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蔡銘超不聽話下場會更慘(多圖)
 
門禮瞰
 
2009-3-26
 

圓明園鼠首和兔首銅像拍賣還是歸還的實質,是個譴責中共暴政的問題。
中共驚恐萬分,趕快把視線引導到「愛國主義」的狂熱中,但最終釀成
了更大的醜聞!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3月24日出了一個視頻,是《蔡銘超對話楊瀾:講述競拍前後的心理歷程》,這個因「獸首」競拍後不付錢的醜聞事件被世界矚目的蔡銘超,在訪談中講述了自己在競拍前後的心理歷程。

報導說,楊瀾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採訪中的蔡銘超臉上沒有氣宇軒昂的氣概,“一見面我就問他現在的狀態和心境”,他悠悠地說:“心情很複雜,覺得如果見到佳士得的人會感到很不好意思。”這個回答比較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為他會慷慨陳辭為自己的做法辯護,沒想到他的言語之中透露的卻是一種歉意。“我知道自己破壞了行內的規矩,現在看起來我自己的拍賣公司也很難繼續下去,不過這個結果由我一個人來承擔,打擾了這麼多人,心裏覺得過意不去。”

被中共狠涮的蔡銘超終於說了實話,沒有人像他這麼慘,在世界拍賣領域建立起信譽的公司破產了,個人聲譽在世界範圍破產了,被徹底從這個領域裏踢出去,永遠的踢出去,害了公司所有的人,覺得「心裏很空」,感覺和周圍的人都有一種距離,很孤獨。

這是一件在旁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近乎自殺的瘋狂舉動,當楊瀾數次問及事後對自己的舉動是否後悔時,蔡銘超用一句短短的話表明自己的心境和處境:「做了的確很遺憾,不做卻會更後悔」。

蔡銘超一語道出了真機:他不肯做,下場更慘。

蔡銘超的起家靠的是「傍」

如果看蔡銘超的起家過程,就會發現他有今天的下場決非偶然。他的發家和黃光裕不一樣,根本沒有自己奮鬥的過程,和宋祖英一樣,都是靠「傍」。

老百姓說不義之財的來源是:「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蔡銘超和採訪他的楊瀾一樣,致富的橫財來源都出自中共。中共出錢養著一大幫各色各樣的人,是為了關鍵時刻讓他們當馬前卒。

玩兒古董,大家都知道,除了祖上傳下來的、有龐大企業支撐的,正經人要想白手起家,根本別做夢。蔡銘超的家鄉在離廈門約100公里的泉州石獅市,那裏20年前曾經是中國最發達的服裝批發市場,成功的有連年進入胡潤和福布斯榜前5名的許榮茂,蔡銘超也搗騰服裝做批發,但沒有那個命,別說進胡潤和福布斯,就是在當地也掛不上號。憑本事競爭不過,敗下陣來的蔡銘超不得不離開石獅市,到廈門去想輒。

上世紀90年代,門外漢蔡銘超,找來實業提供部份資金,開了廈門七月情陶瓷文化有限公司,但沒有信譽也沒有資本和經驗,蔡銘超又是一敗塗地,在絕境之中,正趕上商場上刮起了「掛靠」風,也就是自己沒實力,傍在官方企業身上,對外以官方企業的名義行事。蔡銘超就傍著國營企業的廈門國際商品拍賣公司,成為該公司的拍賣部經理。

混到2004年,中共實行了藝術品拍賣許可證制度以後,蔡銘超以「廈門國際商品拍賣公司」的拍賣部經理的身份主持了廈門市的首次藝術品拍賣──廈門2004年春季藝術品拍賣會。內地的收藏家此次發現廈門市場古董的價格要比北京、上海等地低的多,例如當時一隻元代青花瓷器「玉壺春瓶」只花88萬元就買到了,但在內地再花幾倍的錢也買不到。於是「廈門國際商品拍賣公司」不但每次拍賣順利完成,而且拍賣的95%以上的收藏品都被內地人買走。蔡銘超看到這個巨大商機,一邊當這個官方拍賣部經理,一邊打自己的小算盤,從本公司搜羅低價古董。

「廈門國拍」發現蔡銘超在底下搞小動作,認為他損害公司利益,2005年就把執照收了回去,此時的蔡銘超手裏已經有了很多關係戶,他的翅膀硬了,馬上自立門戶,成立了「廈門心和藝術拍賣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長兼總經理,雖說是有限公司,但這也是他個人的公司,因為他占百分之百的股權,「有限」的意義不過是在賠償時不需要把家產一塊兒賠進去。

從商業投機到政治投機

如果說蔡銘超一直是個在商業上投機取巧的人,那麼在他離開官辦的「廈門國際商品拍賣公司」之後,他的政治投機就是為了取得更大的名和利。

在「心和藝術拍賣行」內擺著一個毛澤東銅像,這是個文革時代的產品,工作人員透露說,是蔡銘超從北京「拍」回來的。銅像下面有個方形木墩,正面刻著的鮮紅的「忠」字似乎在嘲笑持有者的愚蠢。一樓前臺的牆壁上還掛著一幅毛澤東畫像。最可笑的是,拍賣行既不是大使館也不是八國首腦會議,但毛畫像兩旁插著兩面中共「國旗」。按照法律來說,如此胡鬧是觸犯刑律的;按照有些同行的話說:這人太噁心。

正是因為這些噁心死人的動作,蔡銘超讓中共看到,這是個可以利用的「好材料」,馬上任命為「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收藏顧問」。

蔡銘超有資格當「收藏顧問」嗎?收藏家、臺北寒舍藝術中心董事長王定乾透露,他是在「廈門國拍」認識的蔡銘超,至今已有六年多。2005年蔡銘超成立「廈門心和藝術拍賣有限公司」後,自己也常去買東西,所以蔡銘超「常向我請教一些專業的話題」。俗話說「隔行如隔山」,蔡銘超自己還要去請教別人,他憑什麼當上「收藏顧問」呢?

2006年蔡銘超開始了「人生輝煌」  


中共出錢蔡銘超露臉,哪兒有這種
便宜的事!
2005年被「廈門國拍」轟出去後,蔡銘超做夢也沒想到2006年就開始了「人生輝煌」。他在2006年以1.166億港幣把絕世銅佛拍到手時,立馬成為世界拍賣行的名人,讓蘇富比、佳士得等大拍賣行視為一塊少有的大肥膘。

2006年10月7日,蘇富比專場拍賣明永樂鎏金銅釋迦牟尼坐像,這座有600年歷史的銅像是明代早期體形最大、手工最細緻的銅像之一,世上僅存兩座,無論是品質或保存狀況,均比現藏於倫敦大英博物館的那座優秀,是最重要的永樂銅鑄佛像。中共決定讓蔡銘超以2億元港幣左右的價格把此絕世銅佛拍到手。

那天蔡銘超出盡了風頭,會場裏還有托兒,剛開始蔡銘超只是觀察,並不出價,抬的價格晃來晃去,慢悠悠的。他看露臉的時機到了,突然出高價,不到兩三分鐘,十多口價已將價錢推至超過億元。會場沸騰了,這個站在最後排的其貌不揚的小個子臉不變色心不跳的接著往上喊價,「1.166億港幣」落錘了。中共借蔡銘超之手拍到絕世銅佛,蔡銘超借中共之手得名得利。

當不明真相的人對蔡銘超又羨慕又敬佩又眼紅時,蔡銘超卻若無其事的說,這個價格「非常便宜」,說他的底價是2億元!

錢從哪裏來呢,這個看起來窮兮兮吃不飽飯的傢伙居然如此瀟灑?當然瀟灑,錢又不是從自己口袋裏拿出來的,自己的肉不疼。那些黨官去賭場擺闊甩的也都是國庫的錢,日本富商掏的都是自己的腰包,所以現在賭場小心侍候的大爺們都來自中共官場。

助邪為虐斷了蔡銘超的生路

兩尊圓明園獸首擁有者說,可以不收一文錢的歸還中國,但有個條件,就是要中共政權改善人權。


沒有中共的那一天,你們就會回到中國!
這是為中國人向中共討公道,是對中國人民做的一件大好事,中共不能不折騰。五毛黨折騰什麼呢?五毛錢人民幣貼一個帖子重要,還是你的人權重要?蔡銘超以為又象上次拍到絕世銅佛那樣露臉呢,結果,沒想到,這次一個跟頭栽下去就沒有爬起來的日子。

作為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蔡銘超已經甚少介入公司的日常經營了,他的重心都是如何與上層打交道,想在政治上「上進上進」。結果機會來了。有關單位找他談,要他出面讓此次競拍流標,並告訴他實在擋不住就上不封頂的拍下來,然後不付錢。

蔡銘超提出,「我的信譽已經建立起來了,是否讓別人去做比較好?」「正因為你的信譽好,才能做這個事。別忘了是黨和國家幫你建立起的信譽,現在是你報效祖國的時候了!」「我不是不願意做,我是說……做了以後怎麼辦,怎麼收場?」蔡銘超臉色發綠。「你就做好你該做的,剩下的會有其他人去做。黨和人民給你做後盾,你怕什麼?」

中共準備了幾個托兒,決定由蔡銘超主演。從那以後蔡銘超對這一事件的相關報導顯的特別關注和敏感,他希望在最後一刻,佳士得改變對鼠首、兔首進行拍賣的決定,但是拍賣的氣氛越來越濃,時間越來越迫近,蔡銘超的心情越來越緊張。

法國時間2月25日晚上7點,離拍賣還剩一個小時,精神極度緊張的蔡銘超實在忍耐不住,給王定乾打了一個電話。王定乾回憶說:「他問我說,你拍不拍?我說這種價錢,這種情況,應該抵制讓他流標」。蔡銘超說:「那萬一有外國人還是舉手呢?」「那你要怎麼辦?」蔡銘超說:「那我就把它拍下來了,不讓他買到,然後我再技術性不付款。」

有人問:「蔡銘超哪來的魄力和財力到法國大皇宮攪局?在拍賣高手雲集的中國收藏界,為什麼偏偏會是他出手?他的動機何在?」

在拍賣高手雲集的中國收藏界,沒有一家象「心和藝術拍賣行」內擺有毛澤東銅像、毛澤東畫像,毛畫像兩旁插著兩面中共「國旗」,還有銅像下面木墩上刻著鮮紅的「忠」字。

忠於誰啊,蔡銘超當然說是忠於共產黨忠於毛澤東。但毛澤東臨終前都不承認中共政治局的親信們是忠於共產黨的,毛說:「你們忠於的是我姓毛的」。所以共產黨打著忠於毛澤東思想的旗號行事是非常可笑的、自欺欺人的,那麼蔡銘超到底是忠於共產黨呢,還是忠於毛澤東呢?蔡銘超誰也不忠於,忠於的是自己的切身利益。為什麼偏偏會是他出手?因為只有他故意表現的如此愛共產黨,所以中共反而覺的他賤骨頭、不值一文錢,想用拉過來就用,用完了說扔就扔。

王定乾聽蔡銘超說,要拍下來不付錢,嚇了一跳。他知道這對於拍賣行業來說,無異於自殺,「我當時讓他三思而後行,這個事很嚴重,但沒想到他真的這麼幹了!」蔡銘超不幹也不行,不幹惹怒中共,傾家蕩產是小事,說不定安個什麼罪名就送進監獄。


中共派三個人電話競拍,但不給錢!
2月25日晚,在巴黎大皇宮舉辦了“伊夫·聖洛朗與皮埃爾·貝爾熱珍藏”專場拍賣會,沒有撤拍或流拍,所以蔡銘超必須參與。進入了正常的拍賣程序,在現場拍賣師報價到1100萬歐元的情況下,包括蔡銘超在內的三個中共安排的人通過電話參與了競拍,直到沒有外國人競拍為止。最終這兩件鼠首兔首銅像以總共3149萬歐元落槌。2月26日凌晨蔡銘超完成了他應該完成的那一部份。

按照事先安排的計劃,隨之一邊讓人民網、新華網開始高調造謠,說這名神秘買家是佳士得高管、專家托馬斯·賽多克斯(Thomas Seydoux),原因是他支持「藏獨」;一邊在2月26日拍成當日,讓「國家文物局」第一時間表態並緊急下發《關於審核佳士得拍賣行申報進出境的文物相關事宜的通知》。通知明確指出,「佳士得拍賣行在法國巴黎拍賣的銅制鼠首和兔首是從圓明園非法流失的。佳士得在我國申報進出境的文物,均應提供合法來源證明,如果不能提供這個證明或證明文件不全,將無法辦理文物進出境審核手續」。

中國國寶被外國人買去了?這哪兒行!憤青的「愛國主義」精神一下子就被拱起來了;五毛兒黨那幾天真賺錢。

鼓動工作基本告一段落後,宣傳口開始透露可能是華人買去了,《猜測:圓明園獸首買家疑為一人 可能是華人》,然後透露「有媒體推斷買家疑為一人;業內人士稱華人買家可能性很大」,最後說「圓明園鼠兔首被高價拍出的幕後得主就是他!」他是誰?原來是「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收藏顧問」蔡銘超!哈,官辦的。好多人說:「逗咱玩兒?!」


蔡銘超像個罪犯!
3月2日,「偉光正」逼迫蔡銘超召開記者招待會,聲明不會付款。出席記者會的蔡銘超就像個被抓住的罪犯,情緒相當沮喪,照著稿子念了一分鐘,說:「我不會付款。在當時那樣的情況下,每一個中國人都會站出來,我只是盡到了自己的責任。」然後就溜走了,整個記者會從頭到尾五分鐘。隨後蔡銘超又改口說:「不付款是因拍品無法入境,所有後果應由佳士得承擔」。

王定乾說,「他現在躲起來是因為不知如何應付媒體」,目前看來,應付媒體並不是第一重要的,關鍵是,「心情很複雜,覺得如果見到佳士得的人會感到很不好意思。」「我知道自己破壞了行內的規矩,現在看起來我自己的拍賣公司也很難繼續下去」,覺得「心裏很空」,「感覺和周圍的人都有一種距離,很孤獨。」

為什麼會這樣呢?不是被中共炒作為「民族英雄」嗎?怎麼大家都離他遠遠的呢?而「英雄」本人也感到很不好意思,公司還破了產,員工都失了業。

因為今年是2009年,在已經有五千一百余萬人退出中共邪黨及其附屬組織的時候,在「天滅中共」之時,誰幫助中共誰在毀滅自己,有一個算一個,蔡銘超是個轟動世界的最新典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