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另类发言人“大闹”东京 中共手足无措
 
赵静芝
 
2009-11-14
 
【人民报消息】虎年还没到,但中共被一位迄今滞留东京成田机场九天无法返回中国的上海市民冯正虎的虎爪抓伤了身子。这位曾经留学日本的中年人八次持中国护照返回老家上海,都被无理由拒绝,于是,被遣返日本后自动宣布放弃日本签证,在距机场海关入口处4米的地方安营扎寨,一个曾经的中国访民旋即变成了国际访民,冯正虎自己提拔自己的本事了得。

中共他奶奶的黑啊,不愧是南山烧过碳,北山背过煤的主儿,皮黑心更黑。冯正虎按说也没有什么案底,就是因为文化高一点,一不小心成了上海访民中疑似的军师级人物,和中共结下了嫌隙。也因为此人曾经以“非法经营”等罪名蹲过三年大牢,中共铁定此人怀恨在心时刻图谋报复,于是,在冯正虎前往日本旅行后,索性将其拒之国门之外,这样也好耳根清净一些,因为,以往都是这么干的,从来没有失过手。前不久还刚刚把一个叫小乔的上海作家赶回了瑞典,估计这位老阿姨正在斯德哥尔摩街上郁闷遛弯呢。

但这次强盗碰到了贼爷爷,本来是一场官家打狐狸,百姓闻闻腥的惯常游戏,哪知道对像不同,结果居然要改写。这个冯正虎不是省油的灯,他豁出去决计要揭露并终止中共这一下三滥泄愤手法,此人前后八次闯关,还把两家航空公司告上了法庭,如今又在日本机场海关处向南来北往的各国旅客寻求道义支持。到处喊冤,逢人诉苦,活脱脱一个男祥林嫂,他比祥林嫂气焰嚣张,而且有思想有头脑有毅力,等于现在就是担纲中国政府的另类发言人,哪有疤往哪揭。中共几十年来满身是疤,哪里还受得了这种大规模修理啊。现在气急了,腿软了,心虚了,干多坏事的人最后都是这副熊样,不过表面上还在硬撑。碰到这样的对手,中共也算倒楣。

好女怕缠夫,孬党怕铁汉。过去我们总认为钢刀之下无硬骨,极权之下无英雄。殊不知,如今世道变了,当冯正虎铁了心要和中共决一死战的时候,中共只觉得天昏地暗,两眼一抹黑,怎样下台阶保脸面成了当下的重中之重。用屁股思维的人常常会落得这个下场,一个简单的常识问题,总是被他们搅和得面目全非,不闹到鸡飞狗跳鬼哭狼嚎的地步,他们连正眼也不看老百姓一眼。

如今中共进退两难。如果放其进国门,等于宣布冯正虎获得大胜,自己还重重抽了个耳巴子。如果继续把老冯当空气,那这个家伙天天在别人家的门口丢人现眼,中共这张老脸没地方搁。如果请中间人或者冯的家人居间调停,先入境再返国,那么变相宣布以前不让其返回是错误的。根据冯得理不饶人的个性,估计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可能要打得天昏地热。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如果给冯开了门缝,那么海外那些冯正虎们纷纷效仿,“王牌”出尽,民运、藏独、疆独等岂不是个个获得彻底解放?思前想后,中共也只能请日本机场当局,发挥威力,像上海政府发明的“抬抬女”一样,请几个彪形大汉把冯抬进海关。只是不知道鸠山政府是否配合,毕竟冯正虎有点当年“李玉和”的味道。

冯正虎在成田机场的那张睡了九天的冷板凳现在成了国际社会关注的中心,这是一个人对一个庞大国家机器的斗争,虽然寡不敌众,但是非早就昭然,中共一出手就输了,只是国际社会念及其手里有点硬通货,不怎么把它当回事罢了。尽管发达国家的绥靖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独裁者的无法无天,但却在不断唤醒中国人自身的良知。越来越多的人们发现,中共不是庄园主它只是地头蛇和黑社会。当人们欢庆柏林墙被推倒20周年的时候,正义的磁场正在向他们合围过来,这是最黑暗的时候,也是最需要坚持的时候。

在动物世界里,本来狼不是虎的对手,但“正虎”一旦碰到“邪狼”,或许胜败总是需要改写。这不是因为狼变得强大,而是狼变得狡猾。当邪狼以群体出现,并且把大象、黑猩猩、狮子、豹子全部收编收买收拾之后,虎其实是非常孤独的,也是非常无助的。况且,每次当虎不幸被邪狼制服之后,其牙常常被无情拔掉,爪子被冷血砍掉,这个虎只是比猫庞大一点动物而已。然后,我们的冯正虎却依旧虎虎生气,他要把邪狼披着的羊皮先撕掉,然后用依旧锋利的爪子将狼剖心挖肚,并告诉所有的同类,虎必须有尊严地重返森林。

写到此,我觉得中共要好好感谢冯正虎一番,要不是冯的执著,中共对其动辄不让中国人回家的恶毛病缺乏充裕时间的审视机会。国际社会也要清醒地发现,一个将自己国民意志任意绑架和威胁的政府,注定是文明社会的异类。海外的华人也应该警醒,当有人将回国权作为要挟的手段和讹诈的伎俩,那么这个政权注定已经走到衰亡的边缘和历史的尽头。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