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學課本的假到假受閱女民兵(在線收聽)
 
橫河
 
2009-10-7
 

【人民報消息】(希望之聲《橫河評論》節目)橫河: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和大家一起討論一下,剛剛結束的中共建政60年的閱兵式出現的一些奇怪現象。其中有一個現象就是受檢閱的女民兵方隊,也就是整個隊伍當中顏色最引人注目,而且是穿短裙的紅制服的女民兵。西方媒體都報導說這個女民兵方隊是造假,說這個女民兵方隊是很多人是模特和禮儀小姐,並沒有打過一槍。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為什麼會在花費了這麼多經費,動用了這麼多人力,而在重大的閱兵儀式上公然的進行造假。從這個故事我們又想到在這之前不久,曾經有另外一個表面上看上去並不引人注目的一個小的造假事件。

在浙江省有3位語文老師,查了目前通用的小學語文教科書。結果發現在這些教科書裏面,有很多隨意改編和模棱兩可,甚至是杜撰出來的一些故事。其中杭州語文老師郭初陽整理出來了一批問題,他認為其中主要有4類,第1類就是內容不符合歷史與常識的。其中人教版裏面有一個就是叫做《愛迪生救媽媽》的故事。那麼這個故事裏面,就講到說當年愛迪生的母親,在做闌尾手術的時候,由於照明的問題,油燈光線不夠,所以愛迪生就很聰明的拿了一面鏡子,把光線反射過去。他們經過考證以後,就發現了有很多問題。其中有一個問題是闌尾手術在那個時候還沒有被人進行過。當然他裏面還列舉了很多其他方面的內容。

還有一個故事就是叫做《陳毅探母》的故事,他查閱了陳毅的所有的大事記、他的年表,把他的生平書籍翻了個遍,都沒有找到這個故事的蛛絲馬跡。甚至就是從時間到地點,都不能夠證實這件事情曾經發生過。所以他得出結論說,這個故事從時間到地點都是虛構的。

我們來看一下,就是在中共的這個歷史上,在中共的這個教材上,出現這樣的虛假的東西,明顯的造假的東西,是偶然的,還是必然的,它會對我們社會帶來什麼結果。

我想起其實在我們小時候,所有的教科書裏面,特別是早期的教科書,對於中共的這個革命系統的裡面的革命領袖,有很多聽上去似乎很感人的故事,結果發現這些故事都是假的。

我記得我們小的時候看過一個故事,就是說馬克思在大英圖書館裏面看書,說是他固定坐在那個位置上,每天都在那個地方讀很多時間的書。由於他坐的時間非常非常長,最後竟把地上磨出一個大洞來。後來有人專門還到大英圖書館去尋找這個馬克思曾經坐過的位置,弄的大英圖書館的管理員就非常奇怪。說為什麼來查問這個問題的都是中國人,已經不只一個人,有很多很多人來問過這個問題了。

他們說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為什麼呢?第一、大英圖書館裏面從來就不給人予固定的座位,所以每個人來都能坐在任何位置上。第二、說這裏地毯經常換,所以如果出現破損的話他一定會修補,一定會更換的。這個問題,去過的人經過這麼解釋以後,都覺得很失望。

其實這個失望,是沒有必要的。馬克思大英圖書館看書這個故事,如果說用常識,不要用去調查的方式,僅僅是用常識的話,根本就不會發生。因為馬克思在大英圖書館看書,在倫敦生活,應該是從1850年左右開始,到1870年前。這段時間他在大英圖書館看書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前後應該不超過20年。那麼一個人到某一個圖書館去看書,看20年,如果能夠把圖書館的地上磨出一個大洞來的話,這個圖書館假設20年沒有經過維修,如果沒有經過維修的話,那麼應該是每一個位置都有人每天在坐。不只是馬克思一個人坐在某一個位置上,而是每個位置。如果不考慮固定的人的話,那麼每個位置上,在20年當中,坐的頻率、坐的人數和坐的時間,以及鞋子在那個地上磨的時間,應該跟馬克思在同一個位置上坐20年是一模一樣的。如果說馬克思坐20年能把地上坐出一個坑來的話,那麼這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裏面,每個位置底下都應該有個坑。如此推敲的話,每一個教室裏面,因為學生上課是固定的。每個教室裏面、每個學生的座位底下也都應該有個坑。事實上這個坑是從來不會出現,也永遠不會出現。所以這是違背常識的一種事情,但是卻讓很多中國人信以為真,甚至到了大英圖書館去核實這件事情。

這個故事,還不是唯一的一個。另外一個故事我們小時候聽說,是列寧小時候8歲的時候,到他的姨媽家去,後來打碎了一個花瓶。然後他母親跟他講了故事,說是不能撒謊,他當時沒有承認。後來他就承認了,以此來證明列寧這個人的誠實。問題是這件事情,當事人只有3個,也就是說列寧的姨媽、列寧本人和列寧的母親這3 個人。那麼這個故事只是從他們3個人的嘴裏講出來,事實上這個故事有沒有發生過,是沒有辦法進行核實的。由於列寧自己如果沒有說過的,就他母親說的。他母親很可能是因為列寧出名以後,編出來這麼一個故事。那麼更可能是中國的教科書的編寫者,把他編出來來欺騙中國的學生、中國的兒童的。

那為什麼是這樣子呢?因為這些人他創立了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的理論,這個理論在上個世紀,共產主義運動導致了1億以上人口的死亡。這個是法國的共產主義黑皮書裏面說的,那麼這些人本身他們所造成的對人類的災難是巨大的。是不是因為要證明這個革命的合理性,所以編造這樣的故事,來美化這些所謂革命理論的創始人和革命的實踐人呢?

很有這個可能的。因為這和事實上這些人的個人品德是完全不符合的,馬克思他在批判資本主義的同時,卻依靠資本家的恩格斯的家庭供養他生活。他結了婚又和女傭人生了私生子,卻把這個私生子丟給恩格斯,要恩格斯來承擔這個責任,而且要承擔他的扶養的責任和承擔做父親的責任。這個作為普通的人都不會做的,就是把朋友來做為他自己的私人的道德敗壞所造成的後果的承擔者。

而列寧,雖然有很多傳說是他死於槍傷的舊傷,但是以色列的科學家和醫學家們分析了他臨死前3年就醫的症狀和病歷以後,認為他的死很可能是由於梅毒引起的。這些故事卻沒有發生在我們所學過的教科書裏面。那麼這個造假的動機在這裏的話,無非是想從所謂革命領袖本人品德的高尚,來證明這場革命的正當性。

中共在它的教育當中,在它的教科書當中還有很多關於它自己偉光正的造假。那麼這個造假我想已經有很多文章,特別是《九評共產黨》的系列社論裏面談了很多。我只想說一個就是大的方面,大家都知道的,就是在中國大陸所有人以前讀的教科書都認為,一直到現在為止,中共在自己的宣傳當中,仍然是說中共領導了抗戰。事實上,在整個抗戰的過程當中,我們現在得到的所有的得到證實的消息,中共基本上沒有對日本侵略者進行過常規的作戰。

主要是國民政府的軍隊進行了抗戰,那麼中共沒有抗戰,但是它卻不能讓人們覺得只有國民政府抗戰。所以中共的整個抗戰史都是編出來的。當然可能會有一些小的衝突,那把這些戰鬥擴大成戰役,這是中共能夠做的事情。

像大家所知道的地道戰、地雷戰,現在去採訪地雷戰的那些地方,村民們說地雷戰幾乎都沒有炸死過鬼子,炸死的村民和老百姓要多的多,這就是我們現在知道的地雷戰的實際情況。中共在它編造的故事裏面,我記得在文革後期的時候,看電影要看“老三戰”,那就是《地道戰》、《地雷戰》、《南征北戰》,這些故事是中共在文革期間做為它自己宣傳抗戰、和老蔣打內戰時候的所謂光榮戰史。特別是地道戰和地雷戰是抗日戰爭期間的,沒有這些編造的戰爭,中共就拿不出來一點點能讓人看得見的,它曾經進行過抗戰的證據。就像剛才提到的《陳毅探母》的故事,陳毅因為是中共第一代的革命家,它對象陳毅這樣中共第一代官員進行美化的宣傳,其實也是為了宣傳中共自己的偉光正和中共革命的正確性。

除了對自己歷史造假以外,中共在奪取政權以後,曾經樹立過很多的英雄,這些英雄現在證明也有很多是假的。有一位網路作家叫穆正新,他曾經考證過在朝鮮戰爭期間“黃繼光堵槍眼”的這個故事,從頭到尾都是假造的,他認證非常充份,如果有空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為什麼中共所有的英雄都拍了電影來進行宣傳,唯獨黃繼光堵槍眼沒有去拍電影?其原因是不可能造出一個能夠被黃繼光堵槍眼的地堡的模型來拍電影的,因為只要一造出來就發現這個槍眼是不能堵的,如果槍眼能堵的話,那麼這個地堡就不能運用,就不是實用型的地堡,這幾乎是僅有的沒有被拍電影,是因為它拍不出電影來,不能重覆當時它們宣稱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另一個被穆正新所考證過的假英雄就是雷峰,雷峰的捐款。他用當時士兵的收入、雷峰的生活水平所分析,以及中共曾經公布過的一些材料做為證據,來證明至少雷峰的捐款沒有發生過,這是中共自己塑的英雄。

大家記得文革初期的時候,曾經有一個攔馬車的英雄叫劉英俊,後來才發現,劉英俊部隊裡的官兵所說的,當時劉英俊是因為犯了錯誤,沒有按照規定裝車,所以導致車上的炮互相撞擊發出聲音把馬驚了,而當時在連隊首長說要給他處分,如果他不能制止情況,所以他去拉馬的過程當中被拖倒而死亡的。而且也根本不存在6個小學生被馬驚呆而需要他去救的事情,連隊以前的戰友都證實了當時沒有孩子在前面。後來連隊是把這個做為一個錯誤往上報,結果被中共反而轉過來把他吹捧成一個英雄。

最近的一條消息大家就知道了,在奧運期間,跟著姚明打著倒掛了中共的小國旗進場的那位所謂四川地震的小英雄林浩,無論是他的同學或老師和當時去救援的人,都證明這個人並沒有救過別人,並沒有像後來吹噓的那樣曾經救過其他人,而事實上他也沒有那個力量把別人背出來。這是最新的一個假英雄。中共歷史上造的假英雄太多了。

所以從上面這幾種類型來看,不管是從無產階級革命理論的創始人到實踐者,到中共自己的歷史,和中共自己所樹立的英雄,歸根結底就是要證明中共革命的正統性,和中共以後奪取政權的合法性,因為它的合法性並不來源於人民的授權,也並不來源於神的授權。所以它要證明它的合法性,就必須在這些方面造假。

剛才我們講的是中共為了樹立它自己的正面形象來造的假,造假的另外一面就是歪曲和打擊對手,這個造假是為了政治鬥爭的需要。我們看到在文革當中,為了打擊劉少奇,就整出了很多的證明材料,而且向全國人民公布,來證明劉少奇是叛徒,這些都是鐵證如山。誰知道後來為了為劉少奇平反,就說前面那些鐵證如山都是假材料,問題是這兩種說法,劉少奇是叛徒的說法和劉少奇是叛徒的材料都是假材料的說法,都是來自中共中央。所以不管前面的說法是造假或者是後面的說法是造假,都是來自中共中央的。

這一點和其它造假還不完全一樣,其它的造假很多是直接來自於喉舌媒體,當然喉舌媒體是受中共中央宣傳部控制的,有的是來自教育系統,還不是直接來自中共中央,是間接的。對於劉少奇是叛徒的這種說法,不管哪一種,一定有一種是造假的,或者兩種都是造假的。而這兩種造假的說法,都是來自中共中央。所以從這裏我們可以追溯出來,在中國大陸各種造假,從小到大,它的根源並不來源於中國的傳統文化,並不來自於中國的歷史,而是來自於中共的統治。

從10年前開始的迫害法輪功,就是中共整個為了階級鬥爭需要,為了政治鬥爭需要造假的登峰造極了。現在大家都知道中共當時對法輪功指控的內容,從所謂1,400例,到法輪功有嚴密的組織,從不看病到自殺,這些說法完全是無中生有,和法輪功的教導和法輪功學員的實踐,完全沒有關係,是完全憑空製造出來的。它的特徵就和其它造假不一樣,其它的造假是在某一件事情的需要,對某一個事情的造假;而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從頭開始沒有一個是真的,沒有一個是誇張的,是完完全全是製造出來的。

其中有一例和愛迪生媽媽的闌尾手術可有一比的,是有一個當時自稱是接生婆的人,自稱當時在接生法輪功創始人的時候,還用了催產素,而當時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沒有任何一個醫院把催產素應用於臨床的。這個謊就造的太離譜,製造出了一個當時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也不可能有人可以用的一種藥物,就可想而知它們在造假的時候如此的匆忙,根本就不顧去考慮哪一些細節需要核實。

這個造假到了天安門自焚的時候就達到了最高峰。有人曾經問到,怎麼可能讓一個不相干的人把他騙到天安門廣場去自焚?但是天安門廣場的整個自焚是完整的被編出來的故事。所以這個故事在沒有權力、沒有力量進行,把所有參與編造這個故事的人都把他隔離審查,然後進行調查的話,是沒有辦法把其全貌揭發出來的。但是就從表面上劉春玲是被直接打死的,從王進東坐在那裏喊口號,都可以看出這裏面是假的。

整個故事當中有幾個最主要的要點,包括背著滅火器在天安門巡邏,當然現在天安門廣場已經到處都放著滅火器了,當初是沒有的,攝影師怎麼可能搶到這樣的突發事件從頭到尾的完整鏡頭?這對任何一個攝影記者來說都應該是奇蹟。

央視專門拍誣蔑法輪功片子的電視記者李玉強,當有人向她指出,王進東為什麼在火燒以後,他兩腿間的汽油瓶還沒有燃燒的時候,她也承認說,這是造假的,這是後來補拍的,如果當時知道會被揭穿我們就不補拍了。既然王進東能聽它們指揮,重新再表演一遍的話,那麼這個王進東當然就不可能是去自焚的法輪功學員了,這是他們的演員,否則怎麼會同意他再去補拍當時表演的不夠好的鏡頭?

那麼造假在中國大陸,從我們剛才談到的教科書和一些其他造假的來看的話,現在在中國大陸已經變成一種文化了,不是一個偶然事件或者是個體的事件,實際上是黨文化的突出表現形式。奧運期間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就是林妙可的假唱,和當時煙花腳印的電腦動態模擬,這是在中共最重視的面子工程問題上,在中共最重視的形象工程上,對著全世界人民、全國人民造假。把這種事情揭露出來,本來是丟醜的事情,中共卻若無其事,它並不認為這是一件醜事情。

再說剛剛過去的大閱兵,中共中央對閱兵的重視程度應該是比奧運還要更重視,因為這次啟動包括北京在內的話,就是7省市的“護城河工程”,在北京禁止放鴿子、禁止放風箏,所有進入北京的人,大小包裹都要打開檢查,都要經過X光機檢查,到了最後甚至連菜刀都禁止賣了。但是居然可以公然的在閱兵的兵員上造假,顯然它重視的東西不在造假上,或者說把造假看成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是準備整個閱兵過程的一個必要的部份。

我們知道這裏面有兩個典型的造假,已經被公開出來的我們可以看出來的,一個是女兵方隊的兩個領隊,她們實際上是義煤集團耿村礦機運隊職工李存才的兩個女兒,他們是因為身材高、五官端正,入選成中共建政60年閱兵女兵方隊的,而且成了女兵方隊領隊。這兩個人被選入女兵方隊成為閱兵隊成員的時候,還不是軍人,然後給她們補辦了入伍手續。那也就是說,這兩位率領女兵接受檢閱的,連兵都不是!這成為網上關注的焦點,那這成為網上關注的焦點不是她們造假,而是她們怎麼所謂有幸被選入閱兵方隊去。

第二個就是女民兵方隊,女民兵在中國沒有這個建制,自然也就沒有這種制服,這個女民兵方隊純粹是為了閱兵而建立起來的,所以他只能在社會上公開招聘,但問題是它並沒有隱瞞公開招聘。招聘以後,為她們設計一套軍服,更像是那種車模模特兒穿的服裝,還穿著短裙。據說是在中國任何事情包括閱兵在內,如果沒有大腿做為吸引眼球的東西,就說不過去。這個問題在於整個女民兵方隊和女兵的領隊都是假的,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另一個問題是它不是關起門來造假,而是公開的,這兩條消息都做為正面的消息在中共自己的喉舌媒體上廣泛進行報導。這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社會都不會做的,也就是說它把造假看成是一個理所當然,社會可以接受,其他的人也應該可以接受不會提出質疑的這麼一件事情,公開的在做,這才是問題的所在。

我們現在回到小學教材的造假,關於愛迪生幫助母親做闌尾手術這個故事,他既和中共的偉光正沒有關係,和現在的政治也沒有關係,僅僅就為了表現一個名人從小就非常聰明,它就可以編造出一個從來就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就可以看到,造假已經不僅僅是為了政治,也不僅僅是為了生存,或者是為了某一種目地,而是變成在中國大陸,至少在官方已經變成一種文化,一種習慣,某些人的生活方式。教科書有不同的版本,有文教版、有蘇教版,也有北師大版的,由不同的人參加編寫,由不同的人進行審核,大家知道在中國大陸教科書的審核是非常嚴格而且非常具有政治性的,不知道要經過多少關卡。就一篇政治性的論文,或者一篇反映某個政治人物的書籍,就要經過無數道關卡被砍掉無數的東西,最後面目全非了,還不一定能夠被發表。這些教材經過如此嚴格的道道工序,都可以順利通過,而且被做為教育下一代來使用的話,就說明這種造假是變成所有參與人的一種習慣和他們的生活方式了。

新華網上還有一篇文章為教科書造假來辯護,它的題目就叫做“教科書造假並不可怕”,它居然說導向式的教育方式並不始於今天,它把自古以來,孔融讓梨、司馬光砸缸這些事情,還有什麼寓言神話、童話說,神筆馬良都把它做為比較,說是自來就有。它是偷梁換柱。孔融讓梨、司馬光砸缸,它是有傳統文化教化的意思,但卻不是造假,歷史上流傳下來的故事可能有一些已經不能核實,有些可能會在幾百年、上千年流傳當中走樣,但是絕對不能夠和為政治目地或者是習慣性的造假來相提並論。你不能把歷史上流傳下來的,很可能是真的故事,只是今天的人沒有辦法去核實,來為中共的教材當中公然的編出整個謊言來相提並論。

至於有些寓言和神話、童話,古人和神是溝通的,神會告訴他們一些最基本的道德,讓他們知道人的文化應該是怎麼樣的,實際上是把文化傳給人的過程。誰能說這些事情沒有發生過?而中共這些編出來的故事都是用真人把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故事硬套在這些人頭上。

在中共的統治下面,可怕的還不僅僅是系統的造假,更可怕的是對肆意造假、說謊、污衊,或者是汙陷這種事件的認可、支持,甚至是辯解。如果我們大家都認同了這種造假的話,中共的目地也就達到了。中共這樣系統的造假,歸根結底是讓人們背離人最基本的道德。

好,謝謝大家。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橫河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