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突降恐怖!周永康對胡指示陽奉陰違(多圖)
 
喬劁
 
2009-7-11
 

全副武裝的警察在清真寺門前隨時準備施暴。

【人民報消息】維吾爾族是有信仰的民族,和藏族一樣,信仰在他們心目中是第一重要的。烏魯木齊血腥屠殺後的第五天,是星期五,是傳統的禱告日,但市內大部分清真寺沒有開放,不是不想開放,是門外有武警把守。當地政府在大門貼出告示,稱為了公眾安全,建議信徒留在家中祈禱。在黨官們看來,這個時候去清真寺做祈禱的人實際上是聚眾鬧事。


飛機也用作恐嚇的工具!
在市內維族人居住區的一座清真寺外,約數百名維吾爾族人聚集,當時直升飛機在天空盤旋,警車在附近戒備,持槍的防暴警察封鎖道路,驅散了一次小規模的示威,其中多人被拘捕帶走。另一些清真寺門外有眾多信徒,為了進入寺內而與守衛武警發生激烈爭執。

屠殺第六天,儘管烏魯木齊表面上平靜了,但沒有人知道下一分鐘屠殺是否再會降臨,因此,烏魯木齊車站、機場依然人頭攢動,連日來大批急於外逃的人群還滯留在這裏,車票、機票價格都比平時貴了許多。

他們打算外逃的一個地點就是喀什,但喀什的氣氛並不比烏魯木齊好,甚至更蕭殺。原因是7月11日周永康去了。

周永康去喀什前大清場

政治局及常委會召開緊急會議後,決定讓周永康自己去新疆「善後」、「在哪裏跌倒就在哪裏爬起來」。周永康借著「受胡錦濤委託檢查各項維穩部署落實情況」的名義,帶著公安部長孟建柱和新疆自治區書記王樂泉到南疆去落實自己的「反恐」部署。

雖然周永康殺人如碾蟻,但他卻膽小如鼠,7月11日要去喀什,但他前幾日就命令當地要全面清場,「把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之中」。喀什市為此已將保安級別提升至去年北京奧運期間的水平,在喀什地區到處逮捕維吾爾人,烏魯木齊一名維族男人在屠宰場工作,下班途中,公安從其身上搜出一把刀,於是將其拘捕。沒有住賓館的外國記者更不能讓他們自由活動,當地領導叫所有居委會的主任開會,發動警察,由居委會主任帶著,挨家挨戶進屋搜查,搜出來的外國記者都立即被驅逐。

即使這樣,周永康到了喀什也不敢出去,在喀什地區公安局指揮中心通過視頻系統了解當地鎮壓工作的部署落實情況。周永康說,「各級黨委政府、執勤部隊、公安機關要始終保持高度警惕,切實做到預防在先、防範未然,把工作重點放在及時消除各種隱患上,放在抓早抓小抓苗頭上」,一句話說完,還是殺無赦。

新疆和周永康有不解之緣

新疆和周永康有不解之緣,為了什麼不知道,反正周永康在這裏多次被暗殺,尤其是江澤民當軍委主席期間。

其中最驚險一次是在2003年12月下旬,公安部部長周永康被江派到新疆布置鎮壓事宜,臨行前夕,周曾收到匿名信,信中揚言周永康一離開京城,等待他的是死亡請帖,周並收到子彈包裹,以及暴力恐嚇電話。

周根本不信,但到了新疆,果不其然,幾天之內曾遭到三次裏應外合的暗殺,不管他行蹤多麼保密,還是泄露無遺,至今想起來讓周永康毛骨悚然。

第一次遭暗殺

2003 年12月27日,周永康遭到了第一次暗殺,那天他乘坐軍用專機到達烏魯木齊,然後乘軍區的越野防彈車,從機場正門離開。同一時間,機場右側貴賓車輛出入處,一輛機場的吉普車突然燃燒爆炸。這是遙控引爆的。有人估計,這可能是策劃暗殺者雖然得知周永康已經安全離開機場,也要給他精神威脅。從另一方面說,能對周永康的起程時間掌握得那麼準確也已經說明了問題。

第二次暗殺

第二天,2003年12月28日上午,周永康一行,分乘三輛軍用吉普、二輛中型旅行車,到烏魯木齊近郊武警駐地。在他要經過的路上,一輛掛著武警車牌的載重卡車,被執巡駐軍截停檢查,在該車駕駛室坐墊下發現藏有十公斤烈性炸藥,還裝有計時器。該車被截檢查時,車上的駕駛員引爆不果而拔槍自殺了。

官方傳出的消息,該駕駛員姓宋,是被開除的原新疆自治區公安廳候任副廳長。不管真實的原因是什麼,反正他是衝著周永康來的,準備引爆後與其「同歸於盡」,製造一起自殺性的特大政治事件。

針對周永康的另一宗暗殺事件

2003年底的第三次暗殺是在烏魯木齊,周永康考察期間住的自治區黨委高幹招待所五號院。那天,周事先獲悉有人要暗殺他之後,在招待所哆裏哆嗦的用過晚餐後,聲稱去看文藝演出,實際上是改住到軍區高幹招待所去了。次日凌晨,自治區黨委高幹招待所突然電力中斷,供熱暖氣也中斷了,而且從五號院傳出了槍聲。

周永康對胡錦濤的指示陽奉陰違

2003年12月,周永康在新疆考察期間,接連發生有預謀、有組織的針對他的暗殺事件,防不勝防。中央警衛局第一政委江澤民聞訊後,竟破例由中央警衛局即刻派一小隊特警赴新疆對周實施保衛,總參保衛部也調派專家偵辦接連發生的暗殺事件,毫無頭緒、一無所獲。當然沒有頭緒了,誰能知道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長的具體行程?那隻能是中共內部有數兒的知情人。

在充滿了看不見的殺機中,周永康驚慌失措,請求屆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允許他立即停止「考察」,請求江澤民救他逃離死亡之地。於是總參調軍用專機將他護送返京。狼狽逃竄的周永康返京後,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對新疆徹底大掃蕩,不知又死了多少冤魂。

2009年「7。5」事件過後,周永康繼續在烏魯木齊坐鎮,並在其它城鄉製造血腥氣氛。以漢人為主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前些日子各單位開始發槍,很長時間不用的軍火庫都打開了,中學每個男老師也都發了槍。當地有人挖苦說,「新疆有望成為中國第一個普及平民持槍的省份」。


7月10日,長達數公里的軍隊、裝甲車和卡車
隊伍賽馬場地區招搖過市,還是為了恐嚇!
前進駐當地的軍警很複雜,有胡中央人馬,也有周永康人馬,他們均來自各地的軍隊、武警、特警、防暴隊、消防隊。特警有來自東北的、北京的,蘭州軍區的都過來了。表面是維持當地的社會秩序,實際上是兩個中央的一次權力較量。

此次滅絕維族的導演周永康發表講話說,「當前,新疆穩定形勢正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但境內外敵對勢力不甘失敗,企圖進行新的搗亂破壞活動。各級黨委政府要牢固樹立穩定壓倒一切的思想,努力實現新疆的長治久安」。

王樂泉對底下官員講:你們理解了沒有?周永康的「穩定壓倒一切」和胡錦濤的「維穩」可完完全全不是一回事啊。聽誰的?你們當然聽我的!△

(人民報首發)


軍人配備槍隻和防暴盾牌,車身掛著“分裂份子禍國殃民,警民團結共同對敵”
的條幅。製造這場屠殺的“敵人”不正是想顛覆胡中央的周永康們嗎?!


7月10日,新疆烏魯木齊“人民廣場”看不見一個人民,
這裏成了中共鎮壓人民的軍人獨家做早操的地方!


設身處地想想:趴在窗戶上觀看鎮壓自己民族的運兵卡車源源不斷而來,
是什麼心情?找一找:是什麼原因使這場屠殺無法避免?!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