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突降恐怖!周永康对胡指示阳奉阴违(多图)
 
乔劁
 
2009-7-11
 

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清真寺门前随时准备施暴。

【人民报消息】维吾尔族是有信仰的民族,和藏族一样,信仰在他们心目中是第一重要的。乌鲁木齐血腥屠杀后的第五天,是星期五,是传统的祷告日,但市内大部分清真寺没有开放,不是不想开放,是门外有武警把守。当地政府在大门贴出告示,称为了公众安全,建议信徒留在家中祈祷。在党官们看来,这个时候去清真寺做祈祷的人实际上是聚众闹事。


飞机也用作恐吓的工具!
在市内维族人居住区的一座清真寺外,约数百名维吾尔族人聚集,当时直升飞机在天空盘旋,警车在附近戒备,持枪的防暴警察封锁道路,驱散了一次小规模的示威,其中多人被拘捕带走。另一些清真寺门外有众多信徒,为了进入寺内而与守卫武警发生激烈争执。

屠杀第六天,尽管乌鲁木齐表面上平静了,但没有人知道下一分钟屠杀是否再会降临,因此,乌鲁木齐车站、机场依然人头攒动,连日来大批急于外逃的人群还滞留在这里,车票、机票价格都比平时贵了许多。

他们打算外逃的一个地点就是喀什,但喀什的气氛并不比乌鲁木齐好,甚至更萧杀。原因是7月11日周永康去了。

周永康去喀什前大清场

政治局及常委会召开紧急会议后,决定让周永康自己去新疆「善后」、「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周永康借着「受胡锦涛委托检查各项维稳部署落实情况」的名义,带着公安部长孟建柱和新疆自治区书记王乐泉到南疆去落实自己的「反恐」部署。

虽然周永康杀人如碾蚁,但他却胆小如鼠,7月11日要去喀什,但他前几日就命令当地要全面清场,「把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之中」。喀什市为此已将保安级别提升至去年北京奥运期间的水平,在喀什地区到处逮捕维吾尔人,乌鲁木齐一名维族男人在屠宰场工作,下班途中,公安从其身上搜出一把刀,于是将其拘捕。没有住宾馆的外国记者更不能让他们自由活动,当地领导叫所有居委会的主任开会,发动警察,由居委会主任带着,挨家挨户进屋搜查,搜出来的外国记者都立即被驱逐。

即使这样,周永康到了喀什也不敢出去,在喀什地区公安局指挥中心通过视频系统了解当地镇压工作的部署落实情况。周永康说,「各级党委政府、执勤部队、公安机关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切实做到预防在先、防范未然,把工作重点放在及时消除各种隐患上,放在抓早抓小抓苗头上」,一句话说完,还是杀无赦。

新疆和周永康有不解之缘

新疆和周永康有不解之缘,为了什么不知道,反正周永康在这里多次被暗杀,尤其是江泽民当军委主席期间。

其中最惊险一次是在2003年12月下旬,公安部部长周永康被江派到新疆布置镇压事宜,临行前夕,周曾收到匿名信,信中扬言周永康一离开京城,等待他的是死亡请帖,周并收到子弹包裹,以及暴力恐吓电话。

周根本不信,但到了新疆,果不其然,几天之内曾遭到三次里应外合的暗杀,不管他行踪多么保密,还是泄露无遗,至今想起来让周永康毛骨悚然。

第一次遭暗杀

2003 年12月27日,周永康遭到了第一次暗杀,那天他乘坐军用专机到达乌鲁木齐,然后乘军区的越野防弹车,从机场正门离开。同一时间,机场右侧贵宾车辆出入处,一辆机场的吉普车突然燃烧爆炸。这是遥控引爆的。有人估计,这可能是策划暗杀者虽然得知周永康已经安全离开机场,也要给他精神威胁。从另一方面说,能对周永康的起程时间掌握得那么准确也已经说明了问题。

第二次暗杀

第二天,2003年12月28日上午,周永康一行,分乘三辆军用吉普、二辆中型旅行车,到乌鲁木齐近郊武警驻地。在他要经过的路上,一辆挂着武警车牌的载重卡车,被执巡驻军截停检查,在该车驾驶室坐垫下发现藏有十公斤烈性炸药,还装有计时器。该车被截检查时,车上的驾驶员引爆不果而拔枪自杀了。

官方传出的消息,该驾驶员姓宋,是被开除的原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候任副厅长。不管真实的原因是什么,反正他是冲着周永康来的,准备引爆后与其「同归于尽」,制造一起自杀性的特大政治事件。

针对周永康的另一宗暗杀事件

2003年底的第三次暗杀是在乌鲁木齐,周永康考察期间住的自治区党委高干招待所五号院。那天,周事先获悉有人要暗杀他之后,在招待所哆里哆嗦的用过晚餐后,声称去看文艺演出,实际上是改住到军区高干招待所去了。次日凌晨,自治区党委高干招待所突然电力中断,供热暖气也中断了,而且从五号院传出了枪声。

周永康对胡锦涛的指示阳奉阴违

2003年12月,周永康在新疆考察期间,接连发生有预谋、有组织的针对他的暗杀事件,防不胜防。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江泽民闻讯后,竟破例由中央警卫局即刻派一小队特警赴新疆对周实施保卫,总参保卫部也调派专家侦办接连发生的暗杀事件,毫无头绪、一无所获。当然没有头绪了,谁能知道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长的具体行程?那只能是中共内部有数儿的知情人。

在充满了看不见的杀机中,周永康惊慌失措,请求届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允许他立即停止「考察」,请求江泽民救他逃离死亡之地。于是总参调军用专机将他护送返京。狼狈逃窜的周永康返京后,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对新疆彻底大扫荡,不知又死了多少冤魂。

2009年「7。5」事件过后,周永康继续在乌鲁木齐坐镇,并在其它城乡制造血腥气氛。以汉人为主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前些日子各单位开始发枪,很长时间不用的军火库都打开了,中学每个男老师也都发了枪。当地有人挖苦说,「新疆有望成为中国第一个普及平民持枪的省份」。


7月10日,长达数公里的军队、装甲车和卡车
队伍赛马场地区招摇过市,还是为了恐吓!
前进驻当地的军警很复杂,有胡中央人马,也有周永康人马,他们均来自各地的军队、武警、特警、防暴队、消防队。特警有来自东北的、北京的,兰州军区的都过来了。表面是维持当地的社会秩序,实际上是两个中央的一次权力较量。

此次灭绝维族的导演周永康发表讲话说,「当前,新疆稳定形势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境内外敌对势力不甘失败,企图进行新的捣乱破坏活动。各级党委政府要牢固树立稳定压倒一切的思想,努力实现新疆的长治久安」。

王乐泉对底下官员讲:你们理解了没有?周永康的「稳定压倒一切」和胡锦涛的「维稳」可完完全全不是一回事啊。听谁的?你们当然听我的!△

(人民报首发)


军人配备枪支和防暴盾牌,车身挂着“分裂份子祸国殃民,警民团结共同对敌”
的条幅。制造这场屠杀的“敌人”不正是想颠覆胡中央的周永康们吗?!


7月10日,新疆乌鲁木齐“人民广场”看不见一个人民,
这里成了中共镇压人民的军人独家做早操的地方!


设身处地想想:趴在窗户上观看镇压自己民族的运兵卡车源源不断而来,
是什么心情?找一找:是什么原因使这场屠杀无法避免?!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