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权力“恶俗”才是大陆文化“三俗”之源
 
赵静芝
 
2010-8-15
 
【人民报消息】原先非著名现在是著名的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靠嘴皮子吃饭的艺人,居然被“恶势力”以排山倒海之势,修理得一点分贝也发不出来,要是换了平头屁民,在这种大阵仗下恐怕就人间蒸发了。“和谐社会”的现实,常常让人不寒而栗。

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闯进家门偷拍的记者,于是演变成一场公权力对郭德纲的全面围剿。先是北京电视台封杀、主要喉舌批判,然后是音像产品下架、德云社停业整顿,再接下去是税务局查账、演出许可证被吊销。

公权力当众作恶,但面对大众的时候,却没有担当。

北京电视台说,停郭德纲的节目是栏目自己的决定,原因在于中央倡导文艺界“反三俗”,他们一直坚持这个原则,不是因为郭的徒弟打了他们的记者才这么做的。北京文化局说,吊销演出许可证归区文化市场管理机构管。北京文化执法总队说,他们没有下所谓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如果真想让某类书下架,也不需要这么做。北京税务局说,查税的事情是网络谣传。

反正个个赖得一干二净,但现实的情况是,电视上的节目停了、德云社演出歇菜了、郭班主踪影不见了、德云社俩主力出走了。公权力的最大野蛮在于明明使了坏却还要把自己装扮成正人君子,明明打残了别人还硬要说是受害者自伤,当公权力撒野的时候,通常会把制度的恶俗表现得淋漓尽致。

最恶心人的就是央视,在节目中连用了四个排比句不点名批郭,被一些网民称为“掷地有声”:“在这个行业的精华与糟粕之间,他留下了糟粕;在这个行业的正气与江湖气之间,他选择了江湖气;在个人的私愤与公众人物的责任前,他习惯性地倒向私愤。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完全是一副两报一刊社论的口气,殊不知,这样一个貌似“高尚”的媒体,从来不敢把镜头真正对准弱势的群体,就连自己新大楼发生冲天大火,都毅然决然地在发声和沉默之间,“勇敢”地选择了沉默。还有一个叫姜昆的曲艺界领导,说郭德纲必将被观众抛弃。可是,他自己其实因为不敢将相声干预现实生活半步,早就被观众抛弃了。

反对三俗(庸俗、低俗、媚俗)乍一听满身正气,但“三俗”“俗”到今天这一步,政府难辞其咎。在一律的舆论管制下,富有生活情绪为群众乐见的作品凤毛麟角,逼着文艺工作者戏说历史、图解政策、美化现实,“三俗”是被逼出来的。但是,“三俗”虽俗,却没有贪赃枉法、没有贪污公帑、没有强占人妻、没有欺压百姓。今天的“三俗”之源就是官场上存在着严重的“恶俗”。

一是思想庸俗。满身匪气,把官场当黑道,称一把手为“老大”、“老板”,门户观念、等级制度猖獗,出门前呼后拥,就餐山珍海味,就寝三房四妾。领导随口胡扯几句,都是重要指示、重大鼓舞,层层传达学习,人人分工操作。平时的主要工作是:出酒楼茶肆、入舞厅赌场,泡酒吧浴场、泄七情六欲,寻熟女靓妹,侃黄段绯闻。

二是情趣低俗。整日钻研官场厚黑学、潜规则、马屁学、权术论。出门选黄道吉日、办事靠求签占卜,见佛就拜,遇庙点香,热衷于权色交易,以权换钱,用钱买色,色助官贪,导致情色腐败成为中国一景。

三是作风媚俗。官商勾结、官匪联手,欺压弱势,保护富人。不敢主持公道,不敢为民请命,不敢为民做主,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和官场“三俗”相比,现在政府高调批判的“三俗”乃毛毛细雨,其中绝大部份还是属于人民群众应该享有的“媚俗权”的一部份。在一个物欲横流方显人之本色的的社会,“三俗”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标签,它带着草根的气息,却蕴含着生活的苦涩。

而公权力的恶俗才是官场“三俗”的并发症,它集“俗”之大邪、恶之大成,蹂躏社会、撕裂民心、践踏法律、颠覆正义,他用虚假的道德力量鼓动民众,用密集式的运作,彻底致对手于死地,在这方面,中共前科累累,今天只是在郭德纲身上再次小试了一下牛刀。

公权力这次公开“恶俗”其实是“黑势力”的一次集体演练,他们貌似“公平正义”,实则心怀鬼胎。他们号称是“人民的电视台”、“人民的报纸”、“人民的政府”,却一直为欺压人民摇唇鼓舌、为欺骗人民鸣锣开道。他们漠然于民众的苦难官场的腐朽事件的真相百姓的呐喊,却沉湎于官员的装扮真相的掩盖是非的混淆焦点的模糊。他们可以脸不改色心也不跳地通过行政手段,把郭德纲逼到墙根,也可以神闲气定般地把一切说成是没有越雷池法律厘毫。

恶俗是“恶”之根、“俗”之源,文化“三俗”不除,最多社会略显浮躁,权力“三俗”不灭,则中国绝无未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