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玉鳳姐妹倆侍候一個男人(多圖)
 
蕭良量
 
2009-3-22
 

毛澤東和兒媳邵華生的兒子毛新宇。
【人民報消息】2004年,毛澤東生前的「機要秘書」張玉鳳,歷時三年寫好的回憶錄《回憶在主席身邊的歲月》,經中宣部、毛澤東思想研究室等單位整整審核了四個月,最後決定:該書極不宜發表!

毛澤東的女兒願出一百萬人民幣買斷版權,阻止出版,不但說明張玉鳳寫的是實情,而且裏面有毛的不為人知的醜聞。

據一個曾去聆聽毛澤東訓教的高官回憶說,那天為了一點兒事,張玉鳳和毛澤東絆起嘴來,最後張玉鳳一邊往外走一邊大發雷霆,對著「紅太陽」狂吼道:你去死吧!當時把毛氣的瑟瑟發抖,那位官員在旁邊嚇的目瞪口呆,以為張玉鳳將大禍臨頭,結果事後什麼事也沒發生。

還有一次,毛張倆口子絆嘴,各自說了一些過火的話,後來張玉鳳賭氣說:誰反悔,誰是狗!每次吵嘴張玉鳳都不說軟乎話,反悔的每次都是毛澤東。毛氣的在紙上反覆寫道:她罵我是狗!她罵我是狗!她罵我是狗!……以此解壓。


邵華與媽媽張文秋、姐姐思齊、妹妹少林50年代
初在北京。這一家有幾個女人共同侍候過毛?
中共的高層機密太多了,都不能解密,否則這個組織就得自行解體。

毛是1976年9月9日咽氣的。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寫到關於毛與張玉鳳的關係問題。

李志綏寫道:毛大部分的時間都和張玉鳳在一起。毛自一月病重後便常和張一起吃飯。江青和別的領導要見毛都得先透過她。江只好通過張玉鳳打聽毛的情況,傳遞消息,取得毛的支持。為此,江送給張玉鳳許多東西,像手套、西裝、衣料之類。甚至張生孩子所用的尿布,江也送去。據同在毛身邊做服務工作的孟錦雲說,江青讓張玉鳳在毛面前多說江的好話,使毛多見見江。張也很賣力向毛說了,鼓勵毛多見見江。但是張不明白毛的心理狀態。

張玉鳳確實不理解毛為何如此討厭自己的最後一任老婆,當年江青懷孕時,毛並沒有和在蘇聯養病的賀子珍離婚。後來在沒有離婚的情況下,毛頂著政治局極大的壓力才與挺著大肚子準備要生的江青結了婚。現在為何討厭江青到無法見面的程度?張玉鳳並不知道,毛最無法忍耐的是有人跟他分權,而江青就是打著毛妻子的名義在搞自己的勢力範圍。

李志綏寫道:張和我一向就相處不好,她對毛的控制力越來越大,我們的關係便日益緊張。她要毛每頓飯喝一小杯茅臺酒。我反對,怕烈酒容易引起咳嗆。但毛說他已戒煙,以前也不大喝酒,一點點茅臺不會怎樣的。喝一點對睡覺可能有幫助。張很喜歡喝酒,在她的鼓勵下,毛完全聽不進我的話。


張玉鳳與毛生的兒子。
李志綏還透露了一個驚人的消息:一九七二年底,張玉鳳懷孕了。張耀祠跑來找我商量。汪東興和他都提出,要好好照顧張玉鳳,能平安生育下來。我向張耀祠說,毛早已沒有生育能力了,何況這時已近八十歲,又在重病以後,體力虛弱,這不可能是毛的孩子。
我說「在我這方面沒有什麼照顧好不好的問題。張玉鳳的行政隸屬在鐵道部,鐵道部有自己的公費醫療醫院,她可以去做產前檢查,可以在那兒生產。」張耀祠說「正是這件事要你辦。張玉鳳講,主席說了,要給她送到一個好些的醫院去。所有的費用,由主席的稿費出。」我看汪東興、張耀祠兩個人都是這種態度,再爭下去,也沒有用處。於是我將張玉鳳介紹到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醫院看到是我介紹的,認為張玉鳳來頭不小,可能是那位首長的夫人,或是文化革命中竄紅上來的「新貴」,自然要待如上賓。到八月張玉鳳生產的時候,給她住進高級幹部病房。張分娩以後,的確有許多政要顯貴來探望,其中還有張的丈夫劉愛民。江青和張耀祠都去了,送了吃的和尿布等東西。江青一再向張玉鳳提出,及早回去上班。張產假期間,由她妹妹張玉梅代替工作。張玉梅比較單純,沒法子替江青向毛傳送消息。

張產假期間,由她妹妹張玉梅代替「工作」?姐妹倆侍候一個男人?這是一般人實在無法想像的事情,更何況發生在「一句頂一萬句」身上。這哪裏是什麼國家領袖啊,明明是毛氏私家淫亂作坊。

難怪中共要追殺李志綏,致使他的第二本書無法面世。把毛的皮都扒下來,那中共就無法存在了。我困惑那些對中共至今戀戀不捨的中共黨員,你們願意成為這臭不可聞的污水的一部份嗎?△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