山不是說:「我覺得,如果一個人能把全國那麼多觀眾弄樂了,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嗎?

趙本山再這樣黑社會嘴臉下去,說不定等不到「觀察一年以上」先天性腦血管瘤就得爆炸。到那時,消息傳出,全國觀眾都會樂了,說這傢伙終於鞠躬下臺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