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在法庭上說的話您聽懂了嗎?(圖)
 
青晴
 
2010-2-4
 

李莊說自己「介於正常人和神經病之間」,真的沒有錯!

【人民報消息】新京報2月4日報導,在2月2日的庭審中,龔剛模堂弟龔雲飛作證完畢時,李莊突然拍案而起大喊:「我認罪,但對於證人的胡說八道表示憤慨」,但隨即稱「我對激動的行為表示抱歉,我現在是介於正常人和神經病之間的。我認罪,但是我不同意證人說的。」

在2月3日的庭審中,李莊的辯護律師高子程稱針對這種情況,必要時和李莊家人商量為李莊做精神鑒定。聽到此話後,被告席上的李莊馬上舉手表示,「沒必要,我現在很正常。」

高子程隨後稱,李莊認罪不代表事實,也不代表法律,目前來看,李莊的認罪與事實矛盾,現有的證據不能證明李莊作了偽證及妨礙作證。

報導說,3日法庭辯論結束後,李莊做最後陳述,他停頓了近半分鐘,才開始一句一頓的發言,中間也常間隔十余秒的停頓。李莊過去給別人做辯護律師時,思維敏捷,說話條條有理,現在連話都說不連貫了,這是有原因的。

新京報根據李莊在法庭的最後陳述記錄,整理出文字稿,並註明說,個別字、詞或有出入。

李莊停停頓頓說了如下6點,看完這6點以後,才發現他說的自己「介於正常人和神經病之間」到底是什麼意思:

1、被刑事拘留及一審判決後,對我觸動很大,在各級領導和各級組織的耐心教育下,我逐漸認識到,自己的行為玷汙了律師職責,缺失了作為一名法律工作者的道德基礎。

2、刑辯律師比其他律師更要講政治掛帥,識大體、顧大局,從思想上,覺悟上與黨中央保持一致,今後我要努力學習,徹底訣別過去。

3、認真反思,我確確實實沒有說過樊奇杭敲詐龔剛模,我是說龔受到黑社會敲詐,這點我在受審問時專門強調過。龔剛模案沒有使律師完成正常職責,因為我浪費了司法時間,屬於思想不純,立場不堅。

4、刑訴法規定,罪行法定,這是司法原則。作為法律工作者應重視證據,調查研究,不應當衝動,盲聽偏信,不應在大是大非上執迷不決。

5、緩慢的思想轉變,為此我付出沉重代價,也為今後的人生積累經驗,我將從中吸取教訓,追求未來應有的最高精神境界。

6、刑法的宗旨是制止犯罪,保護人民,我將一直牢記心中,這也是一個公民應遵守的基本準則。今後無論怎樣,我都會遵照這個宗旨,為社會做出積極貢獻。希望二審法庭慎重對待我的上訴。

現在中共的一頂特大號壓人帽子就是「你在搞政治」,李莊在法庭中透露出:黨只許你按照黨的要求和尺度「政治『掛帥』」!

律師的職責是實事求是,拿出真實的證據來,被關押折磨了一段時間的李莊在法庭上透露出一個真機,也就是中共國的法律原則,那就是:「識大體、顧大局,從思想上,覺悟上與黨中央保持一致」、「不應在大是大非上執迷不決」。

李莊原來懵嚓嚓,還想在「體制內」行使什麼法律權力,現在他才恍然大悟:鬧了半天,原來「中國」是中共的護身符,中共附體在「中國」上,愛國就是愛黨,愛黨就是扭曲人性,愛黨就是欺壓、摧殘和殺戮民眾。從黨的角度來看,李莊敢於挑戰黨,對黨談法律,就是「有罪」。李莊承認自己「有罪」,就是清楚了淩駕在國家之上的黨是什麼。

此次庭審,發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黨和人民是誓不兩立的。

難怪,深圳的林嘉祥書記說:「你們算個屁!」

難怪,鄭州規劃局副局長逯軍問記者:「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

林嘉祥書記和逯軍副局長都是屬於中共元老薄一波說的那種「黨的好幹部」,他們和薄熙來一樣,都不是受騙上當加入中國共產黨組織中去的,他們知道共產黨是什麼,自己加入共產黨以後該幹什麼。

各位,李莊在法庭上說的話您聽懂了嗎?

李莊問您:你還請律師幹麼?!

李莊問自己:你還當律師幹麼?!

各位,咱們要中國共產黨幹麼?!△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