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猖狂的“官衙内”看中共的权力转移
 
李源
 
2010-10-21
 
【人民报消息】共产政权的高层权力转移有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掌权者在恋恋不舍的挪开屁股之前,千方百计要寻找一个与自己贴心的人接手权力才能放心离开。北韩的金正日只放心自己的儿子和妹妹,古巴的卡斯特罗只放心自己的同胞弟弟,中共的党魁若不是上天不给毛泽东机会,想必也是父子相传。不过,中共现在的权力交接虽不像前两个那么赤裸裸,但权力转来转去,要么传给“铁哥们”跟班,要么传给“铁哥们”的“衙内”,归根结底,还是公权私授。

但是,把权力交给“铁哥们”或其“衙内”让传位者放心了,但13亿中国民众却实在难以放心。就在中共召开十七届五中全会“分赃”权力时,河北省发生的一件校园惨案仿佛又在悄悄的提醒人们:“铁哥们”和“衙内”将会给中国带来什么。

10 月16日晚,河北大学校园生活区内,一辆轿车在限速10公里/小时的道路上,以时速70公里/小时的速度撞上两位风华正茂的女大学生,造成一死一重伤。开车的是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刚的儿子李一帆。这位“衙内”撞了人还不停车,被拦下后还说:“你们看把我车撞成什么样了?我爸爸是李刚!有本事你们告去!”

这位衙内违章撞了死人,对死者的悲惨和伤者的痛苦视若无睹,其眼里看到的竟然只是自己的爱车,心里想到的只是自己有个公安局的爸爸,嘴里喊出来的竟是一种“撞死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的霸道。在这位衙内眼里,宝贵的花季生命绝不如他的一块挡风玻璃。

这衙内为什么能如此猖狂和丧失人性?

从其言语之中可以看到,此“衙内”能如此猖狂,无非是他有一个能给他撑腰的爸爸,而衙内对他的爸爸如此有“信心”,无非是他的爸爸能在一党独裁的中共支撑下,享有一般人难以享有的特权,以及在享受这种特权的过程中,这个副局长“爸爸”能够摆平很多事情,甚至草菅人命的大事。

中共的公安系统在中国民众眼里,可以说是一个人渣泛滥的地方。这个系统在中共把持中国政权的60多年时间里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惨剧,是中共时时处处围堵迫害人民的一只黑手。因此可以说,这个“衙内”的猖狂就是这支“黑手”在得心应手迫害民众之余,不经意间在民众面前得意展现其邪恶能量的一道黑影。

在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中,人命关天,绝不可以随意剥夺。“敬天爱人”的中华文明如一道精神长河,一直滋养着这片国土。但这长河之水到了中共时期,就被唯物主义的中共拦腰截断,民众生命被视如草芥,成了当权者可以随意处置的一件物品。

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不是中共用其邪恶、暴虐、反人性的本质从源头上破坏了中国政权的本性,把中国政权变成了共党权力家族的私家权力,放大了中共官员人性的弱点,这些官员的儿子也不会如此猖獗,这名花季女大学生的生命也不会过早消逝。

一个小小的中共地级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衙内”都如此猖狂,权力更高的“衙内”又将如何呢?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权力更大的中共高层“衙内”,在中共的邪恶体制下,为了维护和延续特权和家族利益,只能干出更大的罪恶。

例子之一是“高层衙内”现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据知名记者姜维平披露,九十年代中后期薄在任职大连市长、市委书记时,为搞形象工程,仅拆迁市民房屋一项,就造成大连市3700多人非正常死亡,无数人自焚、自残、自杀或被迫迁居他乡。薄在全球十多个国家被提起刑事控告,却仍觊觎着这个国家的最高层权力。

现在中共又在刚结束的所谓“五中”全会上秘密交易,把权力交给毫无普世文明理想的“高层衙内”,梦想继续享受权力私有带来的罪恶快感。只是中国这辆被中共折腾的千疮百孔、裹挟着民众痛苦呻吟的老爷车,在各级官员疯狂进行的权力、环境和资源掠夺下,发展的空间日益萎缩,已经接近散架解体的边缘,随时可能撞死撞伤与其靠近的任何人。即使这些“高层衙内”侥幸窃据高层权力,恐怕要不了几天,就要落下个人仰马翻的悲惨下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