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生死不明 耿和渴盼丈夫消息
 
2010-1-1
 
【人民报消息】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自2009年2月4日被中共公安从陕西老家抓走后,至今没有下落,生死不明,当局也没有给家属任何一个说法。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先后两次进京寻找弟弟未果。没有丈夫的消息,他的妻子耿和心急如焚,两个孩子更是不停问爸爸现在在哪里?

耿和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几度泣不成声,她称即将到来的这个新年是一个黑色的新年,也希望这是她人生中最后的一个黑色新年。

12月30日傍晚,耿和正在纽约一家医院门口等候为女儿格格看病的心理医生。丈夫近一年的生死不明,女儿格格突然身体不适 ,情绪失控 ,五岁的天昱每天几次到十几次默默的流泪,对一个带着两个孩子流落异国他乡、言语不通的耿和来说是雪上加霜,精神压力达到了极限。

耿和说:“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都惦记着高智晟,孩子也惦记着爸爸。让他大哥去北京打听消息,但没有任何消息,回到了老家。孩子就是新年(圣诞)的前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她的预感就是爸爸有了危险,她一进家门就问,妈妈,有没有爸爸的消息?我说没有。”

由于担心爸爸的安危,格格的情绪波动很大,不得不住进医院接受心理医生治疗。

在孤独的等待着心理医生为格格治疗期间,耿和难过地说:“我心里太难受了,她就是心里思念爸爸,想爸爸,想知道爸爸的消息。我站在路边,新的一天来了,我看到了灯光闪烁,圣诞老人,这些画面我只有在中国的电视里看到;西方的新年我是多么的向往啊,到了这里,我们心是这样的悲伤和凄凉。”

今年是耿和及孩子在美国度过的第一个耶诞节,她才知道童年时听的“铃儿响叮当 ”这首美妙的歌声原来是圣诞颂歌。

耿和说:“第一个耶诞节,让我联想起来,我在童年的时候听的一首歌,就是‘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这个歌曲,我觉得这个歌曲特别美,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情节是干什么的?到了这儿,我联想起来了,这就是他们的耶诞节,他们的阳台装饰的五颜六色的灯闪烁着,星星闪烁着,然后圣诞老人就拉着雪耙那种,气球似的玩具挂在外面,家里要放圣诞树和送礼物的东西。”

但耿和和孩子们根本没有心情去感受这浓浓的圣诞气氛。她说:“有许多的朋友说,你们在美国过第一个耶诞节,到西方人家看看,看西方人家是怎么过耶诞节的。但我没有这个心情,孩子也说,没有爸爸的消息,他们哪也不想去。我就说那咱们就逛商场吧,看看你们需要什么礼物。”

“天昱说他什么都不要,只想给爸爸打一个电话。”耿和说:“你知道你爸爸什么样子了吗?孩子回答说,我不记得爸爸的长相了,但是,我一看见照片就能想起来。”

对耿和来说,这个新年的气氛,在异国他乡的她们更是思绪难眠。“一年了没有我先生的消息,没有孩子爸爸的消息。你要是把高智晟关进监狱,我们也能跟他通话和通信的自由。现在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个新年是个黑色的新年。”

为了不再继续受到中共迫害,今年3月11号,耿和携16岁的女儿格格、5岁的儿子天昱,千辛万苦,在逃离中国两个多月后,平安抵达美国。

耿和希望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人们再次伸出援手,尽快找到高智晟,帮助他们的孩子。她表示,希望善良的人们,关注人权的事,关心他们家的事,“你们多使点劲吧,总不能毁了孩子,不能毁了下一代。”

“我希望中共,你必须说,我先生在哪里?为什么就不能说?家属有知情权,直系亲属更有知情权,哪一条法律规定让你随心所欲?不让家属知道他的一点消息?现在是他在哪儿,我们不知道,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于法于情都不合适啊。”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特约记者艾琳采访报导)

网友读后感:

「天灭中共」,就像古罗马的灭亡;三退保命,即可登上「诺亚方舟」。

声援高智晟!

读着文章,感同身受, 眼泪不停的流,愿神保佑,高律师平安无事。

不要奢望没有注册的中共非法政权会依法办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