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嚎啕大哭的原因(多圖)
 
林淩
 
2009-3-19
 

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周恩來在文革中。

【人民報消息】周恩來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恐怕他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

中國的傳統認為,人死了最大的安慰是「入土為安」,而最大的不幸則是被「掘墳鞭屍」。周恩來死時不但要求焚屍,而且讓把自己的骨灰撒到江河湖海。於是,他死後飛機真的載著其骨灰到處揚撒。

為什麼周要這樣做呢?放在骨灰盒裏都不放心,怕有人找後帳。因為幹了什麼自己最清楚,周恩來知道總有一天自己會被掘墳鞭屍,所以與其讓別人把自己骨灰給揚了,不如自己死後就辦。

在共產黨中,周恩來的欺騙性最大。他的一生就是偽裝的一生,他沒有信任過任何人,在老婆跟前也是偽裝的,他的偽裝蒙騙過很多人,連親弟弟周恩壽都是他批准逮捕的。凡是把他當親人的最後不但死的很慘,而且到最後也不知道都是他批准的。人們知道劉少奇死的極慘,但都不知道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是周恩來。

為討好江青要把跟隨一輩子的衛士長抓起來

周恩來從中共建政以前在黨內就比林彪的職務高,但文革中,林彪的副主席是周提名的,江青的中央文革副組長也是周提名的。這兩件事都是毛沒有說出口,周揣摩出毛的意思主動提出來的。類似的討好事件無數,目地是保護自己。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的江蘇廳開會。江青來了,要找周。從延安時期就給周任衛士和衛士長的成元功迎了上去。成請江青先休息一下。這本來是好意,江青居然勃然大怒說:「你成元功是總理的一隻狗,對我是一隻狼。馬上給我抓起來。」

這個胡鬧的事交到汪東興手裏要求馬上處理。汪堅決不肯逮捕成元功。汪說可以調動成的工作。鄧穎超代表周恩來告訴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說明我們沒有私心。」,其實恰恰相反,決定逮捕成元功才是不折不扣的私心。汪仍未同意。最後搞了個折衷,把成元功下放到中央辦公廳所屬的五七幹校勞動。後來汪對李志綏說:「成元功跟他們一輩子,他們為了保自已,可以將成元功拋出去!」

把別人拋出去保全自己是周恩來活著的宗旨,這樣的事情在他的一生中隨處可見。下面舉一個小例子。

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讓他人作替死鬼


1955年4月16日上午,讓他人作替死鬼的周恩來
乘專機順利抵達新加坡加冷機場。

一九五五年春,周恩來率中共代表團到印尼參加萬隆亞非會議,原計劃是四月十一日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機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經印尼首都雅加達前往萬隆。但周恩來卻臨時改變計劃,另坐飛機從昆明取道緬甸仰光到達雅加達。

而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卻按原計劃乘坐克什米爾公主號在四月十一日從香港起飛。四個小時後,於下午六時三十分,克什米爾公主號爆炸失事,除機組人員,機上八名中方人員(包括香港新華社社長黃作梅等)和三名外籍記者全部遇難。


克什米爾公主號殘骸。
事件發生前一天,即四月十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左右,中共警告過港府要求港英政府,採取措施保障飛行安全。而事發後次日,中共外交部聲稱,“中國政府已提出要求,但陰謀依然得逞,因此英國負有嚴重責任”,聲明還說事件是美蔣特務導演的謀殺案。

香港警方隨即展開艱苦的調查,一無所獲,後來還是根據中共提供的情報才破了案。中共明確告知事件是國民黨保密局香港情報站策動,主謀趙斌成,指揮者金建夫,執行者是香港機場地勤人員周駒,使用的定時炸彈是從臺灣基隆秘密運到香港。

調查人員非常困惑不解的是,既然周恩來對這事了如指掌,為什麼還要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劃飛行,去送死呢?原來為迷惑臺灣香港情報站不再改變計劃,確保自己的安全,中共特務機關創始人周恩來把包括自己司機在內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犧牲掉。據周後來說,這叫做「聲東擊西」、「丟車保帥」,周恩來用別人的性命為自己當掩體。

顧順章滅門血案

如果要是再往前回顧,在中共沒有建政之前,周恩來為了保全自己,幹的壞事更令人髮指。其中被暴露出來的有「顧順章滿門血案」。被殺的人之一是去串門打牌的斯勵。

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斯勵在「四一二」清黨中借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裏救出。名符其實的是周恩來的救命恩人。

那天,顧順章滿門血案的主使者和執行者周恩來,帶著中央特科的殺手們闖進共產黨叛徒顧順章家,那天顧順章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其中斯勵也在場。正因為他認得周恩來,所以周命令包括顧順章的老婆、岳父岳母和保姆、司機、串門的朋友在內,連同恩人一起殺掉。

當年斯勵救了周恩來的命,那天周恩來怕自己的安全可能會受到威脅,就毫不猶豫的殺掉救過自己性命的人。

從以上兩個小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周沒有一絲一毫不為自己著想。那麼為什麼底下的官員對他那麼敬佩呢?這隻能說明他的表面掩飾功夫是相當成熟和可怕的,但他身邊的人都心知肚明他的真面目。李志綏的回憶錄可以證明這一點。

周恩來的嚎啕大哭

凡是從70年代過來的人都記的,中央文件上談到,林彪出逃的消息是他女兒林豆豆(林立衡)向周恩來匯報的。周恩來再向毛澤東匯報。

當林彪的座機被打下來後,紀登奎是這樣回憶道:當時最緊張的情形剛剛過去,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中央政治局成員還留在人大會堂集體辦公。一天,當時協助抓國務院業務組工作的先念和我有事需要向總理匯報,見總理獨自一人坐在他臨時的辦公室裏發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們兩人不知道他究竟為什麼事情悶悶下樂,便進去好言勸慰。開始時,總理只是聽著,一言不發。後來當聽我說到「林彪已經自我爆炸了,現在應該高興才是,今後可以好好抓一下國家的經濟建設了」這樣一席話時,顯然是觸動了他的心事,總理先是默默的流淚,後來漸漸哭出聲來,接著又號啕大哭起來,其間曾幾度哽咽失聲。我們兩人見總理哭得這麼傷心,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就站在一邊陪著。最後,總理慢慢平靜下來,半天才吐出一句話來:「你們不明白,事情不那麼簡單,還沒有完……」,下面就什麼也不肯再說了。

1966 年8月,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剛開過,根據毛澤東的意思,周恩來的提議,中央領導重新排位,林彪升到第二位成為「永遠健康」,劉少奇降到第七位。1966 年8月18日那天,毛在天安門第一次接見紅衛兵。

紀錄片中真實的紀錄下一個鏡頭:那天毛破天荒穿上了軍裝,挺著肚子走在最前頭,瘦骨伶仃的林彪緊隨其後。毛的步伐慢而緩,林的步伐急而促。林彪一不小心就要超越毛了,這時候周恩來出手了很用力扯住林彪軍裝的後擺,把從下擺到後領都扯直了,林幾乎是一個踉蹌。待毛走出了一步,周才松手。林彪沒有回頭但一直自覺的保持著這一步之遙。這不是周想保護林彪別受到傷害,而是怕林彪「犯錯誤」很快被毛整下去,自己和毛之間的隔火墻消失了。

周恩來最清楚,毛從來都無法忍耐地位與他半步之遙的「親密戰友」有想與他平起平坐的想法,更不要說超越他。毛相信「國家主席」劉少奇沒有野心,但對總理周恩來卻非常不放心,這就使周動不動就下跪以表達絕無非份之想。有了「永遠健康」在前頭供毛「與人鬥其樂無窮」,周恩來感到安全和踏實。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在背地裏偷著笑。但好景不長,林彪被打下來了,確實事情「還沒有完」,納入黨章中的毛澤東的最親密戰友、副統帥跑了,怎麼向國人和世界交代呢?毛是「一句頂一萬句」、「高瞻遠矚」,是「偉光正」,毛不可能有錯,那麼錯的自然是提名林彪當副統帥的周,周恩來一想到自己又得去堵槍眼,而且堵了槍眼還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就不能不嚎啕大哭。

據1983年《中國統計年鑒》記載,不少省市從1959年年初開始就有人餓死,周恩來對局勢了如指掌,卻在1959年下令出口了419萬噸糧食;而到了天天都有大批人餓死的1960年,仍然出口了265萬噸糧食。周恩來哭過嗎?沒有。

他的恩人斯勵被殺, 周恩來哭過嗎?沒有。克什米爾公主號爆炸失事,11人全部為他而遇難,周恩來哭過嗎?沒有。太多太多周恩來應該嚎哭的悲劇,他都沒有哭過。林彪死了,擋箭牌沒了,周才嚎啕大哭。直到得癌症死去,腦子停止轉動的前一秒鐘, 周恩來還在考慮如何保護自己。△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