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迷霧依然籠罩中國 江澤民把中共拖進泥沼
 
2004-7-15
 
【人民報消息】今年7月20日是江澤民在中國鎮壓法輪功的第五年。由於中共新聞封鎖,並製造大量幻化、虛假消息,法輪功真相在中國依然成迷。中共調動龐大國力維持對法輪功的鎮壓,國際當時估計「以中國政府的力量,法輪功堅持不了一個星期」。五年的鎮壓,江澤民沒有殲滅法輪功,卻將中共拖入進退兩難的泥沼。法輪功被國際注目,成為國際事件。

據大紀元記者張文綜合報導,五年來,中共鎮壓法輪功一些內部文件陸續曝光,國際追查機構不斷曝光中共為鎮壓法輪功僞造的天安門自焚、瘋狂殺人案等重大醜聞,法輪功真相在中國民間流傳,在海外媒體不斷曝光。但整個事件如何被構陷、真實的死亡人數等依然成迷。

中共對法輪功全面鎮壓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此前中共高層對如何處理法輪功,如何為法輪功定性,是「全面封殺」還是「網開一面」,曾有過不同意見。中央對法輪功在全國約一億人的練功人群、「四.二五」中南海上訪事件,曾採用柔性政策。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怒稱此為「不講政治」,缺乏政治敏感性。

1999年「四.二五」中南海事件之後,江澤民定性法輪功上訪為政治事件。採取兩面手法開始部署鎮壓,花了3個月準備鎮壓的各項細節。

1999年7月20日前後,開始在全國範圍逮捕主要法輪功負責人,宣布取締法輪功,引發數十萬法輪功修煉者進北京上訪,當局動用武警大批逮捕普通法輪功學員,觸發中共建政以來最大規模的逮捕潮。

中國監獄當時無法負荷拘捕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在北京、東北等地均用大型體育場來關押法輪功學員。隨後,江澤民在哈爾濱、新疆等地擴建和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改場,關押法輪功學員。

從此中國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暴力鎮壓。中共國家安全部內部文件稱當時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一億人,鎮壓之後,中共採取株連政策,這場迫害牽涉的人數數億,成中共建政以來波及人數最多的一場迫害。目前迫害仍在繼續。

* 江澤民用權術挾持政府

中國政府對從八十年代對全國出現的氣功熱,內部制定了「三不」政策,即「不干涉、不宣傳、不打棍子」。

法輪功在中國出現,到1998年官方保守估計法輪功人數已超過當時中共7千萬黨員,由於人數越來越多,中共高層多次討論如何對待法輪功現象,中共也同時排入大量特工混入法輪功修煉群體,了解情況。1998年,中共體委、安全部等多個系統對法輪功有內部調查文件出送到北京,包括曾長期負責中共安全部門的前人大委員長喬石組織的調查報告,基本上都認爲法輪功有益中國社會,法輪功團體對政權無企圖,中共高層經過討論後,決定對氣功團體的「三不」政策仍適合於法輪功。

但中共內部意見分歧,羅幹負責的政法系統等,對法輪功還有敵意和戒備,中國各地不斷傳出法輪功學員被毆打和集體練功被滋擾的事件。江蘇、遼寧以及山東等一些地方公安局出現強行驅散煉功群衆,對煉功群衆非法拘審、關押等行爲,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通知,對法輪功進行定性定罪名。

之後,天津發生公安局無理拘捕和毆打40多位法輪功學員事件,在天津上訪無效之後,天津公安局稱需要到北京才能解決問題。全國法輪功學員1999年4月25日上北京中南海旁邊的中央信訪辦公室上訪,這就是震驚中外的「425中南海上訪事件」。

在處理萬名法輪功學員「四.二五」中南海上訪事件中,中國國務院採取了不激化矛盾的手法,派官員與法輪功代表對話。時隔三天,4月27日,國務院信訪局負責人還向新華社記者發表講話稱,不會鎮壓法輪功。

國務院對法輪功的處理手法,被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視為「不講政治」,是缺乏政治敏感性。朱熔基因此在黨內作出檢查。

4月25日晚,江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有關領導人寫信,將「四.二五事件」定性為政治事件。五月八日,江又給中央政治局、書記處和中央軍委再次寫信批判法輪功。

高層知情人士透露,江要求把信立即下發全國,想先造聲勢逼中央其他領導表態。同時江專門要求各地在傳達文件時,理解信的內容後,變成各級領導自己的講話,不念原文,不提江。要求用電傳的絕密件傳文,而後就地銷毀,底稿不能保留。

江此舉表明,怕人捉贓,怕擔歷史罪責。目前,中國國務院內部流行「江澤民挾持政府」的説法,指江澤民將個人意願,通過權術,強加給中國政府,將中國政府陷入鎮壓法輪功的泥沼,耗費巨大財力、物力和警力,觸發社會矛盾激化,現在進退二難。

曾擔任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核心幕僚的阮銘指,江澤民當時的心理很值得研究。「425事件實際上已經解決了。當時朱熔基都已經接見了。而且明確講是人民內部矛盾。那麼江澤民就很奇怪。它突然心血來潮,寫了一封給政治局的信。後來人民日報發表。…」

中共最後決定鎮壓法輪功,是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七日。當天江在政治局會議上講話,稱法輪功有很深的政治背景和複雜的國際背景,是八九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事件。該講話後來作為文件,在黨內傳達。根據這份秘密文件,中共做出鎮壓法輪功的決定。

隨後,有關鎮壓的全面布署工作立即跟進。六月十日,由江直接操縱,成立「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 (「610辦公室」),李嵐清為組長,羅乾等人為副組長。

「610」,就其性質而言是非法組織,其產生和存在都沒有法律依據。「610」直接指揮控制各級的黨政機關及公安、檢察、法院、勞改、勞教部門、國安部門、以及宣傳機構、新聞媒體,是從中央到地方展開的一個組織嚴密、系統迫害法輪功的總指揮部。「610」類似文化大革命時的「中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在文革中,「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擁有絕對的權力,在全國範圍內發動群眾斗群眾。

* 新華社「闢謠」

根據當時中央高層內部消息,北京計劃在山東和江西兩地試點全面鏟除法輪功;在其他地方,先以監視、限制法輪功發展為主,穩住法輪功修煉者的人心,以便日後一網打盡。

6月14日,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發出聯合通知,由《新華社》發稿,聲稱對法輪功從未鎮壓、也從未禁止,要求法輪功學員不要聽信謠言。

7月13日,中央借《人民日報》再次發表社論,「安撫」修煉群眾說:煉功不迷信、健身不違法。

但是,到7月22日,中國民政部突然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予以取締。剛辟過的「謠言」全部宣布為正式規定,文件下發各地。當日下午,全國各地廣播電視都重覆播出了這一「重要消息」。

* 大逮捕前搜集黑名單

江計劃全面鎮壓的第一步,是對全國各地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先行逮捕。

中共在6月14日發「兩辦」通知安撫法輪功;6月17日,山東省作為全面鏟除試點省份,下發文件,要求身為中共黨員、政府公務員的法輪功修煉者停止修煉法輪功。

當時一些法輪功學員拿出「兩辦」通知對質,山東官員稱:那是給外國人看的,是緩兵之計。

隨後,江西《公安之路》和山東《科普議壇》兩雜誌推出詆毀法輪功及創始人李洪志的文章,引發兩省大批法輪功學員前往抗議。當局推說文章是「個人觀點」,並以政府名義下發文件保證類似事情不再發生,再度作表面安撫。

類似的活動,後來被證實是有預謀的「放線釣魚」:引法輪功學員出面的同時,當局在暗中可以很容易收集到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也為當局進一步的鎮壓提供藉口。

收集工作稍早在各地也秘密進行。5月29日,據《蘋果日報》報導,北京、附近省市轄區內的居民委員會以及各機關單位,已受中央指示,要清楚掌握參與中南海事件法輪功煉習者名單。

公安部早自97年起,就下達文件,派人打入法輪功內部。全國各地相繼發現有人冒充外地或海外法輪功,這些人有些是常期打入法輪功內部的,有的還會背法輪功的經文。他們有的以各種藉口誘捕學員,有的混在集體上訪的人群中,誤導人群聽從警察的指揮。

收集黑名單,在720後並未停止,且手法多樣。河北省直機關一家專門印刷政府文件的印刷廠,7月20日後工人被隔離、突擊加班加點印刷大量有關法輪功的資料,其中有「幾月幾日穿好衣服走出來」、「再不站出來就不是我弟子」等句子,送來多少張紙,一定收回多少張,印錯的也要收回。

後來,99年10月定「法輪功」為「邪教」之前,內部傳出消息,當局為給法輪功扣上「反動」、「邪教」的帽子,設計了陰謀:利用集體上訪,布置特務混在其中,分配好誰往前衝,誰喊口號,誰搶槍等等。使不明真像的人們誤以為法輪功有暴力行動,想顛覆政府。

* 全國逮捕法輪功輔導員

7月18日,中央下達江澤民密令:全國30多個省市深夜統一時間抓捕各地法輪功輔導站站長。18日深夜至19日□晨2點開始,各地同時開始統一大逮捕行動。各地法輪功負責人紛紛被抓捕。

一位經歷720事件的學員回憶說:「20日這天,我們晨煉時,發現本地站長被抓。學員從不同的煉功點趕到市信訪辦反映情況,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站長。市信訪辦說:「這是江澤民讓抓的,人已送省裡,你們到省裡要吧。」我們趕到省裡,回答是:「這是江澤民的命令,人已送北京。投訴無門的情況下,我們上京進諫。」

610辦公室要求地方政府不惜代價阻止群眾上訪,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嚴密封鎖。許多人步行、騎自行車,穿山越嶺趕赴北京。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一些人在進京途中被當地公安截回並拘留,一些人則成功到達北京。據說當時匯集北京的上訪學員人數,最多時超過數十萬。

這些人找到國家信訪辦。信訪辦被警察駐守,不接受上訪信和上訪人。後來,信訪辦成為誘捕法輪功學員的專門機關。

北京城西南豐臺體育中心,是為舉辦第十一屆亞運會而興建的現代化體育場。這個占地22萬平方米的龐大建築群,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的幾天裡,是關押上訪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地方。

7月21日一天之內,豐臺和石景山體育場的草地上擠滿了被抓捕的修煉人。在後續的10天之內,全國各地超過三十萬的法輪功修煉者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

* 突被取締 引發更大規模上訪

7月22日,中國民政部突然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予以取締。遂引發更大規模的上訪。

海南省學員趙女士會議說:當時我們在家看新聞的時候,我先生來電話。先生說你看新聞了嗎?我說我正在看。他說那你知道了,這個國家是不講理的。你看它現在說非法組織了,這就是要下手了,你們可要小心點兒,不要什麼事情往前衝啊。這個共產黨是從來不講客氣的。我說我知道,但是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你放心好了。我就把電話放下了。放下之後,我們五個(學員)就走了,我們誰也沒帶鑰匙也沒帶錢,就穿的煉功的那個衣服就出門打個車就走了。

22日,北京抓捕法輪功學員達到高峰,陸續進京上訪的學員,被便衣誘騙到石景山,隨即被強行裝上一輛輛車運往亞運村體育場。41度的高溫,警察把學員擠悶在車裡,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許上廁所。

從7月20日□晨開始,北京武警總部命令一週內駐京的一萬多武警進入一級戰備。 幾日內,天安門廣場、北京城內,警車遍地,警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攔路盤詰,見到學員,當眾毆打,推上警車拉走。

* 大規模逮捕 全面鎮壓

江澤民全國範圍抓捕法輪功負責人的行動,引發數十萬人的北京上訪,繼而演變成對學員的大規模抓捕。

7月24日,全國各省、市、縣的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裡,抓滿了法輪功學員,他們被強行戴死刑犯的刑具、腳鐐手銬、背銬、絞刑銬、上繩、電刑、釘手指等酷刑。

不久, 從監獄, 拘留中心、勞教所傳出許多折磨法輪功群眾的實例, 有些人被迫害至死。

全國第一例死亡案例,2000年4月20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做了詳細報導。山東濰坊的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 逮捕她的人再一次要求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 暴怒的地方幹部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裡跑。據目擊這一事件的人說, 兩天的折磨, 使她的腿嚴重淤傷, 她的短短的黑髮上黏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 嘔吐, 因虛脫而暈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於二月二十一日去世。

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了一位元元計算機工程師蘇剛的事例。 他被強迫關在精神病醫院一週後去世。在精神病院期間, 醫生每天兩次給他注射不知名的藥物, 使他完全失去行動能力, 最後死於心力衰竭。

江澤民本來打算3個月消滅法輪功。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全國人大代表曾向外界透露江澤民對囉幹的一次談話的要點大意:

「對他們要狠點,特別是上訪,發真相什麼的,抓住就打……往死裡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這個問題上,只要能壓制住,可以不擇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約束,整死了人,不負責任。不信我就治不了他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窮),肉體上消滅」。「一般不發紅頭文件,只密碼電傳或口頭傳達,不署名,一概說是『中央批示』就可以了嘛!」

後來分析人士指出,中央政府當時極高姿態地發動全部傳媒、下達紅頭文件、出動各省市公安全面封殺法輪功,極為罕見,除反映法輪功的影響既深且廣,中央亦有意藉此告訴全國及外國政府,將強硬推行鎮壓政策。

* 動用全國媒體傳播謠言

資料顯示,中國有2000多種報紙、雜誌、廣播和電視等宣傳機構。中央電視臺有12個電視頻道,全國人口覆蓋率達90%,觀眾人數超過11億。

在七、八月間的30天內,僅《人民日報》就發表了347篇批判法輪功的文章。平均每天超過10篇。中央電視臺(CCTV)及各省市的上百個電視、電臺,每天24小時反覆播放取締法輪功的決定和詆毀法輪功的節目。中央及地方各級政府,被要求成立專門的機構負責批判法輪功。所有工廠、企業、學校、街道都要組織人們集體收看批判法輪功的新聞和節目。

從城市到邊遠的農村,警察把修煉群眾從每個煉功點趕走,將不屈服的人們用警車抓走。地方派出所在街道委員會的帶領下挨家挨戶地到學員家中,命令他們放棄信仰並上繳、銷毀法輪功的書籍和音像資料。老人、婦女、孕婦、兒童不能逃過。

各國的中國大使館開始組織當地華人揭批。並向各國政府散發詆毀材料。

一位前中共官員曾經作過這樣的描述:「中國共產黨八十年來形成了一套嚴密的制度,通過五十年的專政,早已轉化和融化成為『依法治國』的得心應手的工具。」「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能夠像它那樣在使用國家機器控制和鎮壓自己的人民方面不受任何約束。」

不少社會學家當時估計,「以中國政府的力量,法輪功堅持不了一個星期」。

* 法輪功全球呼籲

這一時期,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頻繁接受各國媒體採訪,不斷說明一點:法輪功不會構成對任何政權的威脅,相反,對任何政府、國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7月22日,法輪功明慧網發表李先生給中央和政府領導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對無辜的法輪功群眾採取打壓政策,而應該通過和平對話方式解決問題。他敏銳的預見到這種不計後果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將最終導致國家和民族的災難。這是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不願意看到的。

720事件後,海外法輪功學員自發匯聚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康乃迪大道2300號的中國駐美大使館前靜坐和平請願。那以後的2個星期中,學員向美國各級政府、議員、媒體和世界170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講述中國發生的迫害,希望他們能夠幫助法輪功學員跟中國政府對話。

美國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通常在國會裡頭要想跟議員見面啊,跟助手見面啊,按正常程式要事先預約。而且穿得都是西裝革履的。一般做遊說工作的人,都是大公司啊,或者是智囊團啊,就是一些利益集團。那麼在這個國會山裡呢,頭一次看到了呢,是由民間自願發起的,是一種群眾基層的老百姓:婦女、老年人,和青年人,還有學生。所以他們(議員)的助手我記得有一次跟我講說「我們從來也沒見過這樣遊說的群體」而且這個遊說群體和其他遊說群體最大的本質上的區別是什麼呢?它是非盈利性質的。它不是為了賺錢啊,也不是為了一個私心。而是為了遙遠的,在太平洋彼岸的,很遙遠的地球對面的無數的老百姓,為他們的人權,為他們爭取道義支援。而且這件事情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對國會來講也是從來沒見過的。」

1999年7月23日加拿大政府向中國外交部遞交抗議信,譴責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

1999年8月4日 聯合國世界公民聯合會提出議案,譴責中國侵犯人權與基本自由;

1999年8月6日25位美國參議員簽署聯名信給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要求停止鎮壓法輪功;

1999年8月9日 美國首府華盛頓市宣布「法輪大法周」;

1999年8月18日澳大利亞在人權對話中提出了法輪功問題;

1999年8月25日美國政府促請中共履行國際人權相關條約的義務,保障人民的信仰和宗教自由;

1999年9月10日40位美國眾議員簽署聯名信給美國國務院,要求美國政府反對鎮壓法輪功,營救法輪功學員。

* 慘烈迫害仍繼續

江把法輪功當成他自己的敵人,下決心要徹底鏟除。中共高層目前仍然在加大力度鎮壓。殘酷迫害的消息不斷從中國各地傳出。據不完全統計,到目前為止,通過民間途徑傳出消息的已有100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死亡案例高發地區依次為黑龍江、吉林、山東、遼寧、河北、湖北、四川省。

中共官方2001年10月底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 法輪功全球起訴元兇

這五年來,法輪功學員對江羅集團在全球範圍內的和平抗爭,已明顯地由劣勢轉爲優勢、從被動轉爲主動。在許多民主社會裡,可以循法律途徑狀告江澤民集團,要求對簿公堂;現在各國對江和其追隨者的法律訴訟約三十個之多了。他們被告以「酷刑罪、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

其中在美國、加拿大、德國、法國、比利時、瑞典、瑞士、臺灣、韓國、日本、澳大利亞等11個國家,元兇江澤民本人已被告上法庭,這開創了中國歷史的先例。

除了江以外,對其追隨者:包括 「610辦公室」負責人李嵐清和羅幹、政治局常委吳官正、前北京市市委書記劉淇、原湖北公安廳廳長趙志飛、原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加拿大副總領事潘新春、 文化部長孫家正、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商業部長薄熙萊…等,多名中共高官及外交官在歐洲、北美、亞洲、澳洲等地也都被提起海外訴訟。這些案件都在審理中,到目前爲止被告不 敢回應或應訊,有些已經因缺席而被判決有罪。

在漫長的中外歷史進程中,以造假誣陷恐怖殺戮來鎮壓異己並非新事。然而將之系統運用、以怕心誤會逼使十億人民無知或無奈的違背著自己的天性,對政府惡行噤若寒蟬,罔顧千萬同胞的權利與悲苦,甚至爲了自己的一點利益或安全,出賣親友落井下石,違背良知隨同犯罪,這就是江澤民暴政的特色。

這種逼良從惡戕害良知、引人入罪參與迫害的作法,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和民衆的本質。

法輪功學員以真實對謊言、以和平對暴力、以善良對殘酷,勇敢的堅持良知、維權反迫害,並苦口婆心的向所遇到的一切人事,智慧的講清實情,善意化解這一場誤會與罪惡,鼓舞著民衆的善念本性。正好凸顯出千百年來人性善惡消長、人間正邪相抗的真諦。這也是法輪功對中國民間維權反迫害的貢獻與本質。

江澤民挾持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持續五年了。美國華府法輪功學員、天主大學教授聶森說:「全球法輪功學員呼籲中國和世界的個人、團體、與政府要看清事實。不要將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合理化,認爲是受到威脅下的反應。不要爲中共極權的暴行罪惡尋求理由或藉口。面對如此殘酷嚴重的踐踏人權事件,唯一該做的,就是大聲譴責、採取行動立即制止。也不要將江羅集團的殘暴迫害與法輪功學員的和平反迫害相提並論,認爲兩者在角力較量而作壁上觀,因爲施暴者與受害者之間有著天壤之別。」

聶教授說:「法輪功學員的承受與犧牲,不僅是爲了他們自己,更是爲了全中國和全世界的良知。從耶穌基督十字架上的受難到馬丁路德金的人權遊行,從聖雄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到南非曼德拉數十載的囚禁,人類多少次見證強權下蒙難的人,憑藉著他們的信仰與對良知的堅持,終究扭轉情勢、令後人敬仰。

他們身心承受的苦難和其和平無畏的行動,將成爲世界上珍貴的精神財富,造福著世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