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大戲為誰上演?(圖)
 
恒定
 
2009-7-21
 
【人民報消息】中國文化乃神傳文化,故國人歷來重天象,尊神示,有關天文占卜典籍甚豐。自古以來,國人皆把日食視為上天對人世的警告,故歷代明君大都設專司天文官吏,以便及時觀天象而善人事,達到順天而動、天人合一之和諧境界。

唐代大學者李淳風,精通天文地理,著有天文著作《乙巳占》等。他認為:日食的發生,乃天子失德之表現。日食一般應驗於君死、國亡,更可引發兵災、國亂、死亡、失地等等。日食發生時,如從下部開始虧缺,意味著後妃抑或大臣自恣過甚、行為失律;如從旁側開始虧缺,即意味著將發生內亂,有大兵驟起、更立天子之兆;如從上部開始虧缺,則意味著天子行政失誤。




2009年7月22日即將發生的日全食,橫貫中國人口最
稠密的長江流域,直接可觀看人口達3億之眾。

7月22日的日全食,橫貫中國人口最稠密的長江流域,直接可觀看人口達3億之眾。並且,由於此次日全食自西至東橫貫整個中國中部,因此無論大江南北皆可看到日偏食。本次日食的特點為:其一,主戲臺搭在中國中央;其二,幾乎所有地域都可觀測到;其三,日食持續時間長;其四,排出氣象因素外,幾乎十三億國人都可觀測到。因此,可以說:本次天文大戲,乃一場空前絕後的天象大觀,她為國人特別製作,專門上演。

諾查丹瑪斯既是偉大的預言家,也是一位傑出的占星大師。他在《諸世紀》中唯一給出明確時間的預言為:“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歷史上,對此預言的解釋不一而論。然而,十年後的今天,歷史業已明確印證:這個“恐怖大王”不是別者,正是鋪天蓋地地、全面徹底地、邪惡至極地對奉行“真、善、忍”修煉的一億國人實施大迫害的中共。

值得注意的是:十年前,中共在各地抓捕法輪功學員雖然始於7月20日,但正式宣布其邪惡的迫害命令、動用一應國家機器而鋪天蓋地地實施大迫害的則是始於7月22日,即十年後發生日全食的這一天。如果將其稱之為偶然的話,那麼這著實是一個宇宙極的神奇而偉大的偶然。

自古以來,關於日全食的傳說甚多。北京天文臺有一個漢代的石刻。據悉,該石刻旨在說明日食發生的原因,即:當金鳥(太陽)的中心被蟾蜍(月亮)遮住時,就會發生日食。有趣的是:一意孤行地對法輪功實施瘋狂迫害的首惡江澤民,其綽號即是癩蛤蟆(別名蟾蜍)。事實上,也正是由於這隻癩蛤蟆的黑幕政策,方使得大法被塗黑,“真、善、忍”之光輝一時被遮掩,這可稱之為“人類日全食”。

更有趣的是:這隻蟾蜍發跡之地且迄今仍為其盤踞老巢的上海,恰好又成為本次日食帶覆蓋的中心地帶,即黑暗的中心地帶。可以說,本次日食,無論是發生的時間、地點,還是歷史傳說,都將問題指向了同一個事物;並且,日食覆蓋率之大、可觀國人人數之眾、關心程度之高等一應客觀條件,也都在烘托這一天文指向的重要意義。

日全食雖然只是一瞬間,但其給人類乃至禽獸在生理、精神、乃至社會的影響卻是至大至深,這在許多國家的古籍中都有諸多明確記載。日食發生時,群鳥鳴啼歸巢,百獸嗥叫狂奔,人類則躁動不安,猶感大難降臨。自然的日全食尚且如此,迄今仍在中國發生著的這次“人類日全食”則更是使得中國白晝如夜,陰陽倒懸,是非顛倒,恐懼蔓延……

眼前的黑暗,業已持續了十年。 然而,正如日全食所示,蟾蜍之蔽日決不會長久,這在人類文明歷史的長河中只是稍縱即逝的一瞬間。君可見:在這碩大的日全食之邊緣,那個紫水晶般的璀璨耀眼的光點業已顯現,“真、善、忍”的偉大光輝即將普照大地……

400年前,伽利略第一次將望遠鏡對向了星空,開創了人類觀測宇宙的新紀元。故此,今年被定為“世界天文年”。發生在中國的日全食,無疑成為這一“世界天文年”中最為精彩的大戲。這場天文大戲,展示著宇宙之宏大、壯觀、神秘、威嚴;她啟迪著國人:不要只顧腳下,更要仰望天空;她告示著國人:不要只顧眼前,更要放眼未來;她勸慰著國人:不要只稔世事,還要徹悟天機;她警示著國人:莫要屈從鬼旨,而要順應天意。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