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座血山!中南海火勢燒的比烏魯木齊更旺(多圖)
 
李子木
 
2009-7-8
 


周永康派到烏魯木齊的武警配備了如此強悍的武器、坦克,
為的是製造震驚世界的屠殺事件!

【人民報消息】鄧玉嬌手刃中共淫官事件發生後,中國不斷爆發暴力反抗中共暴政的個體及群體事件,更令中共恐懼的是,中國民眾通過互聯網所表達出的民意竟然是一邊倒的聲援和支持。在互聯網強大民意的“天威”下,中共面對建政60年來最大的危機。

然而,最令中共膽寒的是,隨著民眾暴力抗暴及互聯網民意的不斷互動發展,人民正在失去對中共60年不斷實施暴政所建立起的畏懼感,而這正是中共感到恐怖的地方。綠壩的延期實施和上海13層大樓的整體翻覆都讓中共又驚又怕又無奈。

中共必須想出迅速轉移危機的辦法來,這是中共非法政權生存的需要,而這個需要恰恰和江系的需要不謀而合,因為胡錦濤步步蠶食江澤民地盤,並不斷讓江系重要官員落馬,這讓江系親信們不是為了江澤民而是為了切身的利益去尋找機會反撲。

中共年年月月日日的給漢族人灌輸少數民族是如何野蠻的,這是為它生存發生危機時製造血腥事件轉移目標製造輿論。讓漢族人不會像對待楊佳、鄧玉嬌那樣去齊心合力主持正義,去形成一個讓中共恐懼的力量。正義的力量被中共有意的間隔了,目地還是為了它自身的生存。

周永康製造的“韶關事件”引發的新疆大屠殺就是最近的一例,他和那些感到自己即將被波及的江系人馬互相配合,以製造社會騷亂的方式給胡錦濤出難題,讓胡焦頭爛額,而無暇對付他們。

周永康導演「韶關事件」
  
6.26的韶關事件是這次新疆事件的導火索。如果真有強姦或搶劫的案情,當局滿可以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避免事態擴大化。
  


在外媒攝影機前,一位抗議中共把家中所有男人
都抓走的老年維族婦女才可以安全的號啕大哭!
但是恰恰相反,6月26日晚,廣東韶關市港資旭日玩具廠引發了數百名維、漢人大規模群毆事件,源於6月16日網上的一個蹊蹺帖子,說6個維族男人強姦了2名漢族女工。在輿論煽動到位下,終於造成了至少118個維族人受傷,其中2名維族工人死亡。此前和事發過程中,官方把在旭日玩具廠工作的800名維族員工的手機全部沒收,讓他們無法向外界講清事實真象,讓國際輿論成為被中共牽著鼻子走的盲人。事後,肇事的導演輕輕一筆把民眾追查責任的渠道毀掉,說這個帖子無中生有。

韶關事件現場的錄像清清楚楚的表明:那天大規模群毆事件中,施暴的漢人不是此工廠漢族員工,他們穿戴統一服飾,使用的兇器棍子也是統一的,可見這是一場被導演的預謀戲。這些兇手們下手利索準確、凶狠殘酷,專門往維族員工的要害處打。一看便知,和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在各國傳遞火炬的護衛隊員一樣,都是穿著便裝訓練有素的特警。那天在場的武警對施暴過程採取睜一眼、閉一眼的作法更證明了這一點。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該廠員工說:這些打人的,都不是我們工廠的,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別人。前些時候,我們還納悶,我們的香港老板怎麼會突然雇用800名新疆人啊,現在才恍然大悟!

周永康製造偽案毫無新意


維族死者頭被割下,不讓人知道身份!
至今為止,中共官方公布死亡人數156人,1080人受傷。但不敢公布死者屬於哪個民族。

據當地百姓透露,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的有目地的鎮壓,維吾爾人死亡人數初步統計已經達到600到800人。目前已知的部份慘劇是,有些維吾爾人被身穿便衣的軍警圍住活活打死。在烏魯木齊大學,四名維吾爾婦女被打死,頭還被割下。在一家拖曳機工廠,有50名維吾爾人被打死。到底有多少無辜死於槍下還不得而知,但造成的傷亡已經足夠駭人,摞起來足夠一座龐大的血山。
  
媒體質疑,既然當局宣稱早就掌握「騷亂」的「策劃證據」,為什麼不及早採取行動或警戒、不防患於未然,而任其發展呢?這種說法正是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製造陰謀的證據。

從去年的西藏拉薩事件,到今日的新疆烏魯木齊事件,中共當局的處理手法如出一轍,一樣可以概括為三部曲:第一,政府製造騷亂偽劇,並封鎖消息;第二,派軍警偽裝成民眾,煽動、製造打砸搶,燒軍車等,並以此為藉口強力鎮壓;第三,在鎮壓之後,將騷亂歸咎境外勢力的煽動、指揮。

這種毫無新意的老俗套,連路透社都報導說,中共當局指責境外勢力的手法同去年3月處理西藏事件的手法完全相同。

中共改變策略,搶奪話語權


7月6日,新疆烏魯木齊街頭,因有外國記者
在場拍攝,武警被命令要裝孫子不許開槍!
過去,中共出了什麼大事要掩蓋起來,後來發現非常被動,經過中共專家們研究後發現,搶奪話語權非常重要,所以周永康在廣東紹關製造陰謀時,是先把維族人的手機全部沒收的,後來發現還不行,漢族人看出門道的,也有在電話裏向外通消息的,於是當地的一切通訊系統都停了板。你是個正常有思維的人都不許說話,尤其不許向想了解事實的人去講述真話。

6月26日,也就是韶關市旭日玩具廠打死打傷百餘名維族人那天,新華網轉載了中新網的一篇新聞,那是6月25日央視《新聞1+1》播出的《石首,為何再度“失守”?》的節目實錄對話。主持人是董倩,新聞觀察員是白岩松。

董倩問白岩松:「全國縣委書記和縣公安局長的大輪訓剛剛結束不久,在石首就遇到了一次實戰考試,當地一名廚師的非正常死亡卻引起了當地的群眾性事件。從事發到現在9天的時間過去了,石首官員到底交出了一份什麼樣的答卷呢?這名青年廚師的死亡是在17日晚上8點,然後政府發出了自己的聲音是在19日,中間就隔了18日,你怎麼看待隔的這一天?從現在看,19日你不能說它早,但是應該是不晚吧?」」

做政府新聞發言人培訓工作的白岩松說:「當然晚,當然晚,……在處理這個石首事件的時候,我想所有人都會有一種感觸,我們當地的政府所擁有的主動的最佳時機被自己給錯過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工作變得被動。一旦當政府的聲音不能主動在第一時間傳播的時候,你要知道在傳播上咱們是有一個規律的,任何聲音當第一時間占據了人的腦海,不管它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你後面想再用新的正確的聲音去覆蓋它是非常難的事情,你已經變得非常被動了。所以這個事情的第一個要總結的問題是為什麼不主動,而變成被動。 」


鳳凰衛視播放新疆慘案時打出字幕說:「烏魯木齊
餐館重開張,民眾稱有共產黨就不害怕」。
一位江系筆桿子7月7日在網上發文,說此次新疆鎮壓無辜是成功搶奪了話語權的,他說「與2008年西藏危機相比,有一個非常有趣、值得關注的現象,那就是新疆暴亂發生以後中國的新聞宣傳,並不像拉薩騷亂以後多日的新聞沉默,而是由新華社在第一時間報導出來,基本實現與國際媒體的同步報導。目前世界主流媒體電視臺的新聞視頻圖片素材,也大都取材於中國官方中央電視臺的新聞。」

為何取材於殃視呢?因相關訊息都由中共官方提供。紐約時報7月8日指出,面對新疆的大規模鎮壓事件,中共除了採取傳統的新聞管制措施,如封鎖網站及手機通訊,還首度採用新作法,邀請外國媒體在層層管制下造訪新疆。要進入醫院等管制區採訪,仍需中共官員特別安排,在中共官員監視下採訪,突破管制的電視記者一律遭警方制止,並被要求交出拍攝帶。

境外記者還被集中安排入住監控的象監獄一樣的海德酒店,每個房間都有秘密監控攝影機,酒店沒有互聯網服務,手機訊號只能接收不能打出,電視臺想傳送畫面只能夠依靠自帶的海事衛星電話。就是做到這種程度,中共還不放心,公安還頻頻出沒於各大酒店檢查是否有境外記者入住。

阻止外國記者採訪的另一手段是恐嚇

外媒記者進入後,舉步為艱,電話是「忙線中」、網絡是「無法訪問」。記者根本無法自行進入軍警控制的醫院及住宅小區採訪,對有關傷者的訪問都是官方特意安排的「演員」。

7月5日晚,周永康導演的新疆鎮壓事件拉開序幕,武警有目地的打傷遇到的每個維族人,6日晚布置好的大搜捕全面展開,到維族人居住的地方,命令他們脫掉上衣,凡身上有傷者均被拘捕。抓走後一個人被數個武警圍在中間打,直到活活打死。特警把數百維族人打死殺掉後,把很多人的頭砍下來,並拍攝成光碟,謊稱這些無頭屍是在「騷亂」中死亡的人。據中共官方通報,截止到7日凌晨,公安部門逮捕了1,434名「參與打砸搶燒殺的疑犯」。這些人沒有幾個活下來的。


一位維族婦女痛哭到昏倒的程度!
7月7日,中共說要新聞透明,7日早晨,烏魯木齊當局安排了約60人的中外記者團在曾發生血洗的大灣南路採訪,見到外國記者,維族人膽氣壯起來,至少有200名維族婦女及青少年上街抗議,並向媒體哭訴「我的爸爸,還有我的老公,我家裏每一個男人,都被抓走了!」一名維族婦女帶著兩名女兒哭倒地上,向記者申訴說,她丈夫在7月5日曾致電回家說路被封了,回不了家,至今音訊全無。這些抗議的人情緒激動的高喊:「我們不是打架的!」要求當局放人。

她們哪裏知道,就在同一天,烏魯木齊市委、市政府在市內召開新聞發布會,向組織到場的海內外記者,強行灌輸所謂的「7.5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情況」,並向參加發布會的中外媒體提供了一組恐嚇他們的所謂現場照片。大會組織者一邊說歡迎外國記者到新疆採訪,一邊向每個外國記者發一個恐怖光碟,裏面不少都是無頭屍體,開膛破肚,慘不忍睹的鏡頭,然後大會組織者表示「關切」的說,「歡迎自由採訪,但請注意安全」。

BBC視頻無意中泄露胡江鬥達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一個江系筆桿子的文章泄露出,製造新疆血案「可算是給他們(周永康們)提供了一個平息各種危局的良機」。江系以為這麼一搞,可以「如當年日本侵華,讓中共可以順利渡過生死危局、從此壯大百倍一樣」,自己可以起死回生。

文章泄露出新疆的血腥鎮壓讓江系喜不自禁:「給了他們(周永康們)保住權力絕好的機遇和藉口,中南海這兩天不樂得放鞭炮才怪呢。」此文章還幸災樂禍的說:「一再爆發的邊疆民族地區騷亂,其實是與所謂的『大國崛起』形象格格不入、甚至起抹黑作用的」。抹的誰的黑,當然是當政的胡錦濤的黑,這個「樂的放鞭炮」的,自然是仕途危機了的周永康和那些即將失去軍警重要權力的江系人馬。

據中新社佛羅倫薩7月8日報導說,鑒於當前新疆局勢,胡錦濤在結束對意大利國事訪問後,於當地時間8日凌晨提前回國。胡錦濤對葡萄牙進行國事訪問的日期將由中葡雙方另行商定。國務委員戴秉國將代表胡錦濤出席在意大利拉奎拉舉行的八國集團同發展中國 家領導人對話會議。

到達北京後,胡錦濤搶先第一個走出機倉,下了幾個臺階後,突然回頭向妻子和工作人員交待些什麼,然後匆匆而去。這是胡錦濤成為公眾人物後,第一次在媒體前把妻子和工作人員遠遠拋在後面,BBC視頻無意中泄露了胡江鬥事態非比尋常的嚴重性。△


胡錦濤搶先第一個走出飛機,下了幾個臺階忽然回頭跟妻子和工作人員交待什麼。


交待後,胡錦濤急忙走下飛機,把妻子和工作人員都遠遠拋在後面。
可見中南海的火勢燒的比烏魯木齊更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