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行動激怒了誰?江澤民自爆黑幕
 
章天亮
 
2009-4-23
 
【人民報消息】425事件已經被很多人所熟知。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附近的國家信訪局請願,要求釋放無辜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合法出版法輪功的書籍並請當局不要干擾法輪功的正常煉功活動。外界普遍認為,這次集體上訪激怒了中共,並導致了其後至今長達十年的鎮壓。這種看法並不準確。這次行動只激怒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江澤民。

多年以來,法輪功學員們一直把江澤民作為鎮壓元兇。國際社會或民間也可通過江澤民在1999年奧克蘭亞太經合會上親自向各國元首散發詆毀法輪功的小冊子,或江澤民對法國《費加羅報》記者說法輪功是“X教”,或江澤民在接受CBS華萊士訪問時誣蔑法輪功創始人等行為中推測出江澤民是鎮壓的主謀。但是許多人大概都覺得:最開始只有江一個人要執意鎮壓有些不可思議。

2006年大陸出版了《江澤民文選》,第二卷收錄了《一個新的信號》這篇文章。在收入“文選”時,特意在文後加了一行說明──“這是江澤民同志寫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

在鎮壓初期,許多人反覆詢問法輪功學員被鎮壓的原因是什麼。法輪功學員通常的回答是“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中共則拿編造的“700例生病不吃藥” (後來改為1400例)等來作為藉口。如果仔細讀一下江澤民給政治局的這封信,我們就會知道法輪功學員的回答直指要害,而中共則在撒謊。

江澤民在信中說:“對這種已形成為全國性組織,涉及相當多黨員、幹部、知識份子、軍人和工人、農民的社會群體,卻遲遲沒有引起我們的警覺。我為此深感內疚。”

在這裏,江澤民談了三層意思,第一、他認為法輪功是“全國性組織”;第二、是法輪功遍及社會各個領域和群體;第三、中共卻遲遲沒有警覺。

江澤民的邏輯是:法輪功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體並不重要,做了什麼也並不重要。只要是“全國性組織”,涉及的人數眾多,中共就應該“警覺”,就應該鎮壓。
有人說法輪功如果不去中南海,就不會有這場鎮壓。我們很容易就舉出一個反例:“中功”當時號稱三千萬信徒,他們並沒有去中南海,也沒有去任何地方請願和抗議,中共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就把中功一起鎮壓了。其它如地下天主教會,基督教家庭教會和其它氣功團體等都在中共鎮壓之列。可見,中共鎮壓你的理由只有一條,就是“已形成為全國性組織,涉及相當多黨員、幹部、知識份子、軍人和工人、農民的社會群體”。

“人多”為什麼就該鎮壓?這對許多人來說仍然是個無法理解的問題。江澤民在信中也給出了答案——“(法輪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 ’在策劃指揮?這是一個新的信號,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敏感期已經來臨,必須盡快採取得力措施,嚴防類似事件的發生。”

1999年 6月4日是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十周年,該鎮壓肇始於1989年4月26日的人民日報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對於江澤民來說,4月26 日也好,6月4日也好,都是“敏感期”,且“已經來臨”。這裏的“敏感”是江澤民出於對權力的偏執,對一切民間活動都過敏所致。江澤民更害怕是否幕後有 “高手”,是否有海外聯繫等。這樣龐大的人數,加上協調運作,就可以成為贏得民心並與中共抗衡的政治力量,儘管法輪功根本就沒有這種意向。

江澤民感到,他對民間的控制力正在逐步減弱,而法輪功則受到了民間的廣泛喜愛,這讓江澤民深感妒嫉,更有一種杯弓蛇影的恐懼。江在信中怒氣沖沖地責問中共各級官僚們:“這次事件的發生,也說明了我們一些地方和部門的思想政治工作和群眾工作軟弱無力到了什麼程度!”

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中共極盡妖魔化之能事,從編造“1400例”到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然而仔細看看江澤民的這封信,就會發現鎮壓的真正原因與後來中共說的所有一切都毫不相干,而完全出於江澤民對法輪功“人多”的妒嫉和恐懼。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