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学课本的假到假受阅女民兵(在线收听)
 
横河
 
2009-10-7
 

【人民报消息】(希望之声《横河评论》节目)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刚刚结束的中共建政60年的阅兵式出现的一些奇怪现象。其中有一个现象就是受检阅的女民兵方队,也就是整个队伍当中颜色最引人注目,而且是穿短裙的红制服的女民兵。西方媒体都报道说这个女民兵方队是造假,说这个女民兵方队是很多人是模特和礼仪小姐,并没有打过一枪。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为什么会在花费了这么多经费,动用了这么多人力,而在重大的阅兵仪式上公然的进行造假。从这个故事我们又想到在这之前不久,曾经有另外一个表面上看上去并不引人注目的一个小的造假事件。

在浙江省有3位语文老师,查了目前通用的小学语文教科书。结果发现在这些教科书里面,有很多随意改编和模棱两可,甚至是杜撰出来的一些故事。其中杭州语文老师郭初阳整理出来了一批问题,他认为其中主要有4类,第1类就是内容不符合历史与常识的。其中人教版里面有一个就是叫做《爱迪生救妈妈》的故事。那么这个故事里面,就讲到说当年爱迪生的母亲,在做阑尾手术的时候,由于照明的问题,油灯光线不够,所以爱迪生就很聪明的拿了一面镜子,把光线反射过去。他们经过考证以后,就发现了有很多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阑尾手术在那个时候还没有被人进行过。当然他里面还列举了很多其他方面的内容。

还有一个故事就是叫做《陈毅探母》的故事,他查阅了陈毅的所有的大事记、他的年表,把他的生平书籍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这个故事的蛛丝马迹。甚至就是从时间到地点,都不能够证实这件事情曾经发生过。所以他得出结论说,这个故事从时间到地点都是虚构的。

我们来看一下,就是在中共的这个历史上,在中共的这个教材上,出现这样的虚假的东西,明显的造假的东西,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它会对我们社会带来什么结果。

我想起其实在我们小时候,所有的教科书里面,特别是早期的教科书,对于中共的这个革命系统的里面的革命领袖,有很多听上去似乎很感人的故事,结果发现这些故事都是假的。

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看过一个故事,就是说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里面看书,说是他固定坐在那个位置上,每天都在那个地方读很多时间的书。由于他坐的时间非常非常长,最后竟把地上磨出一个大洞来。后来有人专门还到大英图书馆去寻找这个马克思曾经坐过的位置,弄的大英图书馆的管理员就非常奇怪。说为什么来查问这个问题的都是中国人,已经不只一个人,有很多很多人来问过这个问题了。

他们说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为什么呢?第一、大英图书馆里面从来就不给人予固定的座位,所以每个人来都能坐在任何位置上。第二、说这里地毯经常换,所以如果出现破损的话他一定会修补,一定会更换的。这个问题,去过的人经过这么解释以后,都觉得很失望。

其实这个失望,是没有必要的。马克思大英图书馆看书这个故事,如果说用常识,不要用去调查的方式,仅仅是用常识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因为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看书,在伦敦生活,应该是从1850年左右开始,到1870年前。这段时间他在大英图书馆看书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前后应该不超过20年。那么一个人到某一个图书馆去看书,看20年,如果能够把图书馆的地上磨出一个大洞来的话,这个图书馆假设20年没有经过维修,如果没有经过维修的话,那么应该是每一个位置都有人每天在坐。不只是马克思一个人坐在某一个位置上,而是每个位置。如果不考虑固定的人的话,那么每个位置上,在20年当中,坐的频率、坐的人数和坐的时间,以及鞋子在那个地上磨的时间,应该跟马克思在同一个位置上坐20年是一模一样的。如果说马克思坐20年能把地上坐出一个坑来的话,那么这个伦敦的大英博物馆里面,每个位置底下都应该有个坑。如此推敲的话,每一个教室里面,因为学生上课是固定的。每个教室里面、每个学生的座位底下也都应该有个坑。事实上这个坑是从来不会出现,也永远不会出现。所以这是违背常识的一种事情,但是却让很多中国人信以为真,甚至到了大英图书馆去核实这件事情。

这个故事,还不是唯一的一个。另外一个故事我们小时候听说,是列宁小时候8岁的时候,到他的姨妈家去,后来打碎了一个花瓶。然后他母亲跟他讲了故事,说是不能撒谎,他当时没有承认。后来他就承认了,以此来证明列宁这个人的诚实。问题是这件事情,当事人只有3个,也就是说列宁的姨妈、列宁本人和列宁的母亲这3 个人。那么这个故事只是从他们3个人的嘴里讲出来,事实上这个故事有没有发生过,是没有办法进行核实的。由于列宁自己如果没有说过的,就他母亲说的。他母亲很可能是因为列宁出名以后,编出来这么一个故事。那么更可能是中国的教科书的编写者,把他编出来来欺骗中国的学生、中国的儿童的。

那为什么是这样子呢?因为这些人他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理论,这个理论在上个世纪,共产主义运动导致了1亿以上人口的死亡。这个是法国的共产主义黑皮书里面说的,那么这些人本身他们所造成的对人类的灾难是巨大的。是不是因为要证明这个革命的合理性,所以编造这样的故事,来美化这些所谓革命理论的创始人和革命的实践人呢?

很有这个可能的。因为这和事实上这些人的个人品德是完全不符合的,马克思他在批判资本主义的同时,却依靠资本家的恩格斯的家庭供养他生活。他结了婚又和女佣人生了私生子,却把这个私生子丢给恩格斯,要恩格斯来承担这个责任,而且要承担他的扶养的责任和承担做父亲的责任。这个作为普通的人都不会做的,就是把朋友来做为他自己的私人的道德败坏所造成的后果的承担者。

而列宁,虽然有很多传说是他死于枪伤的旧伤,但是以色列的科学家和医学家们分析了他临死前3年就医的症状和病历以后,认为他的死很可能是由于梅毒引起的。这些故事却没有发生在我们所学过的教科书里面。那么这个造假的动机在这里的话,无非是想从所谓革命领袖本人品德的高尚,来证明这场革命的正当性。

中共在它的教育当中,在它的教科书当中还有很多关于它自己伟光正的造假。那么这个造假我想已经有很多文章,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的系列社论里面谈了很多。我只想说一个就是大的方面,大家都知道的,就是在中国大陆所有人以前读的教科书都认为,一直到现在为止,中共在自己的宣传当中,仍然是说中共领导了抗战。事实上,在整个抗战的过程当中,我们现在得到的所有的得到证实的消息,中共基本上没有对日本侵略者进行过常规的作战。

主要是国民政府的军队进行了抗战,那么中共没有抗战,但是它却不能让人们觉得只有国民政府抗战。所以中共的整个抗战史都是编出来的。当然可能会有一些小的冲突,那把这些战斗扩大成战役,这是中共能够做的事情。

像大家所知道的地道战、地雷战,现在去采访地雷战的那些地方,村民们说地雷战几乎都没有炸死过鬼子,炸死的村民和老百姓要多的多,这就是我们现在知道的地雷战的实际情况。中共在它编造的故事里面,我记得在文革后期的时候,看电影要看“老三战”,那就是《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这些故事是中共在文革期间做为它自己宣传抗战、和老蒋打内战时候的所谓光荣战史。特别是地道战和地雷战是抗日战争期间的,没有这些编造的战争,中共就拿不出来一点点能让人看得见的,它曾经进行过抗战的证据。就像刚才提到的《陈毅探母》的故事,陈毅因为是中共第一代的革命家,它对像陈毅这样中共第一代官员进行美化的宣传,其实也是为了宣传中共自己的伟光正和中共革命的正确性。

除了对自己历史造假以外,中共在夺取政权以后,曾经树立过很多的英雄,这些英雄现在证明也有很多是假的。有一位网路作家叫穆正新,他曾经考证过在朝鲜战争期间“黄继光堵枪眼”的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假造的,他认证非常充份,如果有空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为什么中共所有的英雄都拍了电影来进行宣传,唯独黄继光堵枪眼没有去拍电影?其原因是不可能造出一个能够被黄继光堵枪眼的地堡的模型来拍电影的,因为只要一造出来就发现这个枪眼是不能堵的,如果枪眼能堵的话,那么这个地堡就不能运用,就不是实用型的地堡,这几乎是仅有的没有被拍电影,是因为它拍不出电影来,不能重覆当时它们宣称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另一个被穆正新所考证过的假英雄就是雷峰,雷峰的捐款。他用当时士兵的收入、雷峰的生活水平所分析,以及中共曾经公布过的一些材料做为证据,来证明至少雷峰的捐款没有发生过,这是中共自己塑的英雄。

大家记得文革初期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拦马车的英雄叫刘英俊,后来才发现,刘英俊部队里的官兵所说的,当时刘英俊是因为犯了错误,没有按照规定装车,所以导致车上的炮互相撞击发出声音把马惊了,而当时在连队首长说要给他处分,如果他不能制止情况,所以他去拉马的过程当中被拖倒而死亡的。而且也根本不存在6个小学生被马惊呆而需要他去救的事情,连队以前的战友都证实了当时没有孩子在前面。后来连队是把这个做为一个错误往上报,结果被中共反而转过来把他吹捧成一个英雄。

最近的一条消息大家就知道了,在奥运期间,跟着姚明打着倒挂了中共的小国旗进场的那位所谓四川地震的小英雄林浩,无论是他的同学或老师和当时去救援的人,都证明这个人并没有救过别人,并没有像后来吹嘘的那样曾经救过其他人,而事实上他也没有那个力量把别人背出来。这是最新的一个假英雄。中共历史上造的假英雄太多了。

所以从上面这几种类型来看,不管是从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创始人到实践者,到中共自己的历史,和中共自己所树立的英雄,归根结底就是要证明中共革命的正统性,和中共以后夺取政权的合法性,因为它的合法性并不来源于人民的授权,也并不来源于神的授权。所以它要证明它的合法性,就必须在这些方面造假。

刚才我们讲的是中共为了树立它自己的正面形象来造的假,造假的另外一面就是歪曲和打击对手,这个造假是为了政治斗争的需要。我们看到在文革当中,为了打击刘少奇,就整出了很多的证明材料,而且向全国人民公布,来证明刘少奇是叛徒,这些都是铁证如山。谁知道后来为了为刘少奇平反,就说前面那些铁证如山都是假材料,问题是这两种说法,刘少奇是叛徒的说法和刘少奇是叛徒的材料都是假材料的说法,都是来自中共中央。所以不管前面的说法是造假或者是后面的说法是造假,都是来自中共中央的。

这一点和其它造假还不完全一样,其它的造假很多是直接来自于喉舌媒体,当然喉舌媒体是受中共中央宣传部控制的,有的是来自教育系统,还不是直接来自中共中央,是间接的。对于刘少奇是叛徒的这种说法,不管哪一种,一定有一种是造假的,或者两种都是造假的。而这两种造假的说法,都是来自中共中央。所以从这里我们可以追溯出来,在中国大陆各种造假,从小到大,它的根源并不来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不来自于中国的历史,而是来自于中共的统治。

从10年前开始的迫害法轮功,就是中共整个为了阶级斗争需要,为了政治斗争需要造假的登峰造极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中共当时对法轮功指控的内容,从所谓1,400例,到法轮功有严密的组织,从不看病到自杀,这些说法完全是无中生有,和法轮功的教导和法轮功学员的实践,完全没有关系,是完全凭空制造出来的。它的特征就和其它造假不一样,其它的造假是在某一件事情的需要,对某一个事情的造假;而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从头开始没有一个是真的,没有一个是夸张的,是完完全全是制造出来的。

其中有一例和爱迪生妈妈的阑尾手术可有一比的,是有一个当时自称是接生婆的人,自称当时在接生法轮功创始人的时候,还用了催产素,而当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医院把催产素应用于临床的。这个谎就造的太离谱,制造出了一个当时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也不可能有人可以用的一种药物,就可想而知它们在造假的时候如此的匆忙,根本就不顾去考虑哪一些细节需要核实。

这个造假到了天安门自焚的时候就达到了最高峰。有人曾经问到,怎么可能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把他骗到天安门广场去自焚?但是天安门广场的整个自焚是完整的被编出来的故事。所以这个故事在没有权力、没有力量进行,把所有参与编造这个故事的人都把他隔离审查,然后进行调查的话,是没有办法把其全貌揭发出来的。但是就从表面上刘春玲是被直接打死的,从王进东坐在那里喊口号,都可以看出这里面是假的。

整个故事当中有几个最主要的要点,包括背着灭火器在天安门巡逻,当然现在天安门广场已经到处都放着灭火器了,当初是没有的,摄影师怎么可能抢到这样的突发事件从头到尾的完整镜头?这对任何一个摄影记者来说都应该是奇迹。

央视专门拍诬蔑法轮功片子的电视记者李玉强,当有人向她指出,王进东为什么在火烧以后,他两腿间的汽油瓶还没有燃烧的时候,她也承认说,这是造假的,这是后来补拍的,如果当时知道会被揭穿我们就不补拍了。既然王进东能听它们指挥,重新再表演一遍的话,那么这个王进东当然就不可能是去自焚的法轮功学员了,这是他们的演员,否则怎么会同意他再去补拍当时表演的不够好的镜头?

那么造假在中国大陆,从我们刚才谈到的教科书和一些其他造假的来看的话,现在在中国大陆已经变成一种文化了,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或者是个体的事件,实际上是党文化的突出表现形式。奥运期间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就是林妙可的假唱,和当时烟花脚印的电脑动态模拟,这是在中共最重视的面子工程问题上,在中共最重视的形象工程上,对着全世界人民、全国人民造假。把这种事情揭露出来,本来是丢丑的事情,中共却若无其事,它并不认为这是一件丑事情。

再说刚刚过去的大阅兵,中共中央对阅兵的重视程度应该是比奥运还要更重视,因为这次启动包括北京在内的话,就是7省市的“护城河工程”,在北京禁止放鸽子、禁止放风筝,所有进入北京的人,大小包裹都要打开检查,都要经过X光机检查,到了最后甚至连菜刀都禁止卖了。但是居然可以公然的在阅兵的兵员上造假,显然它重视的东西不在造假上,或者说把造假看成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是准备整个阅兵过程的一个必要的部份。

我们知道这里面有两个典型的造假,已经被公开出来的我们可以看出来的,一个是女兵方队的两个领队,她们实际上是义煤集团耿村矿机运队职工李存才的两个女儿,他们是因为身材高、五官端正,入选成中共建政60年阅兵女兵方队的,而且成了女兵方队领队。这两个人被选入女兵方队成为阅兵队成员的时候,还不是军人,然后给她们补办了入伍手续。那也就是说,这两位率领女兵接受检阅的,连兵都不是!这成为网上关注的焦点,那这成为网上关注的焦点不是她们造假,而是她们怎么所谓有幸被选入阅兵方队去。

第二个就是女民兵方队,女民兵在中国没有这个建制,自然也就没有这种制服,这个女民兵方队纯粹是为了阅兵而建立起来的,所以他只能在社会上公开招聘,但问题是它并没有隐瞒公开招聘。招聘以后,为她们设计一套军服,更像是那种车模模特儿穿的服装,还穿着短裙。据说是在中国任何事情包括阅兵在内,如果没有大腿做为吸引眼球的东西,就说不过去。这个问题在于整个女民兵方队和女兵的领队都是假的,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另一个问题是它不是关起门来造假,而是公开的,这两条消息都做为正面的消息在中共自己的喉舌媒体上广泛进行报道。这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都不会做的,也就是说它把造假看成是一个理所当然,社会可以接受,其他的人也应该可以接受不会提出质疑的这么一件事情,公开的在做,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我们现在回到小学教材的造假,关于爱迪生帮助母亲做阑尾手术这个故事,他既和中共的伟光正没有关系,和现在的政治也没有关系,仅仅就为了表现一个名人从小就非常聪明,它就可以编造出一个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就可以看到,造假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政治,也不仅仅是为了生存,或者是为了某一种目地,而是变成在中国大陆,至少在官方已经变成一种文化,一种习惯,某些人的生活方式。教科书有不同的版本,有文教版、有苏教版,也有北师大版的,由不同的人参加编写,由不同的人进行审核,大家知道在中国大陆教科书的审核是非常严格而且非常具有政治性的,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关卡。就一篇政治性的论文,或者一篇反映某个政治人物的书籍,就要经过无数道关卡被砍掉无数的东西,最后面目全非了,还不一定能够被发表。这些教材经过如此严格的道道工序,都可以顺利通过,而且被做为教育下一代来使用的话,就说明这种造假是变成所有参与人的一种习惯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了。

新华网上还有一篇文章为教科书造假来辩护,它的题目就叫做“教科书造假并不可怕”,它居然说导向式的教育方式并不始于今天,它把自古以来,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这些事情,还有什么寓言神话、童话说,神笔马良都把它做为比较,说是自来就有。它是偷梁换柱。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它是有传统文化教化的意思,但却不是造假,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故事可能有一些已经不能核实,有些可能会在几百年、上千年流传当中走样,但是绝对不能够和为政治目地或者是习惯性的造假来相提并论。你不能把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很可能是真的故事,只是今天的人没有办法去核实,来为中共的教材当中公然的编出整个谎言来相提并论。

至于有些寓言和神话、童话,古人和神是沟通的,神会告诉他们一些最基本的道德,让他们知道人的文化应该是怎么样的,实际上是把文化传给人的过程。谁能说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而中共这些编出来的故事都是用真人把一个没有发生过的故事硬套在这些人头上。

在中共的统治下面,可怕的还不仅仅是系统的造假,更可怕的是对肆意造假、说谎、污蔑,或者是污陷这种事件的认可、支持,甚至是辩解。如果我们大家都认同了这种造假的话,中共的目地也就达到了。中共这样系统的造假,归根结底是让人们背离人最基本的道德。

好,谢谢大家。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横河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文章二维码: