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关“五星级”危险指数警示(图)
 
黄天辰
 
2010-11-14
 
【人民报消息】有这么一则笑话。一老外走在中国的马路上,不慎跌入一个施工的大坑,老外大怒,对导游说,我们国家但凡有危险的地方都要插上红旗作为警示标志,你们却没有。导游笑了笑说,你进海关的时候没看见那么大一面红旗在迎风飘扬,明确警示危险指数为五星级吗?

不幸的是,这并非完全是笑话。

本周三(11月10日),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被北京大兴区法院判处两年半徒刑,罪名是“寻衅滋事罪”。据非权威名词解释:“寻衅滋事罪”俗称“口袋罪”,是一种难以明确界定、因而可以随意适用的罪名,古代称之为“莫须有”罪。

闻判后,赵连海情绪激动,当庭将囚衣扔向法官,高声抗议:“我不服,我无罪!”声言绝食抗议;家属痛哭喊冤,决定上诉,律师指判刑不公;许多在法庭外声援赵连海的维权人士和结石宝宝家长怒斥法院“不要脸”。

赵连海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家长,2008年,他的幼子被发现左肾有2毫米结石。后来,赵连海以民间网站的形式调查、公布中国奶制品污染相关信息,发起“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号召家长们联合起来进行合法维权诉讼。

2009年11月13日,赵连海被刑拘,12月17日被批捕。全家经济开销全靠赵的母亲微薄退休金。如今六岁的儿子经常肚子痛,体重还不到15公斤。

辩护律师李方平和彭剑对判决结果表示愤怒,李方平认为,这个判决是不公正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唯一被允许入场旁听的结石宝宝家长相庆玉说,法官没让律师说话,律师彭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

据李方平透露,判决书中指控,一是在路边接受记者采访;二是举着A4纸在石家庄中院和三鹿奶粉门口抗议,喊了一些口号。还有毒奶粉事件一周年结石宝宝家长们有个聚会。李方平认为,赵连海所做的事都是非常正常的,不应该认定为犯罪,他更没有造成公共秩序的混乱。

有网友认为,毒奶粉事件酿成三千万儿童被毒害的悲剧,当局不但没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反而对敢于为受害儿童讨公道的维权者判刑,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更无耻的政府了。

就在赵连海因莫须有的罪名获刑之际,国家质检总局自豪地宣布:中国食品合格率已超90%。

中国食品真有那么多已经合格了吗?光婴幼儿食品就事故不断,“合格率已超90%”,说给谁听的呢?

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圣元奶粉性早熟事件还没消停,就传来江西抚州一名四个多月大的婴儿,食用“明一”奶粉后半个月,双乳发育可挤出奶汁,下体出现浅绒毛,经医生诊治后证实是性早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表示,儿童性早熟在临床上应有严格的、科学的诊断标准,它分为真性性早熟和假性性早熟。更有专家说,从出生到一岁多的婴儿,在临床上有一种“小青春期”。换言之,专家的意思是问题奶粉顶多造成婴儿“小青春期”症状,属于假性性早熟,没什么事儿。

食品出了这么多安全问题,还没听说哪个官员为此承担责任的。对于无良厂商,有国检部门放任纵容,有专家护短。而受害家长要维权,则由法庭来判他们刑,跨入这个国门可谓处处陷阱。

也许,正像开头那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所说的,这个国家的危险指数已经是五星级,民众一不小心,随时会被“莫须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