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政法委书记奉命掐薄熙来喉管(图)
 
瞿咫
 
2010-3-12
 

《薄熙来之歌》里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薄熙来在两会参政议政。

【人民报消息】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3月10日接受京华时报记者的采访。他透露,文强案目前还在审理中,将在3月底4月初宣判,之所以时间较长,是「为了搞得更清楚一些」,至于具体量刑,将按照法院审理的情况来确定。他强调不会「从重」。并声明,目前尚无比文强更高级别的官员涉案。

这种声明等于是掐薄熙来喉管。薄熙来原准备给文强判死刑,所以耸人听闻的新闻一天造出好几个,而且带图片。

记者问刘光磊:我们注意到,一些最初被检方起诉涉黑的人,法院在最后判决时没有采纳检方的意见,原因是什么?有压力吗?

刘光磊的回答很耐人寻味:没有压力。(一方面是采纳)律师的辩护意见,最重要的还是重事实重证据,不压低也不拔高。

现在看来,重庆打黑只打到司法局长,升入中央的、和准备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一个都没碰着。早知道是这样,薄熙来豁老命干么呢?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在重庆就任期间,总骂别人「傻蛋」的薄熙来做了好多连傻蛋都不会做的蠢事,不但派人写文章骂习近平,比资格当总统,而且还在重庆六大厦上出六个霓虹灯大字「薄书记辛苦了」,近期又搞个什么《薄熙来之歌》,并且把给名导演造谣而输了官司的宋祖德雇来当枪手,说文强奸淫了这个、强奸了那个,结果文章均被大陆各门户网站博客删除 。这表明薄熙来的脚步和中央不一致。

一想就知道,竖10层楼毛像、唱红歌、发毛语录短信的薄熙来要是上了台怎么可能让中国改体制呢,怎么敢让老百姓一人一票选总统呢?

薄的小肚鸡肠可以和妒嫉心超强的江泽民「媲美」。去年新华网比小豆腐块儿还小、还不显眼的那点地方刊登了薄熙来和市长王鸿举一起种树的消息,薄都忍受不了,让新华网把市长的名字拿下,他一个人霸占题目。这种人怎么能与同事搞好关系、协调合作呢?他作梦都想模仿毛「一句顶一万句」,让谁升谁升,要谁死谁就得死,顺薄者昌、逆薄者亡。连他父亲薄一波都对朋友说,有些话不敢对这个儿子说,怕不知哪天形势变了,薄三儿又翻脸拿父亲当垫脚石。

此次重庆打黑,薄熙来表面整到了文强,但他最终要打谁、要揪谁,薄发表的新闻题目都交代的清清楚楚,甚至怕人看不懂打击的是哪个前重庆市委书记,索性把其曾在重庆的任期都写的明明白白。于是,无人不知他重点要整的是原重庆市委书记、现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和政治局委员、现广东省委书记汪洋。

薄熙来疯了,人一疯狂就一定失去理智。本来是想进政治局常委会,需要人去给自己说好话,结果从胡锦涛到李克强,从贺国强到汪洋,准备下届退休的和准备下届重用的,除了漏掉碾死元配的周永康外,全尖酸刻薄的骂到了。

此次两会,政治局对薄熙来的态度,是其高调打黑的最好验收,开会时高层居然没一个人与薄熙来说话,散会时他赶快第一个溜走,避免无人搭理的尴尬被记者摄入镜头。怎么躲,他也没躲过3月6日的一出好戏。

这天,上百记者聚集在人大会堂重庆厅,等着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出席「重庆代表团新闻发布会」,薄居然迟到了40分钟。据知情人透露,不是因为摆架子,而是与身体状况有关。

当所有记者在会场外等待迟到的薄书记时,重庆代表团新闻官问众记者要问什么,结果对台湾记者要问的温吞水问题并不满意,说了一句:「有没有更辣一点的?」陶醉的新闻官以为薄书记深受「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爱戴,殊不知他说的「辣」并不是记者们想问的「辣」。

记者会现场,台湾东森电视台的一名记者站起来提问,为了顺利问到下一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问的不疼不痒,是关于马英九的,随后这位记者忽然话锋一转,问的第二个问题被众多记者评价为当天下午「最牛的问题」。他问薄熙来,「打黑运动是否是你在捞政治资本,为的是中共十八大进政治局常委会?」

显然,这个问题点到了薄熙来的死穴,全场大陆记者一片低声惊呼,几百双眼睛顿时聚焦在以能言善辩著称的薄书记脸上,会场里此时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没有思想准备的回答是最真实的,薄熙来被「辣」晕了,神情尴尬的愣在那里好久,几百号人也等了很久,尴尬的薄熙来终于所问非所答的回应:「今天这种场合不适合做秀。」也就是间接的承认了打黑运动是在捞政治资本,为的是中共十八大进政治局常委会。

此次两会,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安排在第二排右边的最后一个位子,中央用这种方法对外暗示十八大对他的安排。另外,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3月10日受访时明确表示,对文强不严打,而且不深挖。这也与市委书记薄熙来想达到的目标截然不同,这同样也是在传达上头的意思。

薄熙来已经得了喉癌,不掐都够呛,再这么掐上几掐……,难怪有人问薄熙来还能活多久。△

(人民报首发)


3月6日下午,人民大会堂重庆厅,重庆代表团开放日,薄熙来出丑后,
中外记者争抢话筒。看看重庆代表团官员们的表情,简直是一台戏。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